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手机版:184.第184章 颜面尽失(1)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娱乐

活动由公益表演、游戏互动、特殊儿童康复训练咨询、宣传单发放等环节构成。开学典礼现场  新学期,新气象。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我怎么不敢!”乔氏冷笑,一边伸手往怀里掏一边怒道:“不用人来搜,我自己搜!”

    她的脸色突然一僵,摸进怀里的手顿在了那里。

    众人一见,岂有不知的?当下便七嘴八舌的叫起来,都是叫她赶紧把手拿出来,又有说她自己搜查自己就算什么也没搜出来也不能算数啊?还是得旁人去搜一搜才清白!

    乔氏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狠狠一瞪连芳清尖叫道:“是你!是你们这两个小崽子陷害我!是你们在我身上放了东西!”

    一边尖叫,一边从怀中掏出了个绣着花瓣的半旧银蓝色荷包扔在地上,闷声作响,看起来里边的确是装有东西,不用说必定是银钱了。

    “真够狠心的!”

    “登堂入室的做贼!”

    “唉,还是至亲骨肉呐!”

    “这才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感叹声、惊呼声,看着那一道道落在自己身上越发鄙薄的眼神,乔氏的脸色凶恶得几乎要杀人了!

    她向来瞧不起连芳洲姐弟妹几个,即便是自己做了什么那也是觉得自己是长辈理所当然的,何况这一次她的的确确是被冤枉了?

    连芳清害怕的往后缩了缩,小小的身子瑟瑟发抖,如同秋风中飘零的树叶。

    在听到乔氏一而再的喝骂后,原本要哭不哭的连芳清终于吓得“哇”的大声哭了起来。

    张婶忙上前将连芳清拥在怀中,柔声安慰了几句,冷冷的盯着乔氏道:“乔嫂子,你做错了事情还把孩子吓成了这样,你到底想干什么!”

    “是她冤枉我!是这死丫头冤枉我!二房这几个崽子没有一个好东西!一个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乔氏气昏了头,只觉得胸口都快要被气炸了,什么话恶毒说什么话,哪儿还管其他。

    连澈听着这话心中如同狠狠的被扎上了一根刺,脸色一白,猛的抬头瞪了乔氏一眼,也哭了起来。

    连芳清的哭声也更加大了。

    “哎呀乔嫂子啊,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嘛!你看看你那脸黑的,把孩子都吓坏了!人家是没爹没娘教导,可你把孩子吓坏了,人家姐姐哥哥回来见了岂不心疼!都是做爹娘的,何必呢!”牛氏也说道。

    “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怎么了!”三姑奶奶挎着菜篮子从外头回来,见状呆了呆,“吧嗒”一声手里的菜篮子也掉在了地上。

    “清儿!澈儿!这是怎么了!”三姑奶奶听到他两个的哭声撕心裂肺完全不像是做戏,心里头忍不住也酸酸的难受,冲上前便将两人护在身前。

    三姑奶奶猛的抬头,瞪着连立和乔氏道:“大哥大嫂,你们三天两头非要闹一次才满意吗!几个孩子过日子也不容易,你们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吗!”

    “这没你说话的份儿,你算什么东西!”乔氏恨恨冲她啐了一口,原本还有更刺耳刺心的话,总算她还有两分理智知道这会儿不宜树敌太多没说出来,但那脸色自然不会好看。

    张婶变冷笑道:“三姑奶奶你不知道,这两个人又登堂入室来搜检了!上一次是一个人,这一次索性两口子都来了!这荷包就是从你大嫂身上搜出来的!”

    “大嫂!”三姑奶奶尖叫一声,“你可真是不知悔改!”

    她正要大声将上回乔氏在连芳洲家做下的丢人事儿说出来,连立突然大喝一声“你这贱妇真正好大的胆子!”,众人都吓了一跳,还来不及回神,便听得乔氏“啊!”的惨叫一声,脸上挨了连立一个耳光。

    “你、你敢打我!”乔氏今日可谓不顺之极,先是叫了半天的门才有人应,跟着又被连芳清和连澈言语羞辱,好不容易打了连澈一耳光报了仇,转眼这仇又变成了祸事,然后,就是被众人鄙视、误会、被当做贼!

    此刻,连“自己人”的丈夫也当众给了自己耳光,简直就是岂有此理了!

    “我跟你拼了你敢打我!”乔氏脸色发青发白,瞪着一双眼睛,神情可怖之极,尖叫着朝连立扑了过去。

    连立早有准备?侧身避过,喝骂道“好大胆的贱妇,做错了事还敢嚣张!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

    话音未落,乔氏脸上又挨了两记耳光,痛叫一声直直的摔倒在地上。

    两边脸颊火辣辣的痛,这痛直冲脑门,心里、脑中一股怒火熊熊燃烧着,她瞪着连立尖叫着又要爬起来扑上去,连立喝斥道:“你再敢乱来我就休了你!我说到做到!你如此不贤,还敢嚣张!”

    不知是害怕了这话,还是看到了连立使来的脸色,乔氏又气又苦,却是咬着牙没有再闹了,只趴在地上低泣。

    众人回过了神,轻叹着低语,议论纷纷起来。

    连立站在旁边,看着乔氏一脸的痛心疾首,叹道:“你这妇人,你啊你,你叫我说什么好!芳洲他们不在家就不在,有什么事回来再商量不也一样?你看看你那急性子,非得闹出事来才罢!我先前是怎么跟你说的!跟几个孩子你也较劲,我看你这张老脸往哪儿搁!”

    连立将乔氏一顿大骂,语气无比之真诚兼痛心疾首。

    如果连芳洲在旁,心中必定又道:又是这招丢卒保车!

    可不管怎么样,众人信了这话的还真是不少!那些不信的,也动摇了心思,纷纷觉得乔氏虽然不贤,但是连家这个大伯父还是很靠谱的。

    “清儿啊、澈儿啊,都是你们大伯母不对,大伯父一定会教训她,大伯父向你们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有这种事了,啊?”连立慈爱的向连芳清和连澈说道,还伸手想要摸一摸连澈的头。

    连泽低低惊呼一声,一脸的怯怯下意识往三姑奶奶怀中缩了缩。

    “大哥!”三姑奶奶急急叫了一声,带着警惕,身体自然而然的往旁边侧了侧挡住了连立的手。

    连立眼底闪过一丝恼怒,那伸出去的手在半空微僵。

    “大哥,你这话说起来一套一套的,也挺中听!可再中听的话又怎样?你也别把什么都往大嫂身上推!你是一家之主,没有你的准许,大嫂哪儿来的胆子这么闹腾!我就是个小肚鸡肠的,我可不信你!且不说这事儿,就说你收买了二狗子几个混混,带着他们上地头去闹事羞辱芳洲,那时大嫂总不在场吧,你又怎么说?哦,我忘记了,那时候大嫂正在芳洲家里头搜检翻腾的找银子和地契呢!”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