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国际:第四章 人生就这么操蛋

作者:辛老五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app

十三、申请过程中,如何查询进展情况?答:为方便申请人了解审理进展情况,驻美使馆教育处每月将在本网址上公布所收到的由各领馆教育组邮寄来的申请材料情况(只说明收到材料,不表明材料是否符合要求),同时公布所批准的同意豁免人员名单。坚持育引并举,同条件、同平台、同标准,着力培养和吸引学术新锐。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果然重生了最新章节!

    啪!

    一巴掌拍在了后脖颈,龚祝仁见手心里又是一滩血,晓得藏在这灌木丛里、想不被蚊子咬那是不可能的,羡慕的瞅着出门时就换上了长衣长裤、脸上还抹了清凉油的果然,叹了口气便凑过去道。“果子,咱们还要守多久啊?”

    果然抬起手腕看了看电子表,见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指着不远处的那孤零零的一处老村屋说。“跟你说了啊,就等那个瘦猴回家。”

    龚祝仁心想就算是来找人的、可埋伏在灌木丛后面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念书那会儿倒也不是没跟着他一起埋伏过人,可问题是带着绳子这些埋伏在这里,越琢磨、就越心虚!

    “来了!赶紧戴上口罩和墨镜,记住我之前的交代,不许吭声……”

    龚祝仁不敢再纠结了,见一个瘦竹竿般的家伙拎着酒菜、哼着小曲儿进了破院子,赶紧学着果然的样儿戴上了口罩和墨镜,跟着他一起猫着腰冲了上去……

    有心算无心,更何况是这种瘦竹竿般的家伙,手到擒来。

    龚祝仁照着果然交代的,将人给绑的结结实实、还用胶带给固定在了椅子上,见果然往自己嘴里塞了个小核桃、这才在对方的耳边嘀咕了起来,而被蒙住了眼、毛巾堵嘴的瘦猴连连点头,果然这才把堵嘴的毛巾取了。

    “哎,哥们?你们怕是认错人吧?远日无怨、近日无仇的,想用钱、说一声啊,不至于……”

    “那个叫花娇的女孩,被你送哪儿去了?”

    瘦猴哆嗦了一下。“什么花娇?我不认识……”

    “身高一米六五,皮肤挺白的、有双漂亮的大眼睛,梳着个马尾辫,说是去投奔美国表姑的那女孩!”

    瘦猴身体猛地绷紧了、一嗓子吼了起来。“操你大爷的!当老子是被吓大的啊!有种一刀杀了老子,看老子皱不皱眉头……”

    龚祝仁吓了一跳、正准备冲上过去,却见果然已经把毛巾重新塞进了瘦猴的嘴里,在他的耳边又嘀咕了几句、瘦猴愣了下就拼命的挣扎,脖颈的青筋显露了出来,可惜他四肢的关节都被牢牢的固定在了椅子上,顶多就是能抻抻脖子、晃晃脑袋的,手指头想要屈伸都费劲的很,哪里有挣脱的可能?

    记得之前被交代的、进了屋就不许出声,龚祝仁见果然冲着自己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要过去,也就只好退到了屋外,见果然在瘦猴的耳边嘀咕了两句、那小子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拼命的挣扎着、呜呜的想要说话,但果然却是不再理会了,将一个空脸盆放在了用胶皮管、饮料瓶做的小玩意儿下面,拿针管在瘦猴的肘弯处扎了一下、然后就把饮料瓶给举高,于是从胶管里滴落下来的水滴、落在空脸盆里就发出了啪、啪、啪的动静,而原本还在拼命挣扎的瘦猴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一动不动了,嘴唇哆嗦着没有了血色,熬了不过分把钟,喉咙里发出了‘咯’的一声,脑袋一歪便没了声音。

    龚祝仁从小打大全都是听果然的,但在这一刻、龚祝仁还是被吓坏了。“啊?死了?”

    果然的脸色也有些变了,手指按在瘦猴的脖子上片刻、便松了口气,转过脸可就冲着龚祝仁瞪起了眼。

    龚祝仁意识到自己错了、讪笑着赶忙取了个核桃塞进嘴里、鼓着腮帮子又退了出去,见果然拿起旁边准备好的井水泼了上去、被浇醒的瘦猴浑身发抖,等嘴里的毛巾被取了竟是一叠声的哀求,说自己只是个跑腿的,真不知道那个叫花娇的女孩去哪儿了!

