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博彩官网:第三十三章 三鬼月图

作者:在下一朵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248体育

2017年3月25日,由湖南省教育厅委托衡阳师范学院承办的湖南省湘南地区2017届师范类毕业生供需见面会在衡阳师范学院东校区田径运动场成功举办。一切工作都以提高办学水平、提高教学质量、满足学生学习及生活需要为出发点,使学院各项建设不断取得进步,确保了学院的可持续发展。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恐惧宗门系统最新章节!

    光线略显昏暗的廊道内,吴云独自走向深处,期间他的脚下黑影蠕动,五个由黑色组成的人影凸起,却是五个影卫,其中一个的身体内有一卷金属卷轴出现,被吴云拿在手中。

    “三鬼月图,A级中品灵器,为了兑换它,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啊”

    吴云在一间密室停下,将刚才的金属卷轴缓缓打开,卷轴一打开,其内顿时涌出可怕的鬼魂之物,充斥整个密室,骨头摩擦的嘎嘎笑声回荡,甚是瘆人。

    三鬼月图,一升到四级宗门,吴云便花费所有的恐惧点进行兑换,为的就是对付炎鸠,不过这是在吴鹏出现前便计划好的,这件灵器的存在,也是从系统口中得知,这件灵器特别针对跳蚤及泥鳅一样的炎鸠。

    兑换这件灵器,花费的恐惧点自然是相当的恐怖,是升级四级宗门的好几倍,要不是这样,他也没必要这么久还没升级宗门。

    后来吴鹏出现,自觉高枕无忧的他本可以不兑换,不过他不能像炎鸠那样直接吞食大量丹药提升修为,也无法快速掌握高阶功法。

    先前为了对付炎鸠收集的那么多恐惧点,突然就没处花,思索良久,最终还是兑换了,就当为以后准备吧,谁知现在真的要派上用场,即便是他也不由暗呼好险。

    “不过,三鬼月图等级太高,以我的修为很难驾驭,对付其它人或许可以,可若是那炎鸠......还不够,B级九髓上等九髓:仙傀心”

    一枚银色石质环形薄片出现在吴云手中,五个影卫齐动,分散在密室五个方位并和吴云一起抬手掐诀。

    薄片飘到吴云头顶,逐渐融化,化作的银色液体淌落,没入他的体内,随后便看到吴云的眉心裂开一道血痕,五滴精血飞出,没入五个影卫的眉心之中。

    下一刻,影卫的黑色褪去,一点点化为吴云的样子,最终,五个和吴云一模一样的青年出现。

    “还不错”

    六个吴云同时低语,随后同时抬手掐诀,一指摁下,充斥密室的鬼魂之物仰天厉啸,四散而去,密室震动,米事所在的整个建筑,陡然化为灰烬。

    符文隐现,吴云身前的卷轴黯淡无光,成为毫不起眼的一张废铁卷轴,不过身下的地面不知何时画满了符文,若是能够看到整体,就会发现这和刚才的金属卷轴一模一样!

    刚才三鬼月图不是废了,而是以另一种形式布置在了这里,地面符文如活物,缓缓蠕动,上方,刚才消失的鬼魂之物静立,一动不动,阴寒黑气缭绕,极为诡异。

    突然,一只白骨巨手从地底探出,却是一模样狰狞的白骨鬼物,体型高达近十米,此外,又有一抱着一尊青铜大鼎的巨猿破土而出,一样是死物,但这并没有结束,这两尊可怕鬼物出来,诡异的笑声出现,顺着声音看去,却是一个身材不到两米的矮小鬼物,不过它的身影若隐若现,和身周的空间融为一体,若没点本事,根本发现不了它,双手是两柄沾满斑驳血迹的锋利弯刀,让人脖子一冷。

    “炎鸠,我等着你......”

    三尊鬼物现出,吴云目中冷光一闪,阴冷鬼风拂过,吴云及三鬼月图变化而出的所有东西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刚才化为灰烬的高大建筑,一切就好似没有发生。

    ...

