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app怎么打不开:第三十章 刃齿

作者:在下一朵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备用网址

2、具体负责学生资助和勤工助学管理工作。二是在区民宗委、党委组织部规划下运行,规划培训的内容须必要可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恐惧宗门系统最新章节!

    “天呐!这黄泉宗宗主,是要上天吗!?”

    观看席上的众人不敢置信惊呼出声,这可是士兵协会分会的会长,A级士兵,修为降到C级上等也还是A级士兵。

    这黄泉宗宗主,不仅在这等可怕的人物手中坚挺了这么久,还开始反击了,关键是还成功了!尽管那只是划破皮,但也的确是让吴鹏感到棘手了啊!

    台上,炎鸠依旧持刀在吴鹏身边快速游走并翻飞,瞅准机会就爆破加攻击,这么一搞,原先一直是主攻的吴鹏居然再难挪移半步,时刻警惕炎鸠的攻击。

    当然,对手是吴鹏这身经百战的会长,炎鸠也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十次中有三次落空,两次会被摁在地上,剩下的五次成功。

    “哼”

    吴鹏闷哼一声,调动灵力抵消火球爆裂产生的冲击力,同时抬手狠抓向炎鸠,后者一避开,他的攻击便陡然一变,爪变刀,一记手刀将炎鸠劈翻在地。

    只是当他握拳砸下时,却是被黑纹苗刀挡下,力道再次被卸去,落在一旁的台面上,砸出一个大坑,而炎鸠则是趁机一拍地面,迅速爬起跃离。

    “快到极限了”

    炎鸠擦去嘴角的鲜血,脸色略显苍白,握着黑纹苗刀的手掌也在微微颤抖,吴云的攻击过于霸道,他能坚持到现在的确如观战众人所说已经很不可思议,可小聪明也不能一直奏效,刚才那一击,他本可以避开,却因身体慢了半拍导致中招。

    “你很强,也很聪明,我的攻击刚猛霸道,你不仅可以卸去我的攻击力道,还巧妙利用古修士的术法进行缓冲,从而避开和我的攻击正面碰触,期间利用自身异于常人的速度和敏捷的身形等优势游走在我身周,找准机会便毫不犹豫攻击。

    果然啊,一直追求简单的我很不习惯这种复杂的攻击方式,咬住我的短处便不放,你很强,各方面的强......可惜,我比你,更强”

    吴鹏缓缓起身,顿了顿,继续道:“你曾说过,弱者不配称之为对手,我很认同这种说法,既然你这么强,我也更强,那么互为对手,我也不能瞧不起你,应该给予对手应有的尊重......”

    话毕,吴鹏抬手,右手臂浮现出九髓特有的纹络,竟多达四种!A级九髓!

    “......”

    见此,炎鸠无语,真想说,那都是我随口说的,你们这些人怎么都这样,随随便便就把我随口说的话当真,这让我很难办啊。

    吴鹏才不会理会炎鸠的想法,右手臂浮现出九髓特有的纹络,随后黑色从其手臂内涌出,迅速交织残绕,形成缭绕阴寒黑气的黑色金属覆盖整条右手臂。

    而右手手掌中,则是握着一口夸张的大砍刀,通体黑色,缭绕瘆人的阴寒黑气,刀背是锋利如牙齿的尖锐物,刀身长就有近三米,宽近半米,厚五寸左右。

    任谁第一眼看去都会觉得,这不是用来砍人的,这是用来砸人的。

    随着吴鹏右手往后一摆,轰的一声,大刀末端深陷台面,别的刀都是持在手中,这大刀,是被拖着,可见其何等沉重。

    “A级下品九髓刃齿,主材料是冥界极其稀有的刃齿鬼,不愧是会长,现存的刃齿就只有一件,连这都能搞到手......”

    炎鸠嘴角抽搐,看了看自己手中寒酸到不行的D级下等灵器黑纹苗刀,咽了咽口水,和刃齿对抗,这怕是刚碰触就会崩碎的吧。

    也是这时,吴鹏突然跨出一步,踩碎地面,黑气缭绕身体,被其拖着的刃齿抬起,照着对面的炎鸠直接砍下,没有任何的技巧和花俏,简单而粗暴。

    刃齿从上斩下,这种小孩子都能看破的攻击轨迹,炎鸠却是瞳孔骤缩,只因刃齿......无法躲避!

    A级九髓,本应有四类攻击方式,比如炎鸠曾使用的D级九髓冰妖刃只有一类,名寒针,覃冷琴手中C级九髓有两类攻击方式,一种是刃芒,一种是线刃。

    可是,作为A级九髓的刃齿却只有一种,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就是简单的挥斩。

    然而,刃齿的可怕之处在于,它的攻击再怎么慢,再怎么弱也能百分百的命中对手!除非修为高达SS级,这才能闪避,否则只能硬接!

    就像是为了专克他而打造的。

    炎鸠调动灵力,手中的黑纹苗刀扬起横于刃齿的前方,一手握刀柄,一手抵住刀背,下一刻一声巨响,黑纹苗刀和刃齿碰撞,比试台震颤,双脚陷入台面,蛛丝般的裂痕迅速蔓延整个台面!

    “噗!”

    刚和刃齿碰撞,炎鸠的七窍便喷出流血,双臂颤抖,黑纹苗刀也是随时可能崩碎瓦解!

    “骨头咯咯作响,肌肉在悲鸣,肉体的每一根神经和每一寸灵魂都不能有丝毫的松懈,否则会在瞬间崩溃,喝啊!!!!”

    炎鸠狞笑,暴喝一声,右脚拔出,随后狠狠踩下,裂痕扩大,蔓延至吴鹏脚下,后者重心顿时不稳,趁着这机会,炎鸠倾尽全力将刃齿的力道斜向一旁,随后迅速跃离对手。

    “咳!咳......血管爆裂,一放松下来就会这样啊......”

