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248体育:第七章 最后的战役——胜利曙光

作者:亲亲雪梨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体育是黑网吗

较之雅思、托福等须支付较高考试费用的测试而言,学生们普遍认为四六级考试在性价比上占有绝对优势。退役士兵可报名参加全日制成人高等学历教育从退役士兵也可参加短期职业技能培训,培训时间为3—个月(三.发布招生信息同招生学校,向退役士兵发布招生信息。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华年最新章节!

    天亮以后,乔楠就可以回学校了,而薛冬梅还要继续留在医院打吊瓶。她的情绪稳定了许多,不再那么焦虑地想要学习了,甚至笑着跟乔楠说再见,约好学校见。

    乔楠心情舒畅,不想一走出医院,就看到了面色阴沉的妈妈,还有眼睛红肿的妹妹。乔琳到底是年纪小,看到哥哥没事,立刻飞奔过去抱住了他:“吓死我了!”

    乔楠拍了拍她的背,甚至慈祥地笑了笑,在这一刻,兄妹间的“恩恩怨怨”全都烟消云散。虽然,过不了三分钟,二人又会吵作一团。

    李兰芝将早餐塞到乔楠手里,冷冰冰地说了句“瞎胡闹”,便大步流星地走了。

    乔琳用手背擦去眼泪,悄悄说道:“妈妈昨晚一夜没睡,我还看见她哭了!”

    乔楠料到了,看着妈妈的背影,愧疚涌上心头。不过也就愧疚那么一小会儿,在跟妹妹一起上学的路上,跟她逗了几句嘴,就把愧疚忘到九霄云外了。

    乔琳在马路牙子上蹦蹦跳跳:“对了,刚才王大爷还问我,你今天怎么没去买包子?他给你留了二十个呢!你是猪吗?一次吃二十个包子?”

    乔楠瞬间紧张起来,捂住了妹妹的嘴:“你怎么跟他说的?”

    “我没说什么呀,只说你去医院了。”

    “那就好。”乔楠松开手,说道:“如果你敢跟妈妈说…”

    “那就拿封口费来。”乔琳伸出手,无比娴熟地谈着这笔业务。

    乔楠咬牙切齿,从裤兜里掏出几块零钱,放在了妹妹手里。乔琳很是得意,冲着哥哥做了个鬼脸,背着书包就跑了。

    兄妹俩在校门口分道扬镳,乔楠迈着大长腿跨上楼梯,嘴里吃着妈妈给他买的煎饼果子。他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好是第一节课上课前。他打开教室门,同学们下意识地抬头看他,一刹那间,教室格外安静。但是不过几秒钟,突然爆发出了一阵热烈的掌声,徐威那个二货还站起来欢呼。

    乔楠塞了满嘴的煎饼果子,一下子就被同学们给弄愣了。他去了隔离病房一天一夜,怎么回来就变成了大英雄?

    直到上课铃响起,教室才安静了下来。徐威假装摸了把眼泪,百感交集:“实不相瞒,我们都以为你要挂了。”

    “你才要挂了呢!”

    若不是在上课,乔楠真想把这个二货给吊起来打一顿。

    不过乔楠确实感受到了同学们的变化。或许在他们眼里,自己真的去鬼门关走了一遭,而他们也在恐惧中捱过了一天。对这些十八九岁的孩子来说,“死亡”原本是个太遥远的词眼,而此番虚惊一场,让他们一夜间长大了不少,以至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感恩和庆幸。

    薛冬梅又打了一天吊针,才确定可以出院了。考虑到她家的实际情况,再考虑到她逆天的学习成绩,学校低调地帮她垫上了住院费,反正本来也没有多少。在出院之后,薛冬梅先去了校长办公室,表达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并且跟徐校长承诺,等她有能力之后,一定会偿还这笔钱。

    徐校长只是笑笑,并没有往心里去。并且很明确地告诉薛冬梅,学校只是惜才心切,并不会以此来做宣传,让她放心。然而在数年之后,当二中的“希望助学基金会”成立、而薛冬梅正是基金负责人的时候,徐校长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一诺千金”。

    薛冬梅是在晚自习时分回到教室的,她低着头走得飞快,就是不想引起注意。尽管同学们都知道了她的动静,但大家都心照不宣地低着头做自己的卷子,好像提前约好了一样。

    薛冬梅刚坐下,同桌王岩就把一堆卷子都递给了她,小声道:“这是今天刚发的,明天就要讲。”

