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客户端:372.第372章 你在担心什么

作者:依依兰兮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易胜博打不开

  内容提要:全球范围内移民现象的增加促进了劳动力流动与就业市场的国际化,审核并认定移民劳动力的教育和职业资格成为移民接受国必须处理的工作之一。汽车产业的发展,会受钢铁、石油资源以及道路建设的制约。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农女当家:捡个将军来种田最新章节!

    难怪,她对他的态度一时极好一时又有点儿别扭,或者说是隐忍,弄得他的心也跟着忽上忽下提着吊着。却原来,是因为如此!

    “难道我不该如此?”连芳洲反问。

    “当然不该!”阿简只觉豁然开朗,整个世界都鲜艳明亮了许多,他顿时笑道:“你怎的不早跟我说,芳洲,我并没有娶过亲,更没有儿女。你的顾忌,是完全不存在的!”

    连芳洲心中一凛,忙道:“你、你想起来了?想起来从前了?”

    “没有。”阿简眼神微黯摇了摇头,道:“可我知道,我没有娶过亲。芳洲,你信我。”

    那种原本该是最亲昵的人之间的牵挂的感觉,就算没有记忆,应该也会有所感觉与触动,但他没有。而且,他相信自己的感觉不会错。

    “……”连芳洲瞠目结舌,这也能算数?

    “明明,明明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可能——”连芳洲忍不住道。

    阿简蹙了蹙眉,这个问题他也没法回答。只好笑道:“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也许家里太穷了娶不起亲吧!芳洲,你会不会嫌弃我?”

    阿简说着,有点可怜兮兮的看向连芳洲,好像下一秒就要被她给抛弃了似的。

    连芳洲又好笑又好气,这不是重点好不好!重点是,“没有道理会这样,你这样年纪——”

    “我不会记错!”阿简脱口而出,想到自己明明还没有恢复记忆似乎不应该这么说,但他只稍作停顿很快又道:“我不会记错的,芳洲!你要信我!”

    “……”连芳洲嘴唇动了动,面对这样的他,不相信的话她还真的说不出来。

    “芳洲,”阿简眼中的光芒盛了盛,握着她的手紧了紧,低低道:“我,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我怕你听了会生气、会再也不理我、会赶我走,因此并不敢轻易开口。这一次,这一次……”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也不知自己的身份是否清白,他曾经想远离她,可不是他想便能做得到!于是,他改变了主意。

    假戏真做,其实也很好!倘若将来忆起了一切,倘若忆起的一切并不那么美好,他也会尽他所能护住她。

    于千万人之中遇上这一个让自己倾心、恰好也喜欢着自己的人是多么不容易,他想,他这一生再也不会遇见第二个。唯有她。

    连芳洲怔怔的看着他,心中翻涌着滔天巨浪。

    他既这么说了,她便信他好了,有何不可?

    再说,再说除了他,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要嫁人。

    即便将来的一切与他二人所想完全不同,即便将来他忆起他有家有室,那又如何?

    到的那时,他尽管回去寻他的妻室儿女、与他们团圆,而她,仍旧会与弟妹们住在大房村,做回连芳洲!

    在这之前,既然动心了,为何要辜负上天恩赐的这一段岁月?

    偏偏他就失了亿,偏偏就到了她家里……

    连芳洲脸上的神情越来越温柔,唇角微勾,眼底眉梢的笑意越来越浓。

    一种无以言喻的欢喜没上心头,连芳洲抬眸看向阿简,不可见的深情在眸底如涟漪般渐渐的扩散开来。

    “芳洲!芳洲!”阿简大喜,突然一下子抱住了她就地转起圈来,胸中是满满要溢出来的欢喜,无限的欢喜。

    连芳洲让他孩子气的举动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圈着他的脖子忙道:“快放我下来!快放我下来!”

    阿简足足转了好几圈方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她,却是握着她的手舍不得放开,英朗的眉宇间划开欢喜灿烂:“芳洲,我很欢喜,真的很欢喜!”

    连芳洲心中一甜,不觉亦勾唇笑了笑,四目相对,心灵沟通,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开了花。

    “咱们快些出去吧!在这里头待的时候可太长了。”连芳洲柔声笑道,又道:“叫别人知道了,不好……”

    她并不想太过刺激崔绍溪,那样做,她的心里其实也会过意不去。如今既然与阿简两情相悦,做戏什么的就不必了。

    真实的,远比做戏的要更有用,亦不必急在这一时。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迷宫阵,苏景和与方晴已经等在外边了。独不见崔绍溪。

    “你们总算出来了!”方晴向连芳洲笑道。苏景和的目光则在两人身上骨碌骨碌的来回打转,好像非要看出点什么来似的。

    若是平日连芳洲会大大方方、坦坦然然的回望过去,可是今天,她居然感到有点儿心虚!心虚得不敢对上苏景和的目光。

    “让表姐和表姐夫久等了!”连芳洲笑道。阿简亦笑了笑,那目光温柔的在连芳洲身上打了个转,恋恋不舍的挪开。

    方晴笑笑,便道:“既来了咱们便走吧!前边便是观景台,咱们上去看看!敏之他有事,就不去了!”

    连芳洲和阿简下意识的相视一眼,笑着答应,一行人继续往前走。

    崔绍溪有事?连芳洲心中暗叹。转念又想,他这样的公子哥,要什么没有?即便这会儿他不开心、不高兴,等有了另外的新鲜的事情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自然也就好了!

    她实在不必内疚太多的。

    上了观景台,魏大总管殷勤的一处处指给他们看,细细的介绍哪儿是哪儿,有何特色等。

    观景台周围遍植菊花,皆为黄白之色的普普通通的小朵野菊,此时开了绚烂一片,望去半山皆是。

    野菊虽普通,但这样如海洋般成片成片,给人造成的视觉效果还是极为赏心悦目的。

    等到了九月九那日,众人游园别的地方不去,这观景台是必定会来的。既登了高,又应景的赏了景,岂不两全其美!

    从观景台下来,太阳已经渐渐往西边坠沉,铺呈霞光万道,将天地间一切渲染披上了一层柔和的金光。

    众人游玩了大半天也有些累了,打算下山顺便看看马场便回住处休息。晚饭有人从公馆那边送过来,便不过去了。

    赛马场极大,分为内外场。

    内场有个足球场那么大,除了骑乘玩乐,也可供不熟悉赛马之人练习,也是作为正式比赛的场所。

    外场便是绕观景台山脚一整圈的跑道,有平地,有树林,也有略带起伏的山坡,更为刺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