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网址:1035.第1035章 大闹国公府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体育app

相信2017级研究生定会在各自学科领域开创出一片全新的天地。余盖于此而读书,以求圣贤为己之学,涵养体察,私淑吾身”。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连芳洲便命人在新房中找。

    不一会儿就把冰梅从大柜子中找了出来。

    手脚都被绑着,嘴里也塞了东西,人也昏迷过去了。

    “你这狠毒的贱东西!”吕嬷嬷又气又恨又心疼,一脚踢在那丫鬟身上,忙谢了连芳洲,和冰绿手忙脚乱的解开冰梅身上束缚,摇晃着她。

    一时马车备好,连芳洲也没有时间问冰梅什么,吩咐连芳清和三姑奶奶等在这边应付着,万一连泽来了新房就说自己在这里和新弟媳妇说话,拖延拖延时间。

    又命青禾去跟春杏说一声,让她心里有个数。

    便带着红玉、林妈妈等八九个人,押着孟婷婷和那四个陪嫁丫头,一并上了马车,浩浩荡荡杀往徐国公府去。

    再说孟婷婷,认定是徐亦云抢了自己的亲事,始终不甘,加上徐亦珍也见不得徐亦云过得好,于是两人一拍即合,就定下了这么个李代桃僵之计。

    那四个陪嫁丫鬟都是孟氏挑的人,当然听徐亦珍的。

    今日一早,徐亦珍找借口支走了吕嬷嬷和冰梅冰绿,剩下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看到连家来接人的花轿将孟婷婷顺利接走了,徐亦珍得意的笑了。

    她想的很简单,只要生米煮成了熟饭,明天连家就是想后悔都不可能了!

    有那四个陪嫁丫鬟照应,成亲日新郎官又肯定会喝多了酒,肯定不会出什么差错!

    到了明天,呵呵,连家若是不甘心,大不了把徐亦云那小贱人送过去当姨娘好了,这样的诚意连家应该没有意见了吧?

    表姐怎么可能容得下那小贱人呢?一个是主母,一个是姨娘,还愁整不死她!

    徐亦珍会这么想只能说她太不了解连芳洲了。

    连芳洲怎么可能容忍人算计到自家头上?就算连泽新房中被孟婷婷下药成了好事儿,第二天早上发现不是本人,她照样会让连泽把孟婷婷休了一脚踹出门去!

    脸面?这可不关连家的脸面,分明是徐国公府不厚道,人家做初一,她就做十五!

    看看到时候这满京城的人是说连家的不是多呢,还是说徐家的不是多!

    这件事情并没有能瞒多久,中午的时候,徐国公和孟氏就都知道了。

    两个人当然是大惊失色,将徐亦珍一顿好骂。

    可是事已至此,还能如何?

    在这母女俩以退为进,在徐亦珍又是哭又是赔不是的一番闹腾下,徐国公还能说什么?

    横竖他跟徐亦云的父女感情也淡薄,况且花轿已经出门,难不成自己这个时候还追到连家去说新娘子搞错了?丢不起这个脸面!

    他相信,丢不起这个脸面的不光是他家,连家也一样。

    只要好好的过了今天,连家那边为了脸面也只能将错就错的认了。

    反正连家不就是要跟自家结亲家嘛,孟婷婷是自家的“义女”。义女也是女啊!

    徐国公只能叹道:“罢了!事情都这样了还有什么好说的?把云丫头锁在房里省得她闹出什么事来!且看明天如何吧!若是明天一切平安无事,这事儿也就算过去了!”

    说毕恨恨瞪了孟氏一眼,心里还是有怨恨的,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若说孟氏一点儿不知道,他是不信的!分明是孟氏装作不知道!

    虽父女情薄,可为了个侄女儿瞒着他算计他的亲女,心里到底有点儿腻味。

    孟氏连忙答应,徐国公再生气又如何?过后哄哄就好了!只要眼下过去了,就万事大吉。

    谁知道,眼看着天黑了,刚刚用过晚饭,就听到管家来禀,说威宁侯夫人带着一群丫鬟婆子来了。

    徐国公和孟氏心里有鬼,温言俱是一惊。

    只不过这两人又觉得以自己的身份,怕了连芳洲真是太丢人了,面上依然镇定。

    “威宁侯夫人也真是的,这大晚上的来咱们家做什么呀!今日这样的日子她也得闲,真是难得了!老爷,您忙去吧,这女眷我见见就好了!”孟氏不紧不慢的笑着道。

    “嗯,那我就先走了,来者是客,又是亲家,有话记得要好好说!”徐国公也镇定自若的点点头,那叫一个淡定!

    “老爷放心,我不是那不知礼数的!”孟氏嫣然一笑。

    送走了徐国公,又不紧不慢的坐下,优雅端庄的端起一旁的茶水,不紧不慢的饮了一口,掏出手帕拭了拭嘴角的茶渍,这才慢慢的向柏嬷嬷道:“听清楚老爷的话了吧?来者是客,咱们不能怠慢了,你去迎一迎吧!”

    “是,夫人!”柏嬷嬷笑着弯了弯腰答道。

    谁知,还不等她走出这小厅,就听得外头一片喧嚣吵杂,主仆几个一怔还没有回神,连芳洲已经退开那挡路拦着不许进来的丫鬟,大步踏了进来,冷冷的盯着孟氏。

    孟氏故意拖延时间,就是为了杀一杀连芳洲的锐气,等同给个下马威,谁知道人家根本没给她机会,估摸着管家进来禀报的时候人家就强行闯了进来了。

    亏得她还装模作样,竟成了笑话了!

    这一口气生生的憋在胸口,憋得孟氏郁闷之极。

    还没来得及发作,一眼瞟见被连芳洲的丫鬟婆子粗鲁推搡进来,狼狈不堪捆得成了粽子的孟婷婷和四个陪嫁丫鬟,孟氏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之极!

    “李夫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连芳洲冷冷一笑,微微提裙一脚将孟婷婷踹得跌倒在地闷哼出声,道:“徐夫人,你说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国公府弄这么个东西冒充新娘子又是什么意思?”

    孟氏一怔,无不抱歉的便道:“原来是这么回事,我们这正想着明日过去跟李夫人和姑爷说呢,这——”

    “有的没的别给我胡扯!”连芳洲一拂袖,大喇喇的坐下,冷笑道:“左右不过是些不要脸的借口罢了,本夫人懒得听!我给你半个时辰的时间,把徐大小姐给我打扮好了送出来吧!”

    “没这么便宜!”孟氏不由也恼了,冷着脸道:“今日那么多人看见你们连家的花轿进门把人接走了,如今反过来找我要人?哼,我倒要问问,你们连家把我们大小姐弄到哪儿去了、因何又把我的义女绑了起来!李夫人,你不觉得你应该给我个交代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