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app:388.第388章 又买地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官方网站是多少

铺完纵,横行之后有了标准,可分段分区依次铺砌,一般房间宜先里后外进行,逐步退至门口,便于成品保护,但必须注意与楼道相呼应。2、严格考勤。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倒是我疏忽了!”连芳洲想了想,便笑道:“一百一二十、一百四五十都可以,甚至再多一些也没什么。”

    反正,买了在那里将来总会派的上用场。

    “行!”刘甲十分痛快,笑眯眯道:“石头坪那里明天就能过去丈量,郊区的地我想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明天、后天也能看好!”

    连芳洲笑着道了谢,便与阿简离开了。

    两人又去了人牙子那里,说要再买十来个手脚伶俐、性子忠厚本分的年轻小厮,如果原本做过手工活的就更好!让人牙子不拘从哪儿寻来,价钱好说,要紧的是快一些。

    人牙子十分痛快的答应了。

    还有就是雇人的事,两人也去拜访了一回赵六,说了条件和差不多要人的时间。

    摘棉花这种活计,女子做起来更灵巧,连芳洲特意点明最好都是女子。那种三十四岁的本分妇人最佳。

    赵六一听就笑了,打听得是要摘棉花,便笑道:“连姑娘就放心了!只等秋收农忙一过,妇人们都闲置在家没什么要紧活计,人多的是随便挑!有赚钱的门路大家伙巴不得多赚几个补贴家用呢!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你挑老实的!”

    “那我先谢过赵六哥了!”连芳洲一笑,又道:“李青、吴小毛那三十个人若是愿意去便也让他们去吧!他们家的媳妇妯娌这些若老实本分的我也愿意用,只不过丑话还请赵六哥帮我带上一句,倘若有手脚不干净、干活偷奸耍滑的,我也是不堪情面的!”

    “这个你放心!”赵六笑道:“连姑娘心肠好,有了活计第一个便想到照顾他们!他们要是任由家里人做出这样事来,自己也没脸!”

    说得连芳洲也笑了。

    她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李青他们那几十个还真都是厚道人,只不过谁知道他们的家人怎样呢?

    而且,她是习惯了把话说在前头。

    从赵六那里出来,已经申时过半了。

    初秋的太阳依旧耀眼,但却没了那种灼热似火的感觉。此时走在那巨大的建筑物的阴影下,已经感到丝丝的凉意。

    眼看着时候不早,两人便分头各自去一家木匠铺子里,预订打制各种工具的零部件。

    等两人会合准备回家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往西边沉沉下坠了。

    秋日的太阳落得也快,似乎前一刻还高高的悬挂在头顶的上空呢,一眨眼的功夫就快要沉到西山之后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雇到车呢!”连芳洲向阿简笑了笑。

    如今家里已经又添了两辆驴车,不过都要去运棉花,今日张小均把连芳洲和阿简送进城后,连芳洲便让他仍旧回去了。

    阿简笑道:“雇不到也不要紧,我陪着你慢慢走便是。”

    连芳洲心中一安,冲他会心一笑。

    有他陪着,安全根本不需要考虑,这一点连芳洲还是很放心的。

    阿简又微微凑近她小声轻笑道:“你要是累了,我还可以背你的。”

    他突然有点儿向往,是啊,他还可以背她的嘛!

    于是他便好心的建议道:“想必这个时候真的没有车了,咱们还是赶路吧!”

    这厮,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颜无耻?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啊!

    不对,他现在在别人面前也不这样。难道说是她身上有某种特质把他的厚颜无耻的属性给激活了吗?

    不要啊,她还是看以前的他更顺眼一些!

    连芳洲遂决定不要理会这人的话,横了他一眼加快了脚步往车马行走去。

    阿简低低一笑,叫了声“芳洲等等我!”快步跟上。

    运气还不错,总算还雇上了一辆驴车,连芳洲很是欢喜,阿简则有些失望。

    连芳洲加了价钱,这位车主方去掉面上的犹豫之色,请他们上了车。

    谁知道出城还没有多远,这车却出现了问题,不能再走了。

    车夫很是不好意思,向他二人抱歉陪笑道:“实在是对不住二位了!这,谁知道这——唉!好在两位有伴,赶路也方便。这是大道,咱们县内向来太平,不会有事的!那啥,就当我白送了两位这一段吧!”

    “无妨无妨!这也不是你的错!”阿简当即十分体谅的说道,博得车夫大大一记感激的眼神和笑容。

    连芳洲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却也只好与阿简一起下了车,掏了十来个铜板给那车夫,笑道:“无论如何总不能让你白跑这一趟!这几个钱还请收下吧!”

    车夫有些受宠若惊,张惶着手不知所措,反应过来连忙推辞:“使不得使不得!这怎么可以呢!再说,也用不了这么多啊!”

    这儿算得上才刚刚出城呢,顶多四五个铜板就够了。

    连芳洲笑道:“这么晚了还劳烦你跑这一趟,这点钱算不得多,你就收着吧!”

    那车夫纠结片刻,便道了谢欢欢喜喜的收了。

    连芳洲和阿简便开始往家里赶路。她忍不住瞟了阿简一眼:这家伙,当真是乌鸦嘴啊……

    话说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种潜质呢?

    不过,如今天气还算好,在安全问题无需担忧的前提下,走走夜路也挺不错的。

    阿简见她看过来很是无辜的笑了笑,道:“这可不关我的事!”虽然他如愿以偿了,呃……

    连芳洲“嗤”的笑出来,道:“我是那样没道理迁怒的人吗?趁着天还没黑,咱们走快些吧!”

    “嗯!”阿简惋惜的轻轻叹了一口气。天还没黑,可真不方便啊!

    饶是如此,可两条腿赶路这种事儿完全由不得自己,走着走着天色就暗了下来,夜幕降临,然后几乎是一晃眼,天色便黑了。

    一抹新月高高的悬挂在夜空之上,一点两点三四点稀稀落落的星子忽明忽暗。

    这个时候,连芳洲和阿简离村还有六七里路。

    “你累吗?要不要我背你一段?”阿简终于看着连芳洲说出了这句在肚子里酝酿了半天的话。

    生怕她拒绝忙又加了一句:“你放心,倘若附近有人走来逃不出我的耳力,绝不会让人看见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