    卷子叠得整整齐齐,而且根据科目的不同,都用便利贴给隔开了。薛冬梅心里一暖,蠕动着嘴唇,用几乎听不见的声音说道:“谢谢。”

    王岩也同样嗫嚅了一句“不客气”,又找出几个笔记本,放在薛冬梅面前:“这是乔班长让我给你的,这是他这两天记的笔记。”

    学生时代的笔记无异于个人的武功秘籍,薛冬梅没想到乔楠会大大方方地借给自己。她一边奋笔疾书地抄,一边想,有时候“谢谢”两个字的确太苍白了。

    她抄完了,回过头去看那个少年。他眉头紧锁,右手在不停地写写画画,似是在钻研什么刁钻的问题。都说专注的男生最有魅力,也难怪那么多女生偷偷喜欢他了。

    难以置信啊,这个少年居然在医院里陪了自己一晚上,还跟自己聊了那么多!薛冬梅转过头来,这才发现自己的脸颊又烧了起来。

    ***

    二中女生宿舍,409房间里,一群女孩子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昨天李嬷嬷特意来了解情况,数落我们的不是,说我们嫌她脏,带的东西也不卫生,一次次忽视了她的好意,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什么呀!明明是她不通人情好不好!”

    “李嬷嬷的脾气你们也是知道的,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她会一次次地问,直到解决好了为止。现在怎么办,咱们得给她个交代啊!”

    大家七嘴八舌,最后也没个定论,眼看薛冬梅就要回来了,黄金子看到了桌子上的核桃,灵机一动:“嘿!咱们当着冬梅的面儿,把核桃吃了吧!”

    王岩嫌弃地皱起了眉头:“才不要!听说这是从山里捡回来的,那么脏,谁敢吃?”

    (本章未完,请翻页)

    黄金子说道:“我听我妈说了,这样的核桃营养价值最高,要不冬梅也不会把它们当宝贝,拿给我们吃呀!”

    张娟连连摇头:“我心里有疙瘩,不太敢吃。要吃你吃呗!”

    核桃是春节过后薛冬梅从家里带回来的,家里的核桃差不多都卖掉了,爸爸特意为她留出了五斤,让她补补脑子。所以在她的印象里,这是难得的好东西。她一声不吭地放在了室友的桌子上,也不管她们喜不喜欢。

    为了改变同学们对自己“抠门”的印象,她在每张桌子上都放了一大把。她默默做出的努力,只换来了寥寥几声“谢谢”。虽然室友们没有当着她的面扔掉,但是也没吃,这些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黄金子说道:“这样吧,咱们石头剪刀布,谁输了谁就吃第一个,如果没有不良反应,咱们就分着吃了,好不好?”

    众人纷纷赞成,然而黄金子还是输了。她哭丧着脸说道:“最先的倡议者往往是最深的受害者,这话真是一点儿都不假!”

    张娟已经麻利地砸好了核桃,放在了黄金子手中。黄金子眉头紧锁,一脸苦相。在门口把风的王岩催促道:“快点儿,她走过走廊了,快吃下去!”

    在门被推开的那一刹那,黄金子眼含热泪将核桃吞了下去。她夸张地又哭又笑,无措地拍着室友们的肩膀:“哇,原来核桃这么好吃!”

    薛冬梅正好听到了她的赞美,她在门口愣了一下,但是没吱声,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床位。黄金子没有气馁,而是大声说道:“真的好吃!不信你们尝尝!”

    黄金子已不是刚才那幅又哭又笑的怪异表情了,张娟将信将疑,砸开一个吃了,也赞不绝口:“哇,真的挺好吃的!”

    薛冬梅正在往上铺爬,听到她们的赞美声,顿时停住了脚步,缓缓转过头来。黄金子真诚地说道:“下次再给我们带点儿吧!”

    薛冬梅愣了几秒钟,点了点头:“好。”

    “哦,对了!”张娟从桌子上拿过一瓶还未开封的洗面奶,递给薛冬梅:“今天我姐姐来看我,给我带了点儿洗漱用品。我现在用的洗面奶够用到毕业了,这瓶你帮我用了吧!”

