易胜博体育app:第4234章 故人?

作者:巅峰小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手机版本

物业中心是后勤服务集团下设的一个物业管理部门,创建于2010年8月。大会还听取了学校财务工作报告、工会经费审查报告和提案工作报告。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看到爹和哥哥也过来了,骆宝宝激动起来。

    “人到齐啦,开饭开饭!”她欢快的喊了起来。

    于是,王翠莲揭开了锅盖,把里面的热腾腾的菜一碗一碗的端出来,骆铁匠的火锅也烧了起来。

    今天的火锅主菜是肉丸肉饼,这是为了过年而做的,因为份量多,所以这腊月就已经开始吃了。

    杨若晴拿起长长的公筷,把边上盘子里洗干净的白菜和粉条有条不紊的夹进火锅里一块儿烫着吃。

    “娘,明天就是过大年了,明儿除夕夜咱家吃啥菜呀?”骆宝宝一边吃着热腾腾的肉丸子,一边跟杨若晴这打听。

    杨若晴正在给辰儿夹菜,闻言笑了。

    “这才正吃着肉丸子呢,就惦记着明儿年夜饭吃啥呀?”

    “现在不跟你说,先保密,到时候给你个惊喜。”她道。

    骆宝宝道:“娘,那你可不可以透露一点呀?”

    杨若晴笑,故意摇摇头,一副故弄玄虚的样子。

    骆宝宝撇撇嘴,不高兴了。

    边上的王翠莲赶紧道:“肉丸子肉饼是肯定有的啊,这是咱这一带的家乡菜,除夕夜不能缺。”

    “蜜枣肯定也得有,甜甜蜜蜜呀!嗯,还有糯米圆子啥的,一年到头团团圆圆……”

    骆铁匠也补充道:“鱼也别落了,年年有余。”

    王翠莲连连点头,“对对对……”

    辰儿也笑呵呵的道:“大爷爷,大奶奶,这还没到除夕夜呢,你们就已经说上吉祥话了?”

    骆铁匠和王翠莲都笑。

    骆宝宝跟辰儿这里道:“哥哥,除夕夜你想吃啥菜?”

    辰儿道:“没有特殊想的,只要是娘和奶奶们做的家常菜,我都爱吃。”

    山珍海味他从小就吃,一点都不稀奇。

    回家过年,就是为了享受团圆,天伦之乐。

    除夕夜,年夜饭,也是为了吃出一份家常的亲情滋味来,至于啥菜,不是重点。

    “妹妹,那你有特殊想要吃的么?”辰儿也问道。

    骆宝宝咬着筷子头很认真的想了想,道:“也没有特殊想吃的,我这人胃口好,不挑。”

    “只不过每年除夕都是差不多的菜,同样的吃法,有点腻歪。”她道。

    辰儿温和一笑,“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其实这些你现在觉得吃腻歪的菜,将来等你长大了,当你回想起自己的幼时,回想起自己的故乡,这些现在让你吃腻歪的菜都将成为你牵肠挂肚的东西。”

    骆宝宝歪着脑袋傻愣愣的听着。

    虽然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可依着她现在的年纪和阅历,根本就不能理解辰儿话语中蕴藏着的深意。

    但桌上的其他人则都能听懂。

    杨若晴慈爱的看着辰儿,道:“我辰儿真的是长大了,懂事了,竟然还有这样的感悟。”

    “不过,不管啥时候,不管在哪儿,有爹娘的地方,就是你的家。”

    王翠莲也赶紧道:“你娘说的对,还有咱呢,啥时候想要吃家里菜了,就回家来瞅瞅!”

    辰儿点头。

    “来儿子,吃肉饼,娘亲手捶的呢。”杨若晴道。

    辰儿微微一笑,咬了一口肉饼,细细的咀嚼着,心里都是温暖。

    “娘,我也要我也要!”骆宝宝把自己的碗伸到杨若晴面前。

    杨若晴笑了,也给骆宝宝夹了一块肉饼。

    然后又招呼骆铁匠和王翠莲吃菜。

    一家人围着汩汩的火锅热火朝天的享受着这丰盛的夜饭,屋外北风呼啸,在这滴水成冰的冬夜里,亲情让大家如同置身三春。

    吃完饭回到屋里,关上屋门杨若晴赶紧拉住骆风棠:“咋样?辰儿那边啥情况?先前吃饭的时候我留意他来着,从脸色没琢磨出啥名堂啊!”

    骆风棠道:“这回你琢磨错了,还真的有情况。”

    “啥情况啊?”杨若晴问。

    骆风棠道:“辰儿的那个祖父,好像病了。”

    “病了?啥病?病的严重不?”杨若晴叠声问。

    骆风棠摇头:“信里没有明说,就说了寥寥两句,大意就是病了,希望能够见辰儿一面。”

    “见一面?还是最后一面?不然病得很严重吧?”杨若晴有点担忧。

    “不然,咋会让辰儿回去见一面呢?”她自言自语道。

    骆风棠道:“辰儿说,从他记事起,他祖父身上就一直不太好。”

    “平时看着好好的,但其实有暗疾,一年十二个月,几乎每个月都要吃药。”

    “他曾经问过他祖父到底是啥病,会不会危及性命?”

    “但他祖父却让辰儿别担心,说他会一直活到亲眼看到辰儿娶妻生子。”

    “所以这个病,让人难以捉摸。”他道。

    杨若晴也是满头雾水。

    “那辰儿咋说?啥时候回去看下他祖父?”她又问。

    骆风棠道:“辰儿目前还没说,他说稍后会来跟我们这细细商量下。”

    杨若晴点点头,“嗯,不管咋说,都得回去看看的。毕竟咱辰儿是他养大的,而且,他很可能还是辰儿的亲爷爷……”

    “亲爷爷?”骆风棠扭头,目光惊愕的看着杨若晴。

    “啥意思?”他问。

    “我咋听不明白呢?”他又问。

    虽然之前很多回他跟杨若晴在一块儿分析和揣测过很多关于辰儿这个祖父的身份,得出的结果是非富即贵。

    但却从未将这个祖父,跟‘那个人’联系在一起。

    “晴儿,你把话说清楚,到底咋回事!”他沉声,再次追问。

    杨若晴神色复杂的看着他,道:“有些话我一直不太敢跟你说,其实,辰儿的那个祖父,很可能就是你那个失踪多年,活不见人是不见尸的亲爹!”

    骆风棠的身形突然晃了下,脸色变得格外的难看。

    他从唇边咬出几个字:“证据呢?”

    杨若晴道:“辰儿上回从京城回来,给咱都带了过年的礼物,其中有些礼物是他祖父准备的,让他转交给咱。”

    “送给咱娘的是,是一把梳子。”

    “那把梳子上刻着两句诗,是两句情诗,咱娘说,那是当年他们之间情到深处时的誓言……”“什么誓言?”骆风棠追问。

    杨若晴想了下,轻声念了出来:“愿君如星我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星?月?呵……”骆风棠冷笑了声,整个人僵硬的坐了下去,然后抬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俯下身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