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备用网址:第二十五章 人各有志

作者:在下一朵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p88

“大学生选择创业之前,一定要充分了解市场行情,做足心理准备。要坚持多元化,在体制机制上大胆创新、先行先试,通过项目积极与企业合作,吸引企业资金注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恐惧宗门系统最新章节!

    黄泉宗的弟子也是面露怒容,不过他们还是没有全都把过错都归到对方身上,怀疑是自己没解释清楚,所以再认真的解释了一番,表示黄泉宗和无首者的构造上是一样的,有饮血刃等无首者所能给予的好处,不过这边的宗主和那边的完全不一样,不会不给弟子好处等,他们都是亲身经历。

    只可惜,闫天操依旧一脸不信,冷哼道:

    “就凭你们一己之言?东方灵青,你忘恩负义,背叛吴云宗主的知遇之恩便罢了,居然还想策反我,谁给你的脸皮?”

    闫天操看向东方灵青,脸上尽是嘲讽。

    这种话语,自然不能忍,东方灵青眼中厉色一闪,抬手,阳仙剑回到她的手中,纤手一拍地面,弹跳而起,一剑刺出,径直杀向闫天操!

    “哼”

    闫天操冷哼,阴鬼剑将袭来的阳仙剑挡下,而后快速跃离,他的实力和东方灵青有很大的差距,所以之前一直是后者为首,如今后者的伤势比他重得多,自然不惧,可这里却还有一个可怕的人物,那就是炎鸠,全盛时期和比他强的多的东方灵青联手都不是对手,现在一个人更不可能打得过了。

    至于为何闫天操敢如此明确的表示自己不会加入并小看黄泉宗、出言嘲讽,原因只是如今已经停战,自己刚才的话可是落入四周这么多人的耳中,半数以上还是无首者的成员,何况自己刚才嘲讽的只是东方灵青,后者作为他曾经的同伴,可没有直接嘲讽黄泉宗。

    炎鸠身为宗主,若是因为他拒绝加入黄泉宗就动手,只会显得小家子气,落人口舌,反倒是自己刚才那番尽表忠心的话语,若是传入吴云耳中,自己的地位绝对会蹭蹭的往上窜。

    事实上,换做任何一个人做黄泉宗的宗主,结果也的确如闫天操所猜想的那样,可如今这黄泉宗的宗主不是别人,是炎鸠。

    闫天操跃离东方灵青,脚跟还没没站稳便觉头顶又道黑影压下,内心一紧,猛的抬头,下一瞬脸色刷的变得惨白,头皮发麻,想都没想便往后跃离,险之又险的避开斩下的黑纹苗刀。

    “好险”

    闫天操内心长舒口气,可紧接着便再次将心提起,谁能想到那恶魔真的会对他下手,自己这回真的要凉凉了。

    “哈啊”

    炎鸠从上方落在闫天操近前,一击不中,猛的抬头,看向后者,忽的咧嘴,一道寒光划过,黑纹苗刀再次斩杀向闫天操!

    “该死!”

    闫天操面如死灰,黄泉宗宗主这举动,明显的表示不会放过他,不过这已经要靠后了后者如何不放过他,他也得挡下已然逼近的这一刀才行!

    “锵!”

    黑纹苗刀和阴鬼剑碰撞在一起,闫天操突然胸口一闷,急忙后退,他如今伤势未恢复,必须尽快撤离。

    只可惜,炎鸠哪可能就这样放过,身形掠动,紧追而上,黑纹苗刀挥斩,张狂的笑声中,追着欲逃离的闫天操一路猛砍。

    “黄泉宗宗主!不就是不肯加入你们黄泉宗吗!?欺负一名伤员算什么本事!”

    对了,自己是伤员,闫天操猛的想起这件事,自己伤势未愈,原本应该处于下风,如今却成为了他的救命稻草,试问哪一个有名有姓的人物,会舍弃自己的脸皮去欺负一名伤员。

    只可惜,这一回闫天操还是看错了炎鸠。

    “呵”

    寒光划过,闫天操险之又险的将黑纹苗刀挡下,可如今虚弱的身体却承受不住阴鬼剑上传来的势大力沉的冲击,直接吐血倒飞出去。

    “这家伙......是在玩我!?”