    薛冬梅从梯子上跳下来,却没有接过洗面奶。她刚进宿舍的时候,都是用香皂洗脸,结果这群城里的女生大笑道,“哇,现在还有人用香皂呢!”洗澡的时候,她也不会用沐浴露,又被室友们笑了一番。从那儿以后,她再也不跟她们一起洗澡了。

    昔日的嘲讽声还回荡在耳边,被踩碎的自尊心还没有长好,若按照薛冬梅以前的脾气,她早就一手打翻了,并且骄傲地留下一句“谁稀罕”。不过这两天的历险,也让她收敛了很多,她犹豫再三,还是接过了室友手中的洗面奶。

    众人瞬间松了一口气,偷偷擦掉了额头上的冷汗。

    “谢谢。”薛冬梅小声道:“昨天你们送的面包,还有…今天的洗面奶。”

    黄金子笑道:“这算什么呀!咱们同学一场,这都是些小事,别往心里去!”

    薛冬梅轻轻点头,或许“同学”二字的分量,还要一点点体会吧!

    ***

    转眼到了四月下旬,非典的情况在一点点好转,馄饨馆的生意也逐渐恢复了。周末傍晚,三个小孩久违地聚在馄饨馆,乔琳、魏成林在苦哈哈地写作业,孙瑞阳正在入神地看着《哈利波特》,悠闲自在地做着监工。

    “真不公平,凭什么咱俩写作业,瑞阳哥就能看小说?”魏成林愤愤地说。

    乔琳回敬道:“有本事你也被特招进二中的实验班啊。”

    魏成林嘟着嘴:“难不成学习好,做什么都是对的?”

    “那当然,如果你能跟瑞阳一样,那你连着去一个星期的网吧,你妈都不会说你。”乔建军说着,端出了三碗馄饨。

    孙瑞阳笑道:“乔叔,我还要一个煎鸡蛋。”

    乔建军惊呼道:“哎哟,我都忘了!瑞阳都是半大小伙子了,饭量比以前大多了!”

    孙瑞阳嘿嘿笑了两声,乔琳嘴里塞得满满的,大眼睛直直地盯着他。孙瑞阳被盯得浑身不自在,问道:“怎么了?”

    乔琳将馄饨咽下去,说道:“我爸说你长成半大小伙子了,可是我没看到什么变化啊!”

    孙瑞阳推了推眼镜:“量变终会引起质变。”

    魏成林跟乔琳求助:“什么意思?”

    乔琳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我也听不懂。”

    孙瑞阳很无奈,只好把头埋在碗里,大口吃了起来。乔建军将煎鸡蛋端出来,很欣慰地看着三个孩子狼吞虎咽,自言自语道:“瑞阳刚出生的时候,瘦得跟个小猫崽似的,一直在医院里住着,没想到都长这么大了。”

    乔琳插嘴道:“我还记得他小时候有哮喘,一到春天,陈阿姨就不让他出门,害得我们天天去他家陪他玩。”

    魏成林说道:“我也记得,瑞阳哥小时候就一直戴口罩!”

    “你们这些小孩儿都能健健康康地长大,真是不容易啊。”乔建军感叹道。

    “哟,非典还没过去,孙秀才居然敢来饭店吃饭了。”推拉门被拉开,原来是徐威来了,乔楠跟在后面。

    “徐威哥!”孙瑞阳开心地打了招呼,解释道:“我妈的画室快要开了,今天不管我,我就跑出来了。”

    乔楠虎着脸恐吓道:“你可别吃碗馄饨就感冒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不你妈又要来我家哭了。”

    孙瑞阳吐吐舌头:“我妈也太小心了,不用理她。”

    几个孩子说笑了一番,推拉门又一次被打开了。众人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只见一个穿着校服、留着齐耳短发的人站在门口。

    “薛冬梅?”

    “听同学们说,这里的馄饨特别好吃,我们马上就要从二中毕业了,总得来尝尝吧。”薛冬梅有些羞涩地说。

    “哦,哦。”乔楠急忙把书包放在一边,说道:“你到这边来吃吧。”

    “好。”

    那一桌的三个小孩用书本遮住一半脸,不怀好意地看着那无比尴尬的一桌。乔楠头也不回,冷声道:“还看?是不是想挨揍了?”

    三个小孩立刻吓得如鸟兽散,瞬间逃得无影无踪。

    薛冬梅被逗笑了:“扎马尾辫的那个就是你妹妹?”