    果然:“那就把你知道的说出来!”

    瘦猴惨叫了起来。“大哥!先帮我止血啊……”

    “一时半会的放不完,赶紧说!”

    瘦猴打着哆嗦、磕磕巴巴的说自己只是负责把人集中起来带进关,那个叫花娇的打工妹是前天凌晨与另外四个一起被他带进关的,现在人在哪儿、怎么样、何时出发、何时能抵达,他是真不知道,但一般来说只要是能顺利的上了船、一般两三个月也就到了。

    “说说吧,大老板是谁,你怎么联系!”

    瘦猴惨嚎了起来。“大哥啊,我说了、会被弄死的啊,那些都是杀人不眨眼的,我只是混口饭吃的,大老板是谁、我也不知道啊,他们只是因为我那个死在海上的老爹才收下我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是你说出去的?”果然说着绕到了另一边,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可你要是现在不说,你死定了。这儿是老村屋,我都打听过了的,除了你之外、就没人会往这边来!你可考虑清楚,别十天半个月之后变成了一具干尸、才会被人发现,万一有野猫、野狗进来了,那你可就连个全尸都保不住的。要死、要活,全是你自己选的……”

    果然说完将瘦猴戴的那块机械表、放在了瘦猴的耳边,龚祝仁听不见那块手表秒针跳动的声响、却见瘦猴彷如是被人抽掉了脊梁骨一般瘫软了下来,要不是整个身子都被固定在那椅子上、可能已经出溜到地上去了,他不明白果然到底跟瘦猴说什么,但这个半大小子显然是被吓破胆儿了,很快竹筒倒豆子一样,一股脑儿的将事儿给说出来了。

    瘦猴是个跑腿的,不过他可不是一般的跑腿儿、而是给蛇头跑腿儿的外围马仔,人蛇由他负责带进关,交给关内接应的,跑一趟蛇头那边会给他千把块钱的酬劳、他要是再能从人蛇的手里敲个三五百块的‘带路费’出来,日子过得轻松且舒服,风险小、收入挺高的,只不过他没见过真正的蛇头、更不知道真正的蛇头是男是女,只晓得把人送进关、交给一个叫塔哥大块头。

    认真的听着,只在关键的地方偶有出声,等瘦猴翻来覆去重复了好几遍,果然这才确定这家伙说的不假,不过也正是因此、只要阿娇已经上了船,她踏上陆地之前的这段时间,那是怎么都找不到了的……

    果然在思索、在回忆、在感慨着,可听不见动静的瘦猴却是越发的害怕了。“大哥,我真没做过什么坏事儿啊,我爹死了、我娘带着钱跑了,我爷奶被气死了,村长的儿子欺负我、被我推进了塘里差点淹死,村长带人烧了我家的老屋、把我给撵出了村儿,要不是大老板知道了让塔哥送我回来,我都不知道我会死在哪儿……我们大老板仁义着呢,说话也是个算数的,想出去的、就算是钱不凑手,都肯的啦。要是出了事儿,大老板不但会赔钱、还每年汇笔钱给人家里当生活费的,真的、真的,你说的那女孩子挺漂亮的、我还告诉她别害怕呢,只要过去了就有好日子了,更何况她在那边还有亲戚在等着接她的……”

    瘦猴的声音在发颤,说的也有些颠三倒四,龚祝仁见果然最后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瘦猴先是惊喜的拼命点头、但跟着苦了脸,讪讪的说自己数不到一万个数,只会从一数到一百!

    果然有些头疼,在破房子里转悠了一圈找到个收音机,打开了搁在窗台上便道。“那你就等着收音机里面的报时吧,你要是守信用、那咱们以后就再也不见了,成不?”

