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第十二章 一个大锅盖

作者:亲亲雪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易胜博打不开

青岛大学是山东省属重点综合大学,山东省与青岛市共建高校;是教育部“卓越医生教育培养计划”高校、“卓越工程师教育培养计划”高校、“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优秀”高校、“全国毕业生就业典型经验”高校;是国家学位委员会批准的具有博士、硕士、学士学位授予权和硕士研究生免试入学推荐权的高校。不同的是,在康德那里是构想,在韦伯这里是行动,是现实。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华年最新章节!

    暑假快要结束了,乔璐准备回上海,乔楠也一早定好了去南方的车票。想到三个孩子就剩自己在家了,乔琳像是霜打的茄子,秋风吹过的落叶,感觉自己每天都生活在《二泉映月》那悲伤的BGM里。

    八月中旬过后,馄饨馆那个小书桌上多了一本新书,书名叫做《回首》,作者正是乔木。

    乔琳一眼就看到了那本书,不用问,这肯定是姑姑的新书一出来,老爸就买了回来。虽然他压根就不看,但买乔木大作的习惯却保持了好多年。

    他们兄妹之间明明互相挂念,却装作不在乎。乔琳嚼着油条,实在想不出大人之间为何要这样。

    这天她跟赵琳琳约好去书店买辅导书,书店最显眼的位置放着姑姑的新书,有不少人在买。人群中有一个短发女生正在入神地翻看着,专注的侧脸很是好看,修长而健美的身姿也很引人注目。

    这时,几个大学生模样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咦,这不就是那个离了三次婚的作家吗?”

    “是啊,很多评论家还说她写的东西有深度,这种私生活混乱的女人,能写出什么有深度的作品来?”

    “你们听说过她这次离婚的原因了吗?我在报纸上看到过,她的第三任丈夫是个德国作曲家,年纪得有五十多了。他俩约好丁克到老,结果去年那老男人背着她,偷偷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了。乔大作家十分震怒,立刻就跟他离婚了。”

    “啧啧,女人混到这份上也真是惨,活了大半辈子了,什么都没留下,只有一点可怜的稿费。”

    女生们说着说着,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乔琳咬牙切齿地就要冲上去,却被赵琳琳给拉住了,生怕她惹出什么事来。正在此时,那个短发女生冷漠地扫了几个大学生一眼,说道:“书店是喜欢读书的人来的地方,你们要聊八卦,请出门右拐,慢走不送。”

    “切,你算老几?敢对我们说三道四?”

    短发女生放下书,凛然盯着她们,那几个女生不由得往后退了几步,短发女生才说道:“第一,在书店里要保持安静,这是最起码的素质。而你们几个大声喧哗,已经破坏了这里的氛围;第二,身为读书之人,不看作家写的书,反倒对她的私生活议论纷纷,真是让人笑掉大牙;第三,乔木老师有权力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或许婚姻、孩子都不是她人生的必选项,你们凭什么对她的选择评头论足?”

    徐娜说得头头是道,条理清晰,让她们完全无法反驳。“你这个小屁孩…”一个染了黄毛的女生脸上肌肉抖得厉害,高高扬起了巴掌,却不敢落下来。

    短发女生轻笑着昂起头:“怎么了?理亏了就要动手?我拿过省跆拳道少儿组冠军,想试试我的厉害,就放马过来吧!”

    短发女生虽然很瘦,但是看起来就很有力量,尤其是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比很多男生还要精神。那几个女生在原地比划了好几下,留下一句“不跟疯子计较”,便愤愤离去。

    短发女生却不干了,一把拽住了黄毛的衣领,黄毛怒目而视,她却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不是疯子,跟我道歉。”

    黄毛也来了狠劲儿,只是瞪着她,却不肯说话。

    短发女生抄着手,微笑道:“那,我们是找这里的管理员评评理?还是你想试试我的跆拳道?”

    三个女生快哭出来了,犹豫再三,嘟囔了一句“对不起”,便飞快地逃走了。

    短发女生也没有不依不饶,她拍了拍手,说道:“可惜了,看书的心情全给毁了。”

    乔琳走上前来,佩服地说:“谢谢你啊,徐娜。”

    女生很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怎么知道我叫徐娜?”

