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易胜博打不开:32.第三十二章

作者:梦筱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博彩官网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一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将12月4日设立为国家宪法日。政府部门初期主要根据“菜篮子法”评估和选定贫困低保户,现在部分地区开始根据社会平均工资和个人收入比例来进行界定,并引入“低保边缘户”这一概念来完善中国贫困人员的识别制度和社会福利的给送模式。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妻在上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少帅你老婆又跑了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着迷最新章节!

    购买V章比例50%, 否则要72小时后才能看到正文,见谅。  她站在露台上一直盯着院子里看, 韩沛的车已经驶离小区。

    那几句话, 是一个成熟男人的承诺,她深信不疑。

    要说韩沛现在对她有多深的感情, 肯定不是这样。

    只是他明白自己想要的,便会认真, 甚至会做出退让。

    这一点,跟方慕和一样。

    秦书在露台又吹了一会儿冷风才回到客厅, 随手打开电视, 自己陷在沙发里发怔。

    早上和颜彦打电话时, 颜彦说, 既然遇到了这么好的,就别再错过。

    贺竞南是过去,过去的就该过去。

    电视看不进去,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 手机振动,是韩沛发来的消息:【早点睡,晚安。】

    秦书:“...”

    反射弧这么长, 离开这么久才想起来说晚安。

    的确很晚了,但她一点也不安。

    秦书回:【到会所了?】他离开之前说要去会所跟朋友谈事情。

    韩沛:【一会儿过去,现在在家。】

    秦书:【那你忙, 不打扰你了。】

    韩沛又回过来:【马上圣诞节, 把平安夜那晚空出来。】

    秦书:【这几天你都约我, 不耽误你工作?】

    韩沛:【说了要追你。】

    秦书思忖几秒:【真要追到我毕业?】

    韩沛:【不追,感情怎么来?】

    两人一点感情基础都没有,光凭现在那点好感根本不够,他清楚自己什么性格,理智又冷静,不趁现在,时间一久也就冷了淡了。

    秦书:【你...认真的?】

    韩沛没回信息,他刚到爷爷家,发现韩涔的车不在家,问了家里的阿姨,阿姨说韩涔傍晚就出去了,说要见一个朋友。

    韩沛微微颔首,看到秦书那条信息,直接拨了电话过去。

    秦书从沙发上爬坐起来,把电视声音调小,接通:“喂。”

    韩沛声音带着笑意:“怎么,我的话没可信度?”

    秦书:“不是,觉得你没那闲工夫。”

    韩沛往楼上走:“是比较忙,不过所有私人时间都给你。”顿了下,“你要有空也可以来找我。”

    秦书都不知道怎么接话合适,这个男人啊,直接的叫人无法拒绝。

    “先不说了,你早点睡。”他要去看看爷爷。

    秦书‘嗯’了声,切断通话。

    他说把所有私人时间都给她,这样的情话他信手拈来。

    没有丁点恋爱经验的她,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今晚是睡不着了,秦书给卜一打电话,让他陪她去酒吧。

    卜一正在酒吧:“你过来吧。”

    秦书:“你不来接我,我怎么去?”

    卜一:“你现在不是能开车了?自己开车过来。”

    秦书摸摸自己的眼睛:“夜里看路费眼,我舍不得用,你到底来不来接?不接的话,以后你也没机会了。”

    卜一想说没机会正好,又怕被揍,可他喝了酒又没带司机来,“这样吧,我打电话给方妈,让他去接你。”

    卜一打电话给方慕和的时候,方慕和正在公司楼下,对面站着韩涔,他今晚在公司加班到现在,哪知道忙完出来就遇到了韩涔。

    韩涔说已经在这里等了他三个小时,可怜兮兮的卖惨。

    手机响了,方慕和看到是卜一的电话没接,直接摁掉。

    方慕和把手机关了静音放在口袋,看向韩涔:“之前是我说的不明白,还是你没理解?要是没理解,我再好好解释一遍。”

    韩涔被冻得鼻尖发红,她摇摇头:“都不是。”

    方慕和无奈‘呵’了声,特别无力:“既然你都知道我已经拒绝你了,你到底想怎样?”他的好脾气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韩涔轻咬着嘴唇,“就这么讨厌我?”

    方慕和:“不是讨厌,是不喜欢。”他尽量心平气和:“韩涔,爱情是要感觉的,我对你没那方面的感觉。”

    韩涔呼口气:“我就这么差?”

    她不差,家庭不差,自身条件也不差,可他对她没那个心思。

    方慕和看着她:“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你是孔雀,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孔雀开屏美的不可思议,可我不觉得,知道为什么吗?”

