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有易胜博网址:888.第888章 问罪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登录注册

  第二条中国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是国家教育委员会领导下的全国性教育和科研计算机网络,是为我国教育及科研服务的现代化信息基础设施,是学术性、非赢利性的计算机网络,其服务对象主要是我国的教育和科研机构。宣传统战部陈彦妤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连芳洲笑道:“我什么时候说要去求他了?我要去问罪!春杏,你去备车,叫奶娘把小少爷也带上。洛广你就别跟着,带着几个亲兵做寻常人打扮到时候混在人群中,万一有人要对小少爷不利,你知道怎么做。至于我,不必管我!”

    洛广和春杏的心都忍不住突突的跳了起来,虽然他们并不知道连芳洲到底要做什么,可大抵也猜出来了。

    春杏咬了咬唇,低声答应。

    洛广只觉得热血汹涌,莫名的有些兴奋起来,从来不觉得有哪一刻像此刻这样生出对夫人的敬意:将军的妻子,就应该如此!而不是受了人欺负只会流泪委屈!

    “是,夫人!属下这就去准备!有属下在,定会拼死保护夫人和小少爷!”洛广躬身抱拳慨然说道。

    连芳洲笑道:“没有那么严重!都去准备吧,咱们这就去!”

    嗯,这梁御史这么好心,要上折子还特特嚷嚷出来,表示他得义愤填膺是顺便,目的,不就是要告诉她吗?

    如此,这梁御史应该守在家里等自己找上门去的吧?

    当然,就跟钱管家的反应一样,他必定是瞪着自己去向他解释和求情的!

    到时候,就更显得自己心虚,显得他多么的正直、品德多么的高尚了!

    既然他愿意让那姓朱的当刀子使,她并不介意折了这把刀!

    连芳洲只带了春杏、奶娘抱着旭儿、跟了一个小丫头,主仆几个穿着半旧的衣裳,简单简朴的打扮,乘上马车就往梁御史家赶去。

    此时,正是午饭的时间段,想来人会比较多。

    正是个好时候。

    马车在梁御史家门口停下,连芳洲舒了口气,回头又盯了奶娘一眼,道:“你好好抱稳了旭儿,其他的什么都不用管,当然,能够落泪哭起来就更好了!不过不要哭得大声,别吓着旭儿。”

    又向那小丫头道:“你也一样,跟在奶娘身边,小心看着小少爷。等今天的事情过去了,我给你们涨月钱!”

    奶娘和小丫头都点头称是。

    连芳洲瞧了一眼奶娘怀中正啃手指头啃得欢的旭儿,忍不住暗暗叹了口气,若非被逼到了这一份上,她真的不想利用孩子!

    可能怎样?倘若她不好了,她的孩子能好吗?

    别说什么李赋的继室之类的了,就凭他有她这样一个失德的母亲,这辈子就注定抬不起头来!

    旭儿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和母亲的命运在面临着什么,见母亲温柔的注视着自己,那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对上了母亲的眼神,突然咧开没牙的小嘴甜甜的笑了起来,还当母亲在逗自己玩呢。

    连芳洲心里一酸,勉强也笑了笑,扭头眨了眨眼化去眼中的湿润,淡淡道:“走!”

    梁御史家宅院看起来算不上大,不过所在的位置很好,这一条胡同的巷道都很宽大,而他家门口更是有一大片的平地。

    连芳洲冷笑两声,上前便粗鲁的拍起门来,一边拍一边叫道:“姓梁的!你给本夫人滚出来!”

    她这么一拍一喊,早已惊动了左邻右舍,梁家大门还没开呢,就有别家人打开了门,悄悄的偷看。

    走街串巷卖东西的小贩、有事经过的路人也纷纷停下了脚步,瞬间,不远不近的便聚集起了十来个人,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着。

    连芳洲可不管这些,她从来就不是个怕人看的。

    继续拍门、叫人。

    “哐啷!”一声门从里头打开,一名青衣小帽的年轻小厮满脸怒意的喝道:“这是哪里来闹事的妇人!我们家大人清正廉洁,乃是朝中有名的御史!你找错门了吧?主人家仁慈,不跟你一般计较,还不给我滚!”

    连芳洲扬手一巴掌将那小厮打得后退两步眼前金星直冒,她高举手中的包袱冷喝道:“我是当朝正二品诰命夫人,这里头便是诰命夫人的服饰发冠!睁开你的狗眼睛看清楚!你叫我滚?嘿嘿,梁御史真是个好官,养了个好能耐的下人!就连朝廷册封的诰命夫人都不放在眼里!”

    笑话!她穿戴得普通简朴,简单得说就是为了在众人面前博取同情,可也不能不带证明身份的东西啊!

    不然,被人一口咬定不信自己是李赋的妻子对自己采取什么强硬的手段,岂不是糟糕?

    她可没那么傻!

    而且,她从来都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

    “发生什么事了?这是怎么了?”梁府的管家关键时刻也出来了,满脸的疑惑,看到眼前的情形,皱了皱眉表示自己的不满,却聪明的没有发作。

    反倒向连芳洲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问道:“敢问这位夫人,您这是什么意思?”

    连芳洲冷笑道:“本夫人有名有姓,是领兵在外为大周征战、保大周疆土完整、护大周百姓平安的李赋李将军的妻子!你问我什么意思?也难怪,你家主子做的事情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请你们梁御史出来吧!他不是要写折子告我的御状吗?他不是说我趁着李将军不在京城在外头行了多少失德之事吗?什么赌坊豪赌啊、什么不洁不贞啊、什么纵火谋害人命啊,你请他出来,本夫人要同他当面对质!本夫人不是任由人往身上泼脏水的!让他别做缩头乌龟叫人笑话,敢做就敢当!”

    越聚越多的围观众人忍不住齐齐抽气起来,忍不住议论纷纷。

    京城中这些天风传的传言他们当然都知道,也不知多少人把连芳洲鄙夷、骂了个透,眼下却生出几许疑心来。

    倘若真的是她做的,她只怕羞愧得门都不敢出了,怎么可能出门来闹?

    那管家显然也没有想到连芳洲会以这种形式出现在梁府门前,脸色亦是一变。

    老爷可是交代过的,命他这几天注意着门房,一旦李夫人来求见,就要弄出大动静来,宣扬得人人都知道,知道李夫人来求他放过。

    可是,这李夫人来了是没错,可怎么看也不像是来求放过的啊?

    管家心里暗暗叫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