    赵琳琳凑上来说道:“咱们学校谁不知道你啊?只不过…我们都不敢跟你做朋友而已。”

    徐娜赧然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原来我的知名度这么高?不过…你们为什么谢我啊?”

    “啊,这个乔木作家,是乔琳的姑妈。”赵琳琳抢先说道,这下乔琳想低调都低调不了了。

    “哦,原来是这样!”徐娜恍然大悟。

    “你帮我教训了那群人,所以我很感谢你!”乔琳真心实意地说道:“要不,你来我家,我请你吃饭吧!”

    徐娜推辞了两句,但经不住乔琳热情邀请,便跟着她去了吉祥馄饨馆。这一路上,三个同龄小女孩很快熟悉起来。徐娜对乔家三兄妹早有耳闻,没想到乔琳正是乔家最小的女儿。

    她们到了店里,乔琳简单地跟乔建军说明了一下情况,乔建军回了一句“是该谢谢人家”,便下了三碗馄饨。不一会儿,孙瑞阳拉着魏成林来吃午饭,他和徐娜都是二中奥数队的,彼此很熟悉,只是没想到,乔琳竟然跟她成了好朋友。

    “你这社交能力,以后能当外交官。”孙瑞阳打趣道。

    “我倒是想啊,可我妈不是一直说嘛,我这水平只能考个普通二本,怎么可能当上外交官?”乔琳苦恼地说。

    “如果你能像喜欢卡卡那样喜欢数学,那考个外交学院还不小事一桩?”孙瑞阳继续打趣道。

    徐娜眼睛一亮:“你喜欢卡卡?”

    乔琳点点头:“嗯,可惜他还不算很有名

    (本章未完,请翻页)

    。”

    “巧了,我爸很喜欢AC米兰,跟着他看球的时候,我对马尔蒂尼很有好感。”

    乔琳像找到知音一般激动起来:“哇!没想到你也懂足球,咱俩可以做知己了。”

    徐娜很谦虚地说:“谈不上懂啦,只不过感兴趣而已。听我爸说,马尔蒂尼不仅球踢得好,而且十分忠诚,我最喜欢忠诚的男人了。”

    两个女孩叽叽喳喳聊了一会儿,徐娜突然提议道:“我记得你作文写得不错,在宣传栏里看到过你的文章。既然你喜欢卡卡,你为什么不想当记者呢?”

    乔琳一下子呆住了——当记者?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在对未来的规划里,她只想考上大学,找一份还算体面的工作,安安稳稳地过一辈子,可能这辈子都离不开港城。她当然羡慕《天下足球》或者《足球报》的那些记者,不仅可以满世界地跑,还可以近距离接触到那些球星。

    可这些风光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论在乔家还是李家,她都是天资最平庸的那一个。一次次打击之后,她不敢再做梦,只敢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徐娜将胳膊支在桌子上,很认真地说:“你喜欢卡卡,那就定一个目标——总有一天,你要去亚平宁半岛采访他,跟他面对面,看着他的眼睛跟他聊天。不管怎样,人生一定要有理想。在我们年轻的时候,至少要有一次为理想奋不顾身。”

    看着卡卡的眼睛跟他聊天!

    周身的血液一下子沸腾起来,乔琳神不知鬼不觉地答应了下来:“好!那我的目标,就是当记者,采访到卡卡!”

    在这一刻,乔琳的周身仿佛也有万丈光芒,徐娜欣慰地笑了起来。几个小孩聊得热火朝天,可谁都没有乔琳高兴——她不仅结交了一个新朋友,还找到了人生理想!舅舅说得很对,每一个朋友都有不同的意义。

    ***

    徐娜还有跆拳道的训练,早早离开了馄饨馆。夏日的午后通常没什么客人,剩下的四个孩子就在店里写起了作业,乔建军在里屋稍微休息一会儿。

    乔琳可心疼爸爸了,不准朋友们高声说话,以免吵到爸爸休息。如果有人翻书的声音大了一点儿,乔琳就会不开心。所以,馄饨馆难得十分安静,没有一点儿声音。

    正在这片寂静中,乔楠哼哧哼哧走了进来,吆喝了一嗓子:“乔琳,去魏家借个梯子过来,我给咱家装电视。”

    儿子一声大喊,乔建军一下子醒了,气得乔琳直跺脚。乔楠却一脸无辜:“我怎么知道老爸在睡觉?”

