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备用网址:第十七章 女孩子被我弄哭了

作者:在下一朵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官方网站是多少

一、专业教室包括机房、实验室、微格教室、形体室、练功房等,必须保证卫生整洁,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2017年9月,我校共计29名大学生携笔从戎,超额完成今年的征兵任务。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圣墟龙王传说元尊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不朽凡人雪鹰领主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恐惧宗门系统最新章节!

    覃冷琴美眸冷光一闪,娇喝一声,再次少炎鸠杀去,九髓在手的她,速度比之之前提升了近一倍,她这一次可真的是豁出去了。

    攻击较之前凌厉得多,可惜,还是碰不到炎鸠,再一次莫名其妙就被避开,随后数颗红点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轰!轰......”

    “爆炎经,凝灵化炎,蓄炎爆灵,倒是不错”

    远远退开的炎鸠看着被火焰吞噬的覃冷琴,淡笑,不得不说,这爆炎经还是蛮适合他这泥鳅的,从对手攻击下溜走的那一刻留下会爆炸的火焰颗粒,然后坐看对手倒霉。

    当然,这爆炎经仅有D级,炎鸠的修为又很低,要想伤到覃冷琴,那是不太可能的,也就让后者模样狼狈了。

    “爆炎经勉强熟悉了,然后是血焰决,以自身血液化作炽热的火焰,好奇怪的功法,而且这似乎是爆炎经的升级版......”

    如此想着,炎鸠的手心出现一滴鲜血,抬眼看向已经再次来到近前的覃冷琴,忽然一笑,抬手朝前一挥,炽热的血焰席卷而出。

    这次可是C等级的术法,若是被击中,覃冷琴不可能还像刚才那样无恙,不过下一瞬,炎鸠挥出的血焰就被一道寒光搅灭,却是她手中的九髓。

    “给我去死吧!”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欺负,恼怒的覃冷琴已经懒得管那么多了,手中九髓的表面纹络光芒一闪,怒喝一声,九髓挥斩而下,和之前不一样的是,利刃斩下的那一刻,数十道寒光骤然出现,并朝炎鸠斩去!

    “覃冷琴居然动了杀心!?”

    观战的众人惊呼出声。

    “谁叫那家伙那么贱,换做我,我也弄死他!”

    有人磨牙。

    然而令众人无语的是,即便是覃冷琴施展了这么可怕的手段,炎鸠还是如泥鳅一般将斩下的寒光一个不漏的全部避让了开来。

    也就是这时,覃冷琴忽然出现在炎鸠的身后。

    “抓到你了”

    覃冷琴面色狂喜,终于抓到这泥鳅了,为了这一刻,她可是绞尽脑子啊,她已经猜到自己的攻击会被避开,所以故意将炎鸠往这里引,然后她只需要等待便可以,结果证明,她是对的。

    只是这还不能大意,手中九髓的纹络再次变化,紧接着便看到众多寒光从利刃刃身抽出,却是锋利的线刃,将炎鸠困住,只需要一个念头,就可以将猎物切成一块块肉块。

    “那家伙完了”

    被那些锋利的线刃包围,炎鸠再怎么滑溜,也不可能跑得出来,而覃冷琴摆明了要杀了后者,炎鸠这回是真的要没命了。

    可实际上是,炎鸠直接用黑纹苗刀拨开线刃就给钻了出来。

    “啊!天呐!这家伙怎么做到的!覃冷琴在干什么!?”

    众人抓狂,那种情况下,是随便一拨就能出来的,在拨开线刃前,就已经被切成块了,覃冷琴怎么不动手?不敢?突然不想杀人了?怎么可能!

    而此刻的覃冷琴,也是陷入了呆滞状态,怔怔的看着线刃收缩,恢复原状的利刃,一时间无法接受,她不是不想杀了炎鸠,而是,根本办不到啊,这九髓,突然的,就出现了问题,反应慢了半拍,线刃收缩时,里边的炎鸠已经跑了。

    “咳,C级上品九髓,57型号,释放第二类攻击时,九髓本身的防御会有所下降,而我只要在这时候动些手脚,你的指令便会暂缓执行”

    炎鸠干咳一声,他可是九髓的程序设计员,尽管只设计一部分,但他对九髓的了解,根本不是覃冷琴可以理解的。

    “怎么......可能......”