    倒飞途中的闫天操艰难的睁开双眼,看向不远处的炎鸠,身体忽然一激灵,猛的惊醒,受伤的自己能连续挡下这么多攻击,根本不是阴鬼剑的功劳,而是对面那恶魔在戏耍他!何等的卑劣!指望对方放过他,根本不可能!

    “呵呵,哈哈哈!”

    张狂而又略显狰狞的笑声中,炎鸠步步逼近倒在地上的闫天操,每一步落下,缭绕身体的气息便增强一分,也危险一分。

    “你......你别过来!”

    眼看炎鸠就要来到他近前,闫天操魂飞天外,用尽全身力气,不断后移,没多久便被一个树池挡下,只是此刻的他浑然不知,双脚不断蹬地,可始终还是在出不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断逼近的恶魔。

    “闫天操......不会被生撕吧?”

    四周的人艰难的咽口水。

    “你觉得呢?”

    “我觉得会......”

    而在这时,炎鸠已经在闫天操的近前停下,手中的黑纹苗刀抬起,闪着寒光的刀尖对准下方的闫天操,目光冰冷,随后刺下。

    “锵!”

    黑纹苗刀没有刺在闫天操的脑袋上,而是贯入坚硬的地面,不是炎鸠心软改了主意,只是后者即将被杀的那一刻,闫天操突然被身下阴影内冲出的黑色手臂给直接拖入阴影中,从炎鸠的刀下逃脱了。

    “影卫吗”

    炎鸠低语,拔出黑纹苗刀,看了眼脚下的地面,再抬头看向远处,沉思了会后收回目光,没有再理会,而是取出升灵丹再次嚼起糖果。

    对于闫天操突然消失,炎鸠能如此淡定,四周的人却不淡定了,毕竟一个大活人,突然就被冒出的黑手拽入阴影中消失不见,怎么看怎么诡异啊。

    “我知道了!这是吴云宗主出手了!”

    有人突然惊道。

    “没错!就是吴云宗主出手了!这等手段!只有他才能办到!不愧是宗主,看来宗主也看不下去了,下一次,便是这恶魔命陨之时!”

    无首者的成员激动,看向炎鸠的目光充满了同情和不屑,神秘而强大的吴云宗主一出手,这无名小子再嚣张,还不是一根手指头的事。

    如此想着,众人心中开始期待起来,猜测吴云会以何种方式终结了这屡次三番打脸无首者的黄泉宗宗主。

    “宗主,怎么办?”

    魏天和迟疑,他也认为刚才那是吴云出手,若真的是这样,就麻烦了,当然,他不是对自家的宗主没信心,自家宗主很强,只是吴云也不弱啊。

    不仅是魏天和,其它人也是面露忧色,实在是被刚才的影卫那种从未见过的手段给吓到了,倒是东方灵青嗤笑一声,她恨吴云,不过,若炎鸠就只有这点实力,那她还是回去吧。

    “东方灵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不满,将你从深渊中拉出来,你倒好,开始嘲讽起自家人了。

    对于这问题,东方灵青没有回答,两手一摊,淡笑的表情的意思就是你这问题很搞笑诶,人往高处走,对面对我的态度再怎么恶劣,我自己也能走出一条光明大道,相反,你这穷酸地,对我再好有什么用,能给我未来?

    没有理会旁人的目光,东方灵青手中的阳仙剑变化,化作一个金属手提箱,摸了摸自己还隐隐作疼的肩膀,看向一旁在那不断嗑药的炎鸠,微怔,那是丹药吧?是丹药?这么吃药?不怕撑死?嗯,我应该没看错。

    眼神渐凝,东方灵青继续盯着在哪不断嗑药的炎鸠看了一会,忽然道:“你叫什么名字?”

