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博彩官网:第二十二章 你在喂我吃屎!?

作者:在下一朵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体育会黑钱吗

贸易和全球化对中国很重要,他希望美国慎用301条款,双方通过协商和对话解决贸易争端。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组建于2016年3月。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恐惧宗门系统最新章节!

    魔焰眼鬼的无字金属碑一出现,魏天和手中的利剑剑身表面便显现出纹络,剑身中间的血红色凹槽忽然出现渗出鲜红色的液体,红色液体如蛛丝般爬出凹槽,很快将剑身覆盖。

    轻哼一声,魏天和手中的利剑忽的刺出,血光划过,贯入无字金属碑,紧接着便看到金属碑表面显现出纹络,是一株妖娆的灵株,最显眼的是有着九枚花瓣花朵。

    花的瓣数代表了熟练度,一枚代表百分之十,九枚花瓣被填满则是传说大圆满,传说级,也就是剩下的一份,由灵株的其他部分代替。

    魏天和的利剑贯入金属碑,纹络显现,随后便看到七枚花瓣陆续被血色填满,但这并没有结束,第八枚花瓣由根部向上,逐渐被血色浸染,一直到四分之一才停下。

    宗师级!

    “哼,到你了”

    魏天和将剑拔出,看向任明,他先动手而不是让着比他弱的任明,只是他觉得任明没资格做他的对手。

    先刺一剑,大致的意思就是,我随便一击便到宗师级,你有本事就超越,证明给我看你有当我对手的资格,没本事就早点滚蛋。

    “不愧是魏天和,没认真便到了第八枚,宗师级,若是全力出手,怕是能到第九枚”

    “当然,运用九髓的天赋,他可是七位天才中最高的,若不是吴云......”

    “是啊,吴云我记得最高也才填满第八枚的四分之一,如今他到了B级,倒是没看到他过来测试,不过我觉得他即便高一个级别,也还是比不了魏天和,可惜了”

    最后的可惜,不知是说吴云,还是运气不佳的魏天和。

    任明跨出一步,神色渐凝,随后合上双眼,没有立刻动手,而是按照炎鸠之前说过的,感受九髓在他体内的存在,九髓的程序连接他的筋脉,九髓的力量连接他的灵力,两两相融,保持协调。

    一会后,任明手中的利剑的裂块状传出清脆的声响,裂块衔接处分开,其内可见银色的力量流动,若是仔细观察,便会发现力量的流动和任明的呼吸保持一致。

    “哦?”

    魏天和微怔,似是没料到会出现这种状况,实际上这种运用九髓的办法很常见,只要有到一定境界没人指导也会发现,可知道不代表就会运用,他摸索并训练了好久才找到关键点,然后突飞猛进。

    只是,眼前这小喽罗是怎么做到的,若是早就知道,没理由默默无闻啊,而且看这样子,很生疏,似乎掌握没多久的样子。

    魏天和没搞明白,任明手中的九髓便再次出现变化,衔接处内的力量逸散而出,隐约可见几条银色小蛇缠绕剑体。

    看到这一幕,魏天和脸色骤变,灵化,九髓之力灵化,这是精英级才能够显现的异象,这小喽罗居然到了精英级!?怎么可能!?

    别看他是宗师级,其它七位天才也都是宗师级,可除了他们,有着十多万学生的学院,不要说宗师级了,就连精英级也不到百个,可想而知精英级有多难达到,结果这无名小子居然到了精英级,而且看这模样,在精英级还不低。

    而此刻的任明的心神完全沉侵在九髓中,能将B级九髓运用到精英级的他,运用C级九髓,到精英级倒是没什么难度,可是,他知道这无法胜过魏天和。

    因此,他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回想起当时和自家宗主战斗时,自己的状态,只要回到那个状态,他有自信将熟练度提升到宗师级。

    “该死!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回事!?”

    魏天和脸色越发难看,因为他发现,任明并未停下,而是在继续提升,如今已经快到百分之六十了,难道这家伙之前根本没有到如今的熟练度,纯属现场发挥,甚至还打算继续突破,达到宗师级?

    四周的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不过没有魏天和那么大的反应,仅是面面相觑,毕竟别人家的宗主那么变态,弟子有这实力也不足为奇。

    “要不?我们也加入黄泉宗?”

    彼此看了好久后,有人迟疑。

    那个叫任明的以前绝对没精英级,才加入黄泉宗一天不到便精英级,黄泉宗绝对有什么提升九髓熟练度的诀窍,若是能够得到,前途简直一片光明啊,与之相比,饮血刃都不算事了。

    可是,众人看了看神色平静的炎鸠,身体没来由的一哆嗦,倒退一步,当那恶魔的弟子?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啊,而且两个天才可是被当众拒绝了,天才都进不了,他们哪有可能进入嘛。

    所以,只能无奈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也是这时,任明缓缓睁开双眼,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缠绕利剑的几条银蛇越发清晰,他没有到宗师级,到了百分之六十七左右边无法提升。

    要进入当时的状态,差了点什么,缺少的,是战斗,而且不是普通的战斗,是压得他喘不过气的战斗!

    而看到任明睁眼,魏天和不知道为何,悄松口气,真害怕任明继续下去,可紧接着又脸色难看起来,他居然因为一个小喽罗而神经紧绷,在看到后者停下,居然还觉得压力骤减?作为曾叱咤学院的天才之一,还是运用九髓最强的天才,这,实在是不该!