    炎鸠剧烈咳血,且不说吴鹏本身,单是A级九髓刃齿,以他如今的修为便无解,刚才那不过是对方随便砍下来的而已啊。

    刃齿稀有,除了本身材料稀珍,还有的就是常人难以掌握,毕竟拿起来都费劲,不过这和喜欢简单粗暴的吴鹏却是很般配。

    “宗主!?”

    黄泉宗的弟子面容一惊,即便清楚的是到吴鹏有多厉害,他们也对自家的宗主有着绝对的信心,先前炎鸠被压着打,他们也仅是面露忧色,内心还是相信自家的宗主不会落败,可如今看到炎鸠在吴鹏的攻击下七窍流血,再也无法保持镇定。

    覃冷琴脸色微白,身形一动就要上去,只是刚有所动作就被一只纤手摁住肩膀,扭头看看去,却是又玉,后者正微笑的看着她。

    见此,她很是不解,这奇怪的女孩一开始就跟在炎鸠旁边,具体的关系不知是什么,但应该不差,出现这种状况,怎么可能还笑的出来?

    “什么意思?”

    覃冷琴语气略显低沉。

    “别急,这种程度还死不了他”

    又玉笑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看似一样,实际上却是完全不同的意思,覃冷琴俏脸冷下,又玉这话,分明是不管自家宗主的死活,而且还是和自身关系亲密的人。

    “既然你这么关心他,那么你应该有理由对他抱有信任,你,是否信任他呢?”

    又玉没有理会覃冷琴的态度,只是不紧不慢道。

    “......”

    对于又玉的话,不仅是覃冷琴,其它黄泉宗弟子都是沉默不语,是啊,既然是自家宗主,既然宗主站在了台上,就表示有获胜的可能,他们为什么不一直信任下去?

    “你是谁?”

    覃冷琴忽然道。

    “我叫又玉,是你们的大师姐,炎鸠前辈最最宠溺的后辈,对于前辈来说,我就是他的一切”

    又玉淡笑。

    “......”

    众人再次沉默,不过这一回面色却是相当的古怪,有这么介绍自己的吗?这不是摆明了向别人宣布,宗主是自己的吗。

    “哼”

    缓过来的覃冷琴冷哼一声。

    而此时的台上。

    “你的九髓呢?”

    吴鹏皱眉。

    炎鸠一直没有使用九髓,一开始吴鹏以为是没到时候,可打着打着,再怎么劣势,也没看到炎鸠的九髓。

    说真的,他都怀疑黑纹苗刀是不是某种他看不出的高级九髓了,一直没显露九髓的特征,是因为炎鸠觉得没有必要。

    可刚才那一刀,却是让他知道,黑纹苗刀根本就不是什么九髓,等级也不高,这让他很是奇怪,这年头,还有不使用九髓的士兵?

    “我可没钱买那玩意”

    炎鸠轻笑,手中出现升灵丹,颤颤巍巍的塞入嘴里,东方灵青事件过后到现在这期间他又收获不少恐惧点,如今打不过,当然是要嗑药的。

    见此,吴鹏眉头再皱,他能察觉得到,炎鸠的气息在缓慢提升,是因为伤势恢复的原因?对面那人的伤势虽在恢复,可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单是伤势恢复,气息会有这种程度的增强?

    任吴鹏如何见多识广,也无法猜到如今的炎鸠不是在服药恢复伤势,而是在炼化丹药,淬炼灵力提升修为,伤势恢复,只是附带的而已。

    “过来”

    最后一颗升灵丹塞入口中,还未彻底炼化,炎鸠便抬手,冲对面拖着大刀的吴鹏勾勾手掌,同时咧嘴一笑。

    “这......这黄泉宗宗主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

    观看席上的人面面相觑,对于炎鸠的嚣张,他们早就有所见识,可没想到,还是低估了后者的嚣张程度,前不久还被砍得七窍流血,结果好了伤疤忘了疼,这么快就又开始作起死来了。

    “这混蛋!”

    无首者的成员磨牙,炎鸠的嚣张,他们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恨不得亲自上台,奈何打不过,只能期待吴鹏能够狠狠教训一番炎鸠。

    而对于炎鸠如此挑衅的行为,吴鹏诧异,随后一笑,朗笑道:“哈哈哈,是我的错,既然说好认真起来,就不该留手”

    话毕,吴鹏的眼神再变,气息掀起,拖着刃齿跨出一步,忽的跃起,挥动刃齿,朝下方的炎鸠猛的挥斩而下!

    刃齿斩来,炎鸠瞳孔骤缩,挥动黑纹苗刀,不过和之前不一样的是,黑纹苗刀与刃齿接触,在刀身上传来的力道将他摧垮前,倾尽全力将之卸向一旁。

    当然,即便修为较之前提升了许多,已经能够将刃齿卸向一旁,炎鸠也不好受,庆幸的是,如今已经在可承受的范围内了。

    “嗯?”

    吴鹏微怔,刚才他以为炎鸠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不料和先前并无二致,没想到结果竟会出现这般的大不同,要知道刚才那一刀,可是比之前要强上许多。

    不过,这不正是他想要的战斗吗?既然炎鸠不会被一刀砍死,那再提升力道,又何妨,吴鹏脸色渐凝。

    吴鹏忽然一笑,拖着刃齿就再次掠出,猛的挥斩而下,虽说还是被卸向一旁,但他还是一刀接着一刀的砍下。

    “咳,还是受不了这刃齿啊”

    在吴鹏的攻击下,一直在倒退的炎鸠嘴里溢出鲜血,黑纹苗刀上传来的力道越来越强,重重叠加下,哪是那么好受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