    另一边,吴云和又玉在一座庞然大物前停下。

    “就是这里了,吴云曾在这里搞不少小动作”

    覃冷琴轻声解释。

    对此,炎鸠没有说什么,即便覃冷琴不跟过来,他也知道吴云躲在里边,倒是覃冷琴死活都要跟过来,让他很是头疼。

    寒光掠动,炎鸠直接挥刀将眼前这古老建筑的金属大门给切成碎块,看了一眼便走进去,里边光线昏暗,不仅死寂,还有阵阵阴风从深处吹出来。

    “作为恐惧宗门,这表面工作做的可以说是很合格了”

    炎鸠评价,突然挥刀,将几道黑影斩成两半,却是几只不知道吴云从哪弄到手的异禽傀儡。

    “不错的傀儡”

    炎鸠看了一眼,虽说他能轻而易举的将之斩碎,但这些傀儡的等级也有C级,其中没有九髓独有的纹络,也就是说这些傀儡产自系统了。

    异禽傀儡出现没多久,昏暗的廊道内突然成为血肉,一个个血肉模糊的怪物爬出,不过和刚才那些异禽傀儡一样,很快在寒光中成为两半,就连血肉墙壁也被炎鸠切成一块块。

    “拖延时间?”

    炎鸠内心中低语,在不知道他修为的情况下,仅凭这些东西,根本不可能拖延时间,如今已经知道他的修为,更是不可能放这些东西出来了,不是知道不能拖住他的脚步,而是知道他修为的情况下,吴云心中已经有所衡量并制定计划,自己又和吴鹏打了那么久,这么多时间,完全足够升级到四级宗门,因此,这些东西完全没必要再放出来了。

    而实际上,这些东西都应该由闫天操负责,有人操控,就是炎鸠修为极强,短时间内也无法脱身,哪知后者好死不死的去踩了炎鸠痛脚,结果被一刀砍死,吴云也懒得过来收拾,这里的这些东西也就处于没人控制的状态,成为了现在的样子。

    “宗主,这些东西交给我便可以”

    覃冷琴取出自己的九髓,她的修为在C级上等,即便使用饮血刃,也可以对付这些没人控制的陷阱,只是炎鸠怎么可能让她动手,这不正中吴云的计吗。

    炎鸠抬手摁住覃冷琴的小脑袋,没好气道:“小孩子一边去”

    “小......小孩子?”

    覃冷琴微怔,随后无名火起,居然将她唤作小孩子,这是有多瞧不起人,不过气归气,她也不敢顶回去,只能窝着一肚子火杵在一旁。

    而炎鸠则是抬头看了看前方廊道幽暗处,随后抬手放在一旁的墙壁上,双目合起,一会后睁开,手掌拿离墙壁,黑纹苗刀出现在手中,几道寒光斩出,直接切开脚下的地面,却见下方还有另一个幽暗廊道。

    “怎么了?”

    覃冷琴不解,干嘛不走正道,非得另开一条道。

    炎鸠没有理会覃冷琴,跃入下方的廊道,再次挥刀,不过这回是斩向身旁的墙壁,没有停下,利用黑纹苗刀一路斩切,经过一个个廊道一个个房间,偶尔会遇上些吴云布置下的东西,但都会被他瞬间解决。

    “锵!”

    有一面墙壁被炎鸠简单而粗暴的切开,是一个很大的空间,一看到里边的事物,覃冷琴便惊呼出声:

    “这些人怎么都在这里!?”

    却见这个大空间中,有着一根根青铜柱,而每一根青铜柱,都绑着一个全身赤裸的人,身上满是窟窿,每过一会,青铜柱内便会冒出一条小小的青铜蛇,而后钻入被绑在青铜柱上的人体内,后者身上那些小窟窿,就是因此而产生的。

    不过诡异的是,小蛇造成的伤口没有鲜血流出,且会很快愈合,现在看到的,只是未彻底治愈的伤口,有这么多,是因为小蛇留下的伤口太多了,治愈的速度再快,短时间内也无法彻底复原。

    这种伤势不会对被绑在青铜柱上的人的性命构成威胁,但可怕的不在于会不会死,而是生不如死,每一个被绑在青铜柱上的人都表情扭曲,似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关键是,他们的目中满是恐惧,对于出现在这里的炎鸠等人,完全没有注意到。

    这一个大空间内,大致扫一眼,人数不下三千。

    看到这些,炎鸠恍然,从他人口中得知,吴云得到系统后,一直很少看到,他还在好奇后者指怎么收集的恐惧点,如今总算是知道了。

    利用这种手段,看来吴云也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家伙啊,只是,这些青铜柱是干嘛的,难道也是系统内的东西?