    韩涔摇头。

    方慕和说:“因为我是色盲。”

    韩涔愣了下,随即反驳:“现在有基因疗法,色盲也是可以治愈的,治好了后你就能看到孔雀开屏有多好看。”

    方慕和:“......”他差一点就被这话给噎死了。

    他扶扶额,她这是跟他较上劲了。

    韩涔看着他,犹豫半晌,还是问了:“你是不是爱无能?”

    方慕和不懂爱无能是什么意思,他知道性无能,听上去应该差不多,就是某方面都没用,他点头:“嗯。”

    站在外面冷,他掏出烟。

    韩涔心里酸酸的:“是因为以前特别爱过一个人吧?”

    方慕和正点烟,手上动作一滞,他把烟放在手心里揉捏着,答非所问:“也就你们这些小女孩会把爱这个东西当信仰。”

    他看了眼手表:“不早了,回去吧。”

    韩涔:“我今天找你,是想跟你说一声,我要去伦敦了,我爸妈在那边出差,我过去陪他们过圣诞节,然后直接回学校。”

    她把手里的纸袋递给他:“礼物提前送了,圣诞快乐。”

    方慕和说了声谢谢,没接。

    韩涔把纸袋挂在他手腕上,“没有特别的,就是几个平安果和一些糖果,希望新的一年里,你一切都好。”

    方慕和瞄了一眼,还真是两个苹果,接过来,再次说了声:“谢谢。”

    韩涔双手背在身后,用力绞着手指,“你那个色盲的病,我有办法让你治愈,就算爱无能,你也别放弃。”

    她浅笑着:“这个学期结束我就毕业了,到时我回国专程给你治疗这个‘疾病’。”

    说完,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她又转头跟他挥挥手,“我还会回来找你的。”

    方慕和:“......”

    看着夜色下那个越走越远的身影,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

    方慕和走向汽车,这才想起之前卜一的那个电话,拿出手机一看,差点都没忍住爆粗话,一共二十五个未接来电。

    刚要回过去,卜一的电话又打进来,“你干嘛!电话也不接!”

    方慕和坐上车才回他:“你还真当我是你妈啊!”

    卜一:“对啊,不然呢?”

    方慕和:“有P赶紧放!”

    卜一:“琪琪想来酒吧,你去接她。”

    方慕和:“不是新给她买了车?让她自己开过去。”

    卜一:“她说天太黑,看路费眼,不舍得。”

    方慕和:“......”

    挂了电话,吩咐司机去秦书公寓那边。

    秦书自打出生就视力差,后来越来越严重,做过手术后恢复了不少,她最馋开车,他不敢给她开,好在后来治好了,终于过了一把瘾。

    只是一想到韩涔几个月后还要回国缠着他,他就心口发堵。

    汽车在夜色里穿行,方慕和看着车窗外,想着韩涔的那句‘是因为以前特别爱过一个人吧?’

    是吗?

    谁知道。

    方慕和接上秦书直接去了酒吧,路上,秦书开了点车窗,低声哼着歌。

    “这么开心?”方慕和瞅她几眼。

    她虽然比同龄女孩成熟,但在他跟前,都是喜形于色,毫不掩饰。

    秦书点头,隔了几秒:“我想好了。”

    “想好什么?”方慕和一时没想起来是跟韩沛有关的事。

    秦书:“跟韩沛试试,他说了,追我到毕业。”

    方慕和点头:“想好就行。”

    到了酒吧门口,方慕和手机响了,是海外的一个工作电话,他让秦书先进去,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电话。

    路过露天停车场,他无意间扫了眼前排的汽车,看到一个熟悉的车牌号,他微怔,韩沛今晚也过来了?

    酒吧里。

    “这边。”秋蓝对着韩沛招手。

    韩沛收起手机,朝吧台走过去。

    “不是说了到上面的会所?”韩沛找个位置坐下来。

    秋蓝让调酒师给韩沛调了杯酒,她说:“今晚是谈私事,会所太安静,不适合,还是这个地方好。”

    她看着他:“怎么这么晚?”她等了他一个多小时,差点以为他不过来了。

    韩沛:“爷爷有点不舒服,回去看了一趟。”

    秋蓝问:“爷爷现在怎么样了?”

    韩沛:“老毛病,下午出去转了会儿,可能有点累,已经歇着了。”

    秋蓝:“没事儿就好,人老了都这样。”

    韩沛拿过一个烟灰缸,点了支烟。

    秋蓝看了眼他手里的烟:“好几次都没看你没抽,以为你戒了。”

    韩沛吐出烟雾:“快了。”

    “嗯?”秋蓝不明白。

    韩沛没解释,他知道秦书爸爸不抽烟,她应该也不喜欢烟味。

    秋蓝现在没心思想别的,她垂眸看着杯中的酒,昏暗的灯光下,她也分不清酒的颜色,在心底呼口气,从来都没这么紧张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