    “嗯。”

    “长得很可爱。”

    三个人完全是在没话找话,徐威受不了这种尬聊,借口要回家洗澡,提前跑了。乔楠三两口吃完,跟薛冬梅说道:“我也回家一趟,你稍等我一下。”

    “嗯。”

    乔楠离开后,乔建军收拾好了桌子,薛冬梅摊开书,认真地背起了英语单词。乔建军瞥见了她粗糙的手,右手中指上磨起了厚厚的茧子,写字的时候,手有点儿不听使唤。或许今天学习不在状态,薛冬梅写着写着,突然就啜泣起来。

    乔建军急忙问道:“这位同学,你怎么了?”

    “大叔,你这里有胶带吗?”

    “有是有,你要胶带做什么?”

    薛冬梅接过透明胶,将圆珠笔捆在了手指上,捆得紧紧的。乔建军大吃一惊:“你这是做什么?”

    薛冬梅哭得很绝望:“我的手又握不住笔了,太没用了!就算捆着写也要写下去!只要有一会儿不写,就会有无数人超过我。”

    乔建军在她对面坐下,拉过她的手,将胶带一圈圈地拆了下来,缓缓道:“你小时候玩过跳皮筋吧?”

    薛冬梅没吱声,乔建军又道:“我家两个丫头小时候很喜欢玩跳皮筋,只要一有时间就跳,结果每个皮筋都撑不了几天,就要买新的。人啊,跟皮筋是一样的,没日没夜地撑着,很快就会断的。”

    薛冬梅哭道:“不行,我不这样撑着,就会被甩开…”

    “那你也别吃饭了,吃饭还浪费时间呢;也别睡觉了,睡觉多耽误事。也别去厕所,能省下不少时间呢。你愿意这样活着吗?”乔建军喘了口气,说道:“人啊,尽力活着就行了,别把自己往绝路上逼。如果那根弦断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你刚从医院回来,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薛冬梅若有所思,不知不觉地停止了啜泣,而乔楠也赶了回来。乔建军说道:“你们早点儿回学校吧,太累了就歇歇,慢慢走才能走得更远。”

    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馄饨馆,乔楠将一个书包递给薛冬梅:“这是我姐的书包,她没用过,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喜欢就先拿着用,不喜欢我就带回家。”

    那是一个深蓝色的抽绳牛仔包,简单到没有任何图案,却十分大方。薛冬梅说道:“真好看,我在港城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书包。”

    “这是我姑姑从德国寄回来的,我们三兄妹一人一个。我姐在上海呢,她说用不着,给我妹妹用。我妹妹也不缺书包,所以这个就一直放在家里。”

    薛冬梅的自尊心又在作怪,让她抗拒别人的好意,可是少年澄澈的眼神却让她不知不觉地接了过来,说道:“我很喜欢,谢谢你。”

    乔楠一下子笑开了:“没什么的,都是同学。如果有人问起来,你就说这是我妈给你的,省得他们说闲话。”

    他连这些都想到了,细心得不像“乔木头”。薛冬梅点点头,问道:“我可以问问,你为什么要给我书包吗?”

    乔楠挠了挠脑袋,真的说不出口——难道说看她用超市购物袋,心里过意不去吗?万般为难之际,他灵机一动:“那天帮你填住院信息,看到你是五月出生的,这不马上就到五月了吗?就当是给你的生日礼物了。同学一场,总算要留下点儿纪念嘛!”

    薛冬梅一下子笑开了花,灿烂的笑容乔楠诧异了一下——原来女孩子笑起来这么好看!

    ***

    五月初的某个清晨,乔楠左顾右盼,确定没人之后,才走到王家包子铺。王大爷机灵地扫了一眼,伸出两根手指头。乔楠点点头,小声道:“嗯,二十个。”

    王大爷麻利地装好包,塞到了乔楠空空如也的书包里——乔楠手里拎着一个购物袋,复习资料全都装在这里面呢。

    走到校传达室,警卫室顾大爷检查了他的走读生胸卡,警惕地看了一眼他手中的购物袋。乔楠笑容可掬:“您看,这不都是书吗?”

    顾大爷没有再为难他,乔楠便大摇大摆地进了校门。这种毫无利润地帮住校生代.购包子的行为,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坚持下来的,而乔楠坚持了三年。只是他不知道,他背后的书包一直隐隐地冒着热气,散发着淡淡的包子香味。

    顾大爷看得一清二楚,而李兰芝正好走进了校门,自然也看到了。乔楠给同班同学带了三年包子,老师们自然也看了三年。但是他们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摇了摇头,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本章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