    覃冷琴喃喃,她突然想起来了,在被线刃困住后,炎鸠第一时间不是脱困,而是很奇怪的用刀刺向她,然后被她用未化作线刃的利刃的刃身挡了下来。

    可即便是这样,也不应该出现问题才对啊,她又不是没有这么干过,都没出现问题,除非那一击,刚好击在了关键点上......不对,与其是说巧合,倒不如说这才是那一击的真正目的,还有自己以为的计谋得逞,是对方故意的?

    一想到这可能,覃冷琴就身体哆嗦,再次看向炎鸠时,她的眼神已经开始变化,目露惧色,眼前的这敌人,相当的可怕......

    要不要放弃?覃冷琴内心挣扎起来,打到现在,她都没摸到炎鸠的衣角,反倒被弄得很狼狈,继续下去,结果也不会有什么改善。

    可是,好不容易被宗主信任,赏赐了上品饮血刃,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惩罚事小,她的前途绝对被毁了。

    最终,覃冷琴还是暗自咬牙,猛的看向炎鸠,眼神坚定,娇喝一声,再次杀出,她已经没有了退路,这,都是拜眼前这人所赐,所以,绝对!绝对!不能放过这混蛋!

    覃冷琴再怎么愤怒,再怎么不顾一切的疯狂进攻,既然对手是炎鸠,就注定了她的败局,尤其是被怒火支配,招式凌乱了之后,炎鸠应付起来,更是轻松了。

    然后就出现了衣服奇怪的画面,明明是覃冷琴在疯狂的进攻,炎鸠在拼命的躲闪,可一连串接着一连串的爆炸过后,受伤的总是占尽上风的覃冷琴。

    “嗯,爆炎经和血焰决都已经掌握,不过这威力还是太差了,若是血焰决真的是爆炎经的升级版,应该可以融合才对......”

    炎鸠可不是那种光想不做的人,这年头一出现,他的手心便再次出现一滴鲜血,不过这次不是挥出化作血焰,而是在化作血焰后又加入了爆炎经,随后便看到一颗小指头大小,鲜血般刺眼的火团。

    覃冷琴的攻击斩下,炎鸠再次抽身避开,留下刚才的小火团。

    “轰!”

    火团爆炸,覃冷琴再次被火焰团没,可这次不是普通的火焰,而是可怕的血焰,原先的的血焰都被她手中的九髓挡下,可这次淬不及防下,还是中招了。

    “咳,咳......”

    覃冷琴冲出火焰,一身被烧焦的气味,一会后缓过来,忽然意识到什么,利用手中的九髓当镜子,紧接着便双目赤红。

    “我杀了你!!!”

    “轰!”

    又是一声爆炸,只是这次的覃冷琴不会再中招,在被血焰吞噬前便利用手中的九髓搅灭了,然后追着炎鸠猛砍。

    “看来这两种功法同出一源了”

    初次尝试便成功,炎鸠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停下,爆炎经和血焰决融合,每次闪避都会留下一颗火团,然后引爆。

    “唉,可怜的覃冷琴,那个可恨的混蛋”

    观战的人不忍心看下去了,与之相反的是,黄泉宗的弟子们激动异常。

    “好诶,宗主搞死她!搞死她!”

    一段时间后,炎鸠突然停下,抓住机会的覃冷琴立刻斩下,誓要将眼前的人分尸,可一声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却是将她唤醒,这次不再是被弹向一侧,而是实实在在的,被炎鸠给接了下来。

    覃冷琴怔住,随后似是想起什么,俏脸大变,倒退几步。

    饮血刃的时间,过去了......

    “好麻”

    炎鸠心中低语,硬接了一击C级上等覃冷琴的攻击,他的手臂酸麻的很,只是他并未表现出丝毫而已。

    格挡动作逐渐放下,看向对面的覃冷琴,淡淡道:“那么,这位美丽的小姐,你多次想杀我,我应该如何处理你呢?”

    说着,炎鸠忽然迈开脚朝覃冷琴走去,不紧不慢,步步逼近。

    “别......你别过来......”

