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手机:104:威胁

作者:朵颜涯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国际

——企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大陆境内注册,依法经营,创办时间为2年以上(2014年10月15日前注册),具有较好的经营业绩、成长性和创新能力。土耳其海峡大学教授、中国元史专家涂逸珊,安卡拉大学教授、中国唐宋史专家欧凯,伊斯坦布尔大学教授、中国古代史和少数民族研究专家阿尤布,加齐大学教授、中国近现代史专家吉来,安卡拉大学本土汉语教师珍珠,奥坎大学本土汉语教师诗美丽,中东技术大学“孔子新汉学计划”博士生忽必烈,奥坎大学“孔子学院奖学金生”依莱达等先后发言,围绕进一步加强中土人文交流、汉学研究、办好孔子学院等提出意见和建议。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重生之娇娘军嫂最新章节!

    “康小桥同志,我知道让你交出钱和配方对你来说很不好接受,可是,你知道你这种行为是投机倒把的行为吗?我不得不管,你这钱也必须得交。”

    “还有,这配方在你手里发挥不出太大的作用,可是你交上来,交到组织上,定然能发出它的所有价值,为群众增添许多便利,这是造福于民的好事儿。”

    “你是一个知识青年,这种该有的觉悟还用我来教你吗?你该庆幸你是一名军嫂,不然---”

    康小桥冷冷的看着眼前这个长着一张阴暗的大马脸的男人,眼中全是怒火,随后冷冷的开口说道:“不然怎么样?你还杀了我不成?你管我有没有觉悟,我就是不交,你能如何?”

    什么割尾巴,什么投机倒把,她怎么就投机倒把了?她卖的是自己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又没有从这边上货高价卖出,他凭什么给她按这样的罪名?

    而蒋大军看着被气的脸涨的通红的康小桥,冷笑着继续训斥道:“康小桥同志,你别敬酒不吃罚酒。”

    随后又缓声说道:“我已经调查过了,刘海英挨打这事儿确实不关你的事儿,你踹她那一脚,道个歉就行了,这军嫂之间要互相友爱,互相帮助,打架像什么样子?”

    “还有,你知道这要是不交出配方,虽然我不能把你怎么样,但是,对你的影响会非常大,上次我也给你打电话说过了,这好不容易的工作,可就......”

    “你的工作是一方面,你知不知道这样,陆分队也会被你影响......”

    还没等说完,康小桥一脸不屑的看着蒋大军说道:“工作?就老师那工作,随你怎么样,不就是想把我摘下来,好拿这个名额去贿赂别人吗?”

    “呸---姑奶奶还不稀罕呢,但是,你想占这便宜门都没有。”

    康小桥这话一说完,蒋大军的脸刷的就红了,怒瞪着康小桥说道:“你别血口喷人,谁要去贿赂人了?”

    站在蒋大军一旁的另一个姓赵的副教导员,闻言也是一愣,他本不想过来趟这趟浑水,像康小桥这种事儿,其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没必要上纲上线的,放哪儿都一样。

    现在的日子都不好过,谁又愿意当这恶人?

    以前是什么都上纲上线,包括家里养几只鸡,几只羊,几口猪,包括自留地种多少,种什么,那都是有标准的,他还清楚的记得,前几年老家有个寡妇多养了一只鸡,结果就被革命小将看到了,不顾寡妇的哀求,直接就给打死了。

    其实寡妇家就靠那只鸡下的蛋去换了钱给孩子们读书的。

    还有谁家多种了什么,多养了什么,包括赚的私活钱,全都是要被割尾巴的。

    这会儿提倡无产阶级,所以,这些全都是要被割掉。

    原本割尾巴并非如此的,它是牺牲小部分的利益来成全广大群众。

    比如一个铁匠,平时打个农具什么的,赚点钱补贴家用,而割尾巴则就是不让这个铁匠私自打铁了,把他诏安到大队,大队成立一个部门,让铁匠把自己的手艺交给大家,这样就可以生产很多农具了,这是造福于民的好事儿。

    而铁匠呢,还是继续打铁,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当然赚的也没有以前多了,这是牺牲小我成全大家的好事儿。

    按理说,虽然铁匠吃亏了,但是,群众们却得了实惠。

    铁匠甘心吗?自然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如何?

    在这个时期,没有人能逃脱,要不就等着被批--斗。

    可是康小桥不一样,她不是普通人,她是个军嫂,而且,她的男人是陆逸辰。

    一朝天子一朝臣,现在的政策也都松动了,只有那没良心的人才会去干这种缺德事儿,然后把钱揣着自己腰包去喝酒,也不怕被噎死。

    他是一万个不想过来,可是,这个蒋大军言语威逼,他也不好得罪,而且对方说的话又字字占理,占着大义,这种事儿民不举官不究,可是,康小桥这不仅仅涉及到割尾巴,还涉及到投机倒把。

    他无奈只能跟着一起来,可是,没想到居然听见这么劲爆的消息。

    而蒋大军心肝都在乱颤,这个康小桥简直是栽赃陷害,气死他了。

    而康小桥冷漠的看着蒋大军说道:“哼,有没有你心里头最清楚。”

    蒋大军一下子就站了起来,瞪着康小桥说道:“康小桥----同志。”

    还好,蒋大军没有被气的失去理智,原本只想吼一句康小桥的,结果想到身边还有人,后面硬生生的加了一句同志。

    吼完这一句之后,阴狠的盯着康小桥说道:“你少转移话题,今天在你家搜的那两坛子赃物没收,配方和你收的那些赃款也一并交上来,没得商量,不然你那工作直接取消。”

    康小桥闻言也刷的就站了起来,满脸怒气的说道:“取消就取消,我到要看看,你拿去贿赂谁,哼,身手拿这样的黑钱,我看你能不能花的心安理得。”

    “还有,你凭什么扣我的东西,你说是赃款就是赃款那?那是我辛辛苦苦研制的,是我不分日夜,一点点做出来的,是我的劳动所得,凭什么给你?”

    “还要把配方交给你,你的脸怎么这么大呢?还造福群众,呸---,我看你是想独吞。”

    “怎么,看我赚钱过上了好日子,你眼红了?就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呸---还割资本主义的尾巴。”

    “你哪只狗眼看到尾巴了?还有,现在可不是以前那会儿了,天都变了,你是眼睛瞎?还是纯属故意找茬?”

    “你当我康小桥大字不识的老百姓被你随便磋磨吗?你当我康小桥是吓大的?”

    “我告诉你蒋大军,我可是良民,你无端私闯民宅,抢劫,勒索,现在还把我非法监禁,你乖乖的把我的东西给我送回去,不然,我非要去告你不可。”

    “别怪我没提醒你,我康小桥天不怕地不怕,地方上没人管,那就去省里,省里没人管,还有......”

    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