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娱乐:第73章 救人举动

作者:阿0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app

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教育部高级官员、墨尔本地区各孔子学院及孔子课堂、维州高校中文教师协会、中小学中文教师协会负责人,以及当地多所中小学校长和师生代表等出席活动。我知道十个月的时间是多么的短暂,因此尽一切可能去体验这里独特的大学生活。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重生六零好时光最新章节!

    云裳回头,见路边坐着一位五六十岁的老矿工,右腿自膝盖下是空的,左手也仅剩大拇指,右胳膊还不断渗着血迹。

    老矿工有着煤矿行业留给他的显著特点:满脸褶皱,皮肤黝黑,指甲缝里残留着煤渣和机油,手掌裂成一道道网纹格,而残了的腿和手指,是这个行业留给他永远的伤痛和勋章。

    看到老矿工笨拙的用单手装烟袋,云裳赶紧蹲下身子,帮老矿工把烟袋装好,又帮他把火点上。

    老矿工抽了一口烟道,看着云裳红红的眼圈,扯了扯嘴角,“娃儿,不哭,有政府呢,政府不会让敌特白白霍霍咱工人的命,不会不管咱的……”

    老矿工说着让云裳不哭,自己眼角却不停的渗着泪水。

    他抬起胳膊,用沾满尘土的衣袖抹了一把眼角,两眼定定的看着远处巨大的深坑,似是自言自语,又似在在跟云裳说话:

    “咱煤黑子就是一群埋了没死的人,吃的是阳间饭,干的是阴间活儿,这些,咱心里都有数,也认命啦……就算有啥事儿咱也不怕,咱的命是政府哩,政府会给咱养大娃儿……”

    云裳想张嘴问问井下埋了多少工人,矿上那些震塌的房屋压了多少人,还想问问敌特抓住了没有,可是看着老矿工不断颤抖的手,还有眼角不断渗出的眼泪,便一个字也问不出来了。

    老矿工难过的不是井下埋了多少工人,而是井下又埋了他的工友。

    远处传来一阵欢呼,是几名公安从废墟里又抬出一个工人,云裳看了老矿工一眼,转过头朝塌陷的矿洞处跑了过去。

    只可惜,刚跑到洞边缘,就被人拦了下来。

    云裳只好站在外围,试着把精神力凝聚成束,往矿洞下面探去。

    大概是没有呆在空间里的原因,即便云裳用空间做媒介,她的精神力也只能探测五米左右。

    发现附近浅层地带没有被掩埋的矿工,云裳果断转换位置,换了个地方的地方探查。

    好在很多矿工家属都自发参与救人,云裳小小的身子淹在人群中,倒也不显突兀。

    不知道换了多少位置,也不知道探出多少次精神力,云裳的一双小短腿都跑酸了,终于在精神力触及的边缘处发现了几名被掩埋的矿工。

    几名工人正满头是血的蜷缩在大块岩石缝隙,依靠夹缝中稀薄的空气艰难喘息。

    云裳心里大急,既担心几人支撑不到救援时间,又不敢跟任何人说她所在的位置埋有矿工。

    无奈之下,云裳只好用精神力一点一点的把岩石缝隙里的碎煤炭丢进空间,为几名矿工打通一条可供空气流通的通道,以便他们能呼吸到外界的新鲜空气。

    除此之外,云裳再帮不上任何忙了。

    直起身后,因为过度使用精神力,云裳一张小脸变得煞白,差点一屁股栽倒在地上。

    “哎?这谁家的娃子?”一双大手自身后扶住了云裳,不待她反应过来,就被人从背后拎着衣领放到了一旁,“快到外面呆着去,别耽误大伙儿救人!”

    云裳没有进去继续探查,在外面休息了一下,转身朝帐篷区跑去。

    这会儿不时有被房屋砸中的重伤员被送进帐篷,帐篷门口人群来来往往的,很是忙碌。

    周明娟站在帐篷门口,嘴里给医生护士分配伤员,视线却一直扫向站在相邻帐篷前的几位军区首长。

    而她的包包则挂在帐篷里的临时配药区,旁边只有一位护士在低着头配药。

    云裳站在帐篷门口朝里面看了一眼,在周明娟看过来时缩回脑袋,一溜烟的绕到帐篷后面,隔着帐篷把周明娟的皮包收进空间,用意识抽出录音笔后,再次把皮包挂了出去。

    整个过程只持续了短短数秒时间,帐篷里忙得团团转的众人没有发现周明娟的包包神奇的消失,再神奇的回到了原地。

    忙完正事,云裳找了个避风的旮旯角落坐了下来,一边休息,一边拿出半个三合面馒头填肚子。

    这会儿她也顾不上抱怨三合面馒头口感不好了,也不觉得这种对她来说很是粗糙的食物难以下咽。

    她得抓紧时间填饱肚子,养足了精神好去继续搜救被掩埋的工人!

    ………………

    此时临阳市区所有的主干道都被军人管制了,特别是城北通往矿区的几条路,更是严密到连蚊子也飞不过去的程度。

    在矿区最边缘的一栋黄泥房里,吴疯子对着镜子往脸上抹了几把煤灰,把自己乱糟糟的花白头发揉到几近打结,又穿了一件满是破洞的旧棉袄,佝偻着腰,扯着一条蛇皮袋子出了门,一步三晃的慢慢往巷口挪动。

    从背后看,他的身子几乎可以用瘦骨嶙峋来形容,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了他。。

    几名七八岁的孩童正在巷口恹恹的翻着花绳,还不时抬头看看矿区的方向。

    看到吴疯子从巷子里出来了,几名孩童不约而同的围了上去。

    “吴疯子!你咋没去矿上帮忙救人?”

    “吴疯子,今天没人给你饭吃,赶紧回去,别给矿上添乱。”

    “咦,吴疯子的袋子装了什么?”

    “我看看!”

    ……

    几名孩子很快扯下吴疯子手上的蛇皮袋子,倒出吴疯子在矿上捡来的,烧过一次却没有烧透的煤炭,从里面扒拉出一支炮仗一样的东西。

    七八岁的孩子正是人嫌狗憎的年纪,很快就有调皮的小孩从家里翻出火柴,点燃了那只炮仗。

    只见一道黄而亮的火线冲天而起,划破阴沉沉的天空,随后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疯子松了一口气,坐在地上,抬头看向市区的方向。

    一大早在邮局里买了信封信纸,最后坐在窗前写信的中年男人看到火线,立即放下手中的笔,走到柜台前要求打电话。

    军区大院儿,白司令家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林君兰放下手中厚厚的书籍,过去接起了电话。

    “白太太,你家小七拜托我给你带了点东西,现在全城戒严,我没有办法亲自登门,就让我家小子给你送过去了。白太太记得四点钟到军区门口接一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