    既然老爸都被吵醒了,乔琳也不打算再跟哥哥生气了,魏成林和孙瑞阳更是乐颠颠地去找梯子了。乔琳想出去看个究竟,赵琳琳却扭扭捏捏地不敢出去。她到现在都不敢跟乔楠说话,一说话就变得磕磕巴巴的。

    乔琳不管她了,跑到外面一看,才看到哥哥拖了一个锅盖状的东西回来。她蹲下来仔细观察,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呀?”

    乔楠累得满头大汗,掀起衣服来擦了擦脸,说道:“明知故问,这不是大锅盖么?”

    乔琳忍不住跟哥哥斗嘴:“什么大锅盖,能用来炒菜么?”

    乔楠这才疲惫地解释道:“这是卫.星接.收器,行了吧?咱家有线电视不是经常没信号么,有了这个大锅盖,就能接收到很多很多台,连外国的台都能接收到。”

    “哇,这么棒!”乔琳一下子佩服起哥哥来,又有点儿担忧:“万一你接不好,把咱家有线给搞坏了,那可怎么办?”

    乔楠凑到乔琳跟前,自信满满地说:“看好了,这是你哥!未来通信领域的领军人物!怎么可能失手?”

    乔琳听得直吐舌头:“别吹牛了,能安好再说。”

    孙瑞阳、魏成林把梯子抬了过来,乔楠背着大锅盖就爬上了屋顶。乔建军洗了把脸,看着那个大锅盖,问道:“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英语外教要走了,在收拾家具,我看到了这个大锅盖,就跟他要了过来。”乔楠干脆地说道。

    “这玩意儿我们都没怎么见过,你能装好么?”乔建军忧心忡忡地问道。

    “我刚才在外教家看到怎么安装的了,先试试呗!”

    乔琳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不过那段时间,乔家的有线电视的确不稳定,有时候一上午都没信号。如果哥哥能安装好了,那就不愁看电视了。

    可是乔琳并不想报太大希望,如果真有那么好安装,那就不用花钱请专门的技术工人了。哥哥凭什么那么自信?

    于是,乔琳继续跟赵琳琳写作业,三个男孩在外面忙忙碌碌。最辛苦的是乔楠,上蹿下跳地忙活,把线连好了以后,他又蹿上屋顶,一点点儿地调整信号。

    魏成林在地面上跟他接应,按照他的吩咐换着频道,可不管怎么努力,电视屏幕都是一片雪花。

    隔壁理发店的董大爷都看不下去了,高声喊道:“乔楠,别折腾了,这天儿容易中暑!”

    “噢!”乔楠嘴上答应着,手里还在不停地忙碌。

    “嘿!这个倔孩子!”董大爷无奈地摇摇头,又去扫碎头发去了。

    乔楠从三点忙活到了六点多,馄饨馆里渐渐来了客人,他还在调节杆上做着记号,极有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耐心地调试着。两个小男孩的表情都麻木了,懒懒地坐在了台阶上,只有乔楠还忙得热火朝天。

    “诶,别让你哥弄了,找个师傅来装一下吧!”客人也看不下去了,跟乔琳说道。

    乔琳鼓着腮帮子,无奈地说:“大叔,你这句话,我们下午重复了快一百遍了,可乔楠根本听不进去啊!”

    几个客人苦笑着摇头:“老乔,你这儿子真够倔的。”

    乔建军听多了这样的评价,只能跟着苦笑。他担忧地看了外面一眼,刚才太阳那么毒,儿子能吃得消么?

    赵琳琳本来还想等着见证奇迹出现,看来要白等一场了,她无奈地收拾起了书包,冒雪花的电视屏幕突然出现了清晰的信号。

    乔琳的苦瓜脸立刻笑成了一朵花:“哇!我哥好厉害!有信号啦!”

    乔楠满是汗水的脸庞也露出了笑容,他三两步爬下梯子,冲进屋里操纵起了遥控器,看着100频道以后还有信号,乔建军也变得得意起来。

    “啧啧,老乔家的儿子确实有两下子,这次大学报了什么专业来着?”客人们也纷纷夸起了乔楠。

    “信息与通信工程。”乔建军自豪地介绍道:“还是指挥类的呢!”