    “断罪台,宗门宝库三层的B级上品灵器,原是惩罚宗门内犯错的弟子以及敌人,不过,它有一种功效,就是能够让其上的人产生的恐惧点翻倍”

    系统的声音适事宜的在炎鸠的脑海里响起。

    闻言,炎鸠错愕,这根本就是开挂了,看来随着宗门等级的提升,不仅会有一堆的好东西,就连收集恐惧点也会变得简单起来。

    “所以,升级宗门才是王道”

    系统蛊惑。

    炎鸠没有再理会系统,而是扭头看向身旁的覃冷琴,道:“你似乎认识这些人?”

    “嗯,这些人都是无首者的碍事者,被我们解决后交给吴云处理,后来一直未看到这些人,原来都在这里了”

    覃冷琴压下心中的震惊,随后解释起来,说真的,吴云的这种做法还是令她感到难以置信,后者居然真的敢这么做啊,要知道这里可是学院。

    吴云如今势大,搞大动作,老师们睁只眼闭只眼,就算弄死一两个人也没多大关系,可凡事都有限度,这里这么多的人,还是以这种极不人道的方式折磨,根本不可能瞒得住,到时,绝对会被士兵协会通缉,站在整个世界的对立面,就是分会长的大哥吴鹏来了也没辙。

    吴云为何敢对这些人下手?炎鸠自然是清楚原因的,只要撑过主子系统竞争时间,他便可以将这些人释放。

    举报?到时吴云的修为起码都是A级了,如此有潜力的一个新人,士兵协会才不舍得弄死,也就象征性的惩罚一下便可以。

    与主系统相比,这些惩罚根本是毛毛雨。

    “救......救救我......”

    有人发现炎鸠等人,顿时抓住这救命稻草,他们在这里的被折磨的精神已经临近崩溃,之所以没崩溃,是因为这青铜柱有紧有缓,不让你死也不让你疯咯,甚是可怕。

    炎鸠没有回答,他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在刚才他的感知中,这里有异常,而且这在前往吴云那边的路线之一上。

    说真的,他并不打算救人,撇开他懒惰的性格和与这些人非亲非故,他所处的位置和吴云是一样的,那就是利用这些人快速收集恐惧点,最明智的选择,应该是将这些人打包带走,罪名归到吴云头上。

    可不巧的是,他这人更不喜欢和别人走同一条道,也秉着好东西不能放过的原则,这B级上品灵器怎么也得拿走才是。

    因此,炎鸠炼化断罪台,从吴云手中夺过来,这些碍事的人则是被他丢向一旁。

    “谢......谢谢!”

    “您的大恩!我们是不会忘记的!”

    摆脱地狱的众人感激涕零,只是他们很快发现炎鸠并不打算理会他们,顿时觉得很奇怪,随后猛然想起,眼前这人是谁?怎么从未见过?还有,那个不是让他们沦落到这般地步的祸首之一吗?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这几人和吴云是一伙的!

    想到这可能,众人的眼神逐渐变化,彼此示意,准备随时动手,虽说一对一,他们没人打得过覃冷琴,但他们这里这么多人,对面人这么少,这难得的机会可不能错过。

    只是他们还没动手,一股危险的气息便将他们惊醒,身体一哆嗦,看去,却见刚才将他们救下的那人似笑非笑的向他们看来,那表情甚是恐怖。

    “咕~”

    “打......打扰了,我们......我们这就走......”

    好汉不吃眼前亏,既然已经得救,那就赶紧离开,告知其它人,无首者绝对会垮台,到时再报仇。

    不一会,偌大的空间中便只剩下炎鸠三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