    覃冷琴倒退,目中恐惧弥漫,手中的九髓胡乱挥斩,使用上品饮血刃她都伤不到炎鸠,如今没了饮血刃,她哪还有还手之力。

    “你这可就不对了,你大老远跑过来,二话不说追着我就砍,你要知道我的小心肝脾肺肾脆的很,都快吓死了,你说,你应该怎么赔偿我?”

    炎鸠嗤笑,靠近覃冷琴,黑纹苗刀拨开对方的九髓,脸上嗤笑的表情渐显狰狞,忽然化为一道黑影欺身上前,几欲贴到后者的脸上,暴喝:

    “说!怎么赔偿我!!!”

    “啊!”

    被炎鸠这么一吓,本就被恐惧逐渐侵蚀的覃冷琴差点晕死过去,身体一软,瘫坐在地。

    “来自覃冷琴的恐惧点,+2333”

    “我......我不知道啊,我是真的不知道啊,你就放我吧,我又不是故意的......哇哇......”

    瘫坐在地的覃冷琴看着俯视她、表情可怕的炎鸠,发白的嘴唇直哆嗦,支支吾吾,话到最后,更是不顾形象的大哭出声。

    “呃......”

    炎鸠脸上的表情转为错愕,这是怎么回事,我又没怎么你,怎么就哭了?这么大个人了,这里还有这么多人,这么哭,也不嫌丢人?

    “......”

    观战的众人也是面面相觑,不过他们倒是可以理解,不是覃冷琴脆弱,而是炎鸠过于可怕,这么强势的一个妹子,也能被吓得不顾形象的哭出声来。

    “这......似乎不好......是不好吧?”

    黄泉宗的弟子们也是一脸尴尬,虽说是自家宗主,可一个大男人把妹子弄哭这种事,实在是不怎么光彩。

    “前辈,你怎么可以欺负女孩子?”

    又玉掠到炎鸠身旁,扭头看向炎鸠,淡笑,只是这笑容,实在是令人难以揣度。

    “关你什么事?”

    炎鸠没好气的一拍又玉的后脑勺,这臭丫头再不管教,就又要爬到他的头上拉屎撒尿了,这绝对不能忍。

    不打算再理会又玉,炎鸠转身,经过刚才的战斗,他不仅将爆炎经和血焰决掌握,还将两者融合并做到炉火纯青,还意外的收获一笔不菲的恐惧点,倒是不错。

    可是,炎鸠想走,有人却不肯了。

    “你......你不能走......你得对我负责......”

    依旧坐在地上的覃冷琴拉住炎鸠的裤脚,俏脸扬起,水灵的双眼可怜兮兮。

    “......”

    炎鸠回头看着扯住他裤脚不肯放他离开的覃冷琴,再看看四周那些怒视他、恨不得扒了他的皮的学生,耸耸肩,关他什么事,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同意这无聊的要求。

    炎鸠是这么想的,可到最后,他还是在又玉意义难明的目光中,无奈的回头,将覃冷琴给收为了黄泉宗的弟子。

    “你......你......”

    成为黄泉宗弟子的覃冷琴指着炎鸠说不出话,她没想到,炎鸠居然和吴云一样,是一个宗门的宗主,而且这两个宗门还都类似,不对,已经可以说是一模一样了,难怪两人会掐起来,难怪这人会这么可怕。

    “这是你的东西,这是你的黄泉令,有不懂的问别人,别来问我”

    炎鸠将属于覃冷琴的东西取出。

    “啊?”

    覃冷琴再次怔住,虽说她转换了门派,可不久前她还追着后者砍啊,后者应该惩罚她才对啊,为什么对她这么好?吴云那边都没对她这么好啊。

    “覃师姐,你被骗了......”

    有人义愤填膺的解释,他们早就憋着了,如今终于找到了机会向别人表达自己的愤怒。

    得知真相的覃冷琴怔住,似是不敢相信,随后又不得不相信,再接着美眸内怒火熊熊燃烧,被骗事小,可她不仅差点没命,还在这么多人面前大哭出声,颜面丢尽,可想而知她对吴云的恨意有多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