    客人们可不知道“指挥类”与“非指挥类”的差别,但是听起来就好厉害的样子,便跟着鼓起了掌。

    乔楠面向客人,背对着电视,一边按着加号,一边做起了介绍:“你们看,现在都是国外的频道了!”

    一群大老爷们外加两个小男孩都被深深吸引了,一双双眼睛闪烁着好奇而又难耐的光芒。唯有乔琳和赵琳琳捂住了眼睛,恨自己只有两只手,不能捂住耳朵,挡住那些不堪入耳的声音。

    乔建军正好端着一盘凉菜出来,见到此情此景,不由分说地踹了乔楠一脚:“你这个熊玩意儿!”

    乔楠莫名其妙,转过头去一看,才发现电视屏幕上出现了男女之间不可描述的画面,背景中有零星的汉字。

    原来,大锅盖竟然搜到了国外一个成人台的信号,这让乔楠始料未及。好在画面很模糊,孩子们并没有看清楚。

    乔楠顿时窘到想要撞墙,急忙关上了电视。一个大叔打趣道:“乔楠,你怎么把这些频道给解锁了?教教我们呗!”

    乔建军又踹了乔楠一脚:“你这是安了个什么破玩意,教人不学好!给我撤了!”

    乔楠满心委屈,不想因为这一个台,就让一下午的辛勤劳动付诸东流。他立刻跟爸爸打了包票:“我马上就把这个频道锁起来,不会再让它出现了!”

    乔建军怒火中烧,坚持道:“快给我撤了,把有线装起来!”

    乔父同样倔强,父子俩对视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乔楠咽下了所有委屈和不甘,二话没说,又蹭蹭爬上了梯子。

    饭馆陷入了绝对安静,一个大叔咳嗽了几声,说道:“老乔,孩子也是一片好心,你这样做,会伤了他的心的。”

    “电视好好的,他非要瞎搞,谁让他那么爱动弹?”乔建军余怒未消,又压低嗓音说道:“不过刚才那个台,也不是他故意调出来的,都是那个大锅盖的事儿。你们多担待点,别再跟别人说了啊,我给你们加一个菜。”

    “行啦,都多少年街坊了,这点事儿有什么好说的,你也不用忙活了。”几个大叔把饭钱掏出来放在桌子上,各自散了。

    乔建军脸上愁云密布——这件事虽然很小,可是乔楠毕竟是要当兵的人,万一他还没入伍,名声就受到影响,那可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他又冲着孙瑞阳和魏成林吼了一句:“你俩也不准出去说!”

    两个小男孩突然被点名,吓得忙不迭地点头。

    乔楠像座雕像一样坐在屋顶上,李兰芝、乔璐、乔琳轮番上阵都喊不下来。乔建军不知该怎样跟儿子开口,只是闷闷地坐在里屋,看着那张狭窄的床出神。

    过了八点钟,乔建军黑着脸走了出去,冲着屋顶喊了一声:“馄饨用锅盖盖住了。”

    “哦。”乔楠知道,这就算父亲讲和了,他内心挣扎了一会儿,还是乖乖地走下了梯子。

    那天晚上,乔建军很早就睡着了,隐约听见儿子在外面捣鼓电视,他装作没听到。第二天,他照例四点就起床,看到儿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一个破旧的吊扇在他们头顶嗡嗡转着。

    乔建军已经走出去了,又折了回来,把一床小毯子盖在了儿子肚子上。乔楠闷哼了两声,还在沉沉睡着。

    乔建军走到外面,看到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笔迹刚劲有力:“我把电视弄好了,只留下了该有的频道。”

    乔建军笑了一声,也没有打开电视确认,他相信儿子的话。即便这样,父子俩的关系还是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本来就寡言少语的两个人,这下更没话说了。

    而且乔楠不出意外地中暑了,虽然没有严重到去医院挂吊瓶,但也难受了两天。乔璐给他换额头上的凉毛巾,轻声斥责道:“你自己说说,干嘛要遭这份罪?还惹得爸爸生了一场气?”

    乔楠躺在床上,笑得格外满足:“这下不用担心电视没信号了,我走了之后,他们也能好好地看电视了!”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