    “成!成!放心吧大哥,我瘦猴虽说是混社会的、但做人的道理还是晓得的,之前我的说的没一句是假的,你对象过去了、真的比留在这边要强的多啊,人家那边给的是美金、美金啊,就算是洗盘子一年都能赚好几万呢,你要是想走、我也可以帮你问问,要么你等你对象在那边站稳了、要么干脆你也早点过去算了!塔哥跟我说过的,要是我朋友想走、可以给个折扣……”

    将扎在瘦猴肘弯上的针管给拔了、将绑着他两条胳膊的绳子也都给解开了,果然收拾好东西、把从瘦猴兜里搜出来的水果刀塞到他的手里,双手获得解放、但依然还被捆在椅子上的瘦猴感激的不得了,若不是没办法拍胸脯、龚祝仁觉得这小子一定会拍着胸脯赌咒发誓他会信守承诺,时间不到、绝不去割绳子,更不会将今天发生的事儿给说出去!

    龚祝仁随着果然退出了正屋,站在院子里见瘦猴在认真听着收音机、似乎真打算等收音机里报完时再考虑脱困的问题,沐浴着阳光、龚祝仁却浑身发冷,等跟着果然回到了烧烤店的那条街,可就忍不住将他拽到了路边询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什么怎么回事儿?”

    龚祝仁决定从头开始梳理:“你跟那小子说什么了、他一开始会被吓成那样?”

    “我就告诉他、如果他不说实话,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他死的悄无声息……”

    龚祝仁撇嘴、一脸的不屑。“拉倒吧,还‘悄无声息’呢,你杀个鸡、宰个鸭子我信,杀人?你真没那么大的胆儿!”

    果然笑了笑没反驳,龚祝仁又问。“对了,你说他的血会被放光、十天半个月之后会变成一具干尸,什么意思?”

    “没见我用针头扎他的胳膊吗?”

    龚祝仁糊涂了。“可问题是你都没扎进血来的啊!”

    果然笑了。“你是看着我扎的、当然晓得针头没扎进血,但问题是瘦猴不知道啊!”

    龚祝仁还是不明白,把想要走的果然拽住了、又问瘦猴那小子为什么最后会那么的感激,一叠声的感谢?

    果然又问。“斯德哥尔摩症候群,知道是什么意思不?”

    龚祝仁一脸茫然的摇头。

    “放心吧,那小子不会说出今天这事儿的……”

    意识到想要让龚祝仁明白是怎么回事儿、需要费许多的口舌,果然扯着他便来到了烧烤店、又敲开了那卷帘门。

    烧烤店老板见还是这两个打工仔可就拉下了脸,正准备撵人呢、对方竟是递了包好烟过来,眉开眼笑了起来。“找见瘦猴了?”

    果然一脸的苦闷的道。“别提了,外面的门关着、里面根本就没人!敲了半天里面都没人应声的,你别是在耍人玩儿吧?”

    “耍你?”光头老板火了。“瘦猴那家伙神出鬼没的、谁知道他人在哪儿啊?也许晚上就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反正他就住在老村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果然陪着笑脸递了根烟过去。“莫生气、莫生气,也是真有事儿才要找那个瘦猴的,找不到我就只能是去找一个叫肥牛家伙了,你知道肥牛在哪儿吗?”

    光头老板愣住了。“肥牛?哪个肥牛?”

    果然一脸的困惑。“难道村里有很多叫肥牛的人?”

    烧烤店的老板沉默了。

    村里还真有两个肥牛,不过其中一个胆大包天、上半年严打被送去大西北啃沙子了,剩下的这个肥牛是个迷信的不得了的,原本没什么名堂,今年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被一个港商看中了,摇身一变成了什么财务公司的总经理了。

    财务公司不是什么正经生意,说白了就是大耳窟,专门放高利贷、放印子钱的。

    在过去做这行的绝对属于祖上没积德、生儿子没**的,烧烤店老板也见识过江湖是个什么样儿,自然也清楚沾上这种人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会有怎样的下场,仔细打量了一下果然,见他身材瘦削、年纪轻轻的,脸上虽然看不出还残留的悲伤、但昨天这家伙借酒浇愁的那可怜样儿却不是装出来的,猜到这家伙可能还是想把那个跑了的姑娘给追回来,心生感慨、更是有些于心不忍,于是伸手按住了果然的肩膀便说。“小伙子,肥牛那种人、不是你这种从内地过来的打工仔能招惹的,既然姑娘都已经走了、那就别去追了,追回来又能怎样呢?人生啊,就是这么操蛋,认了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