    任明没有察觉到魏天和的变化,睁开眼后的第一时间的第一件事便是扭头看向不远处的炎鸠,随后身体一激灵。

    尽管炎鸠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可他还是本能的产生恐惧,在这里这种时候要符合喘不过气的战斗这一条件,也唯有看到炎鸠的那张脸了。

    “这家伙干嘛突然看我?”

    炎鸠内心嘀咕,任明看了他一眼,然后身体一激灵,迅速收回目光,这让他觉得莫名其妙,若是被他知道真相,埋人的心都有了。

    却见任明在看了一眼炎鸠后,身上的气息陡然一变,目中的神色突然转变为赴死的决绝,这让旁人觉得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就比个试,怎么整的这么悲壮?

    “啊!!!”

    任明怒喝一声,忽的冲出,手中利剑挥动,银光纵横,疯狂的劈砍魔焰眼鬼无字金属碑,而且每一击落下,下一击便会在这基础上提升。

    “这家伙疯了?”

    众人面面相觑,看着状若疯狂,似乎失去理智的任明,面面相觑,那无字金属碑是靠不断攻击、靠攻击的强度就能砍得动的,若是熟练度提不上去,砍得再多,攻击再强,也不会是有丝毫的改善,徒有白费力气。

    可没多久,众人脸色突然变化,因为随着任明的攻击,无字金属碑浮现出灵株图案,五枚花瓣快速被银色填满,然后第六枚花瓣逐渐被银色浸染。

    不一会便填满十分之七,就此停下,这代表了任明九髓的熟练度,原以为这便会停下,可随着任明攻击的落下,第七枚花瓣,居然出现了变化,十分之八、十分之九......

    这代表了什么,众人都清楚明白的知道,任明的熟练度,在不断提升,即便进展缓慢,但它就是在提升!

    “咕~”

    “不会吧,还可以这样的.......”

    众人感到不敢置信,刚才任明闭眼提升熟练度就够不可思议了,如今还可以靠攻击无字金属碑提升停滞不前的熟练度。

    “不......不可能......”

    魏天和脸色一白,倒退半步,他知道,这一场比试,他已经输了,就算他刚才没尽力,就算最后,任明没有超过他,但他也,输了......

    居然还可以靠这种方式提升九髓熟练度,怎么办到的?

    一段时间过后,脱力的任明拄剑半跪在地,看着金属碑上被银色浸染六分之一的第八枚花瓣,苦笑一下。

    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宗师级......”

    尽管不久前就有所猜测,可亲眼看到时,还是怀疑自己有没有看错,以前学院学生中达到宗师级的,唯有七个天才,结果如今增加了一个,这一个,还是在一天时间内,不对,是在半刻钟内,在他们的眼中,从精英级一路高歌迈入的宗师级。

    要命的是,那家伙居然还一脸失望痛苦,这还有天理吗!?

    任明才没有理会旁人的想法,他如今所想的是,自己会不会自家宗主抓去‘特训’,一想到这里,他就通体冰寒。

    “我......输了”

    魏天和走到任明身旁,艰难开口,攥紧的拳头无力松开,不要说是挑战炎鸠了,就连后者门下一个弟子都胜不了,他,太自以为是了。

    “哈?”

    任明猛的回过神,激动的热泪盈眶,自己赢了?哈哈,太好了!

    魏天和看着激动的跑远的任明,觉得莫名其妙,这是怎么回事?到达宗师级都没见你这么高兴,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而是走到炎鸠近前,恭敬道:

    “我输了”

    他知道,任明能有如此成就,是因为炎鸠,自己败给的不是任明,而是炎鸠。

    “嗯”

    对此,炎鸠只是轻点头,似乎这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前辈,我能否加入黄泉宗?”

    相比于之前,魏天和的话语相当的客气,那还敢摆丝毫的架子,加入黄泉宗的目的也变了,不再是对抗吴云,而是要得到炎鸠的指导。

    “不行”

    炎鸠依旧一口回绝。

    “为什么?”

    魏天和诧异,他不是想问自己为什么被拒绝,而是想问,要进入黄泉宗需要符合什么条件。

    “不行就是不行”

    炎鸠摊手,要他解释?懒的解释,何况我的回答就是答案了,我就是单纯的不想收徒。

    “或许我的修为在您眼中不算什么,可是,我对自己的九髓运用的天赋还是很有信心的,吴云也远远比不上我......”

    魏天和不死心,事到如今他只能自荐了,道明自己的优势,就算再被拒,他也能够藉此摸清进入黄泉宗的条件,毕竟他说出这些,一般人都会本能的就这些话给予评级,比如我就是不喜欢你这样这样,然后他就可以根据话语和语气推断出对方真正需要的。

    只可惜,炎鸠不是一般人。

    “你想跟我说,你是金子,只是没有被发现,你只是缺乏一个机会,让你发光的机会,是金子总会发光?”

    炎鸠表情似笑非笑。

    “是......是......”

    魏天和不知道炎鸠这话和这表情是什么意思,此刻他脑海一片空白,已经丧失了思考能力,只能下意识的点头。

    “那我问你,在发现你这金子前,我需要看到什么,是冗杂而毫无意义的表演,还是臭气哄哄的粪便,你想喂我吃屎,你在喂我吃屎,嗯!?”

    话到最后,炎鸠忽的抬脚猛跺地面,地面碎裂,上半身呼的凑近魏天和,几欲贴在后者的脸上,表情危险而狰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