    说真的,炎鸠在苍龙学院大闹这么久,虐待了近千人,可还没人知道他的真正名字呢,其中自然也包括了被他收为黄泉宗弟子的人。

    闻言,炎鸠略感诧异,自己这也是才忽然想起,自己来这里这么久了,还没有自我介绍过呢,思索了会后道:“炎鸠”

    “不错的名字,你强行收我为徒,可是要负责的,最好别让我失望了”

    留下一句话,东方灵青将手中的金属手提山箱跨过肩膀放到肩后,摆摆手转身离开,很快便消失在树林里。

    “这家伙......”

    众人咬牙,这算什么事。

    即便是魏天和也看不下去,貌似自己救错了人,只是当他打算解释一番的时候,却看到炎鸠已经停下嗑药并转身带着又玉离开了。

    “那里是......”

    魏天和身体一颤,炎鸠所去前方,正是无首者的总部,难道这就要去找吴云算账了?不愧是他们的宗主,说干就干,说揍谁就去揍谁,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炎鸠也的确是打算过去找吴云,围聚在这里的人很多,刚才暴虐了一番闫天操,自己又收获了近三十万的恐惧点,通过吞服丹药,已经将修为提升到C级上等,灵值七十万,压缩淬炼了五次,距离合格还很远,不过自己该去找吴云了,一来是继续给对方施加压力,二来是对方不想给他时间提升修为,他同样也不能任由对方发育。

    掐掐时间,现在过去正好。

    只是炎鸠和又玉这一走,缓过来的魏天和等人懵了

    宗主,我们呢?别丢下我们啊......

    ...

    一个光线昏暗的大殿,烛光摇曳,地面某处的黑色毫无征兆的从地面凸起,成为人形,随后如被风吹散般逐渐褪去,露出惊魂未定的闫天操。

    “我这是......怎么了?”

    良久,闫天操身体一激灵,从失神状态回过神,快速扫视四周,他明明就快要被那恶魔杀死,怎么突然出现在了这里,难道自己死了?可是,不像啊。

    被炎鸠压得心神差点崩溃的闫天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影卫救走,关于炎鸠刺瞎来后的记忆,完全没有,醒过来时,已经站在这里了。

    “你很不错”

    大殿一侧传来熟悉的声音,一道身影走出,正是吴云。

    “吴云宗主!?”

    闫天操看到吴云出现,先是一惊,随后狂喜,自己得救,看来是自家的吴云宗主救了他,也就是说,自己有被留下的价值,刚才后者的话,也印证了他的想法,之前受的罪,完全值得!

    “嗯”

    吴云轻点头,随后道:“如今那人正在过来这里的途中,我如今有要事,需要闭关一段时间,期间禁止任何人打扰,你,能办到?”

    炎鸠如今在去无首者总部的途中,虽说和这里偏差极大,但不代表这里就是安全的,炎鸠的深不可测,让吴云坐立不安。

    “是!宗主!万死不辞!”

    闫天操单膝跪地,看向吴云的的眼神充满狂热,这里是重地,宗主有要事,委托自己而不是别人,这不正说明了已经被信任吗?自己不久前的那番话和表现,效果明显,自己所受的罪,没白受,只要完成这个任务,自己还不是一步登天。

    只是,这还有一个问题,自己打不过啊,黄泉宗宗主过来,一刀就把他切了,不要说拖延时间了,就是做到了,自己也没命啊。

    眼珠子转动,闫天操忽然道:“宗主,那黄泉宗宗主似乎很护短,我们不如......”

    对于闫天操的提议,吴云诧异,随后陷入思索,他知道闫天操在炎鸠刀下撑不过一秒,不过这地方有点特别,他让闫天操过来,只是让其暗中操作其中的机关,从而达到拖延时间的目的而已,可是后者这一番话,却是让他眼前一亮。

    “嗯,不错的计划”

    思索过后,吴云点头,道:“这就全部交给你了”

    “是!宗主!一定不让宗主失望!”

    闫天操激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