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国际:第二七八章 重情重义的上将军(均订190加更)

作者:墨守白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备用网址

月除外)可进行一次提前还款,还款日(结息日)为当月日。来源:《人民日报》(2016年10月29日04版)(供稿、审稿:宣传部董坤、董淑平)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从课本走向历史最新章节!

    “人死不能复生,上将军还是请节哀。况沛公欲行不义之事,方才被左尹斩杀,沛公有负上将军,上将军无负沛公,无需太过悲伤自愧。”

    亚父范增对刘老三一方可谓是半点好感都没有,此时刘老三身死、樊哙张良几位刘老三军中重要人物都被扣押,刘老三军中群龙无首,正是一鼓作气将其解决的大好时机。

    因此上,见军中诸将,以及燕、齐、赵、魏几国的带兵将领都来的差不多,全都看到了案发现场,刘老三欲行不轨而被项伯斩杀之事已成定局,立刻就开口请王庆节哀。

    老家伙确实聪明,王庆为了掩饰不是自己怼死了刘老三,把姿态做的很足,这个时候,别人不说,他就只能继续把戏演下去,虽然是一个人独角,却也不能懈怠。

    此刻一听范增开口,王庆立刻就暗松一口气,觉得有这样的神助攻队友,实在是快活。

    他当然不会立即露出开心的笑,该难过还是要难过的,微带悲声的道:“虽如此,籍心中还是悲痛!”

    连流血带惊吓悲愤而被弄的躺坐在地上面色煞白的项伯,心中暗骂这竖子不要脸面,突然出手把沛公弄死的时候可没见你有丝毫手软。

    这样想着,一转头才发现自己左臂居然还在往外流血,就出声叫医者过去给他包扎。

    医者停下手中动作,一副要哭的模样望向王庆,征求王庆的意见。

    王庆再次亲自试探了刘老三的鼻息,用手将其半睁的眼合上,这才沉重的叹息一声,冲医者摆摆手道:“快些与叔父包扎医治!”

    终于不用做把死人治活这个地狱级的任务了,医者闻言如蒙大赦,拎着东西,连滚带爬的来到项伯身边,开始医治。

    “沛公对将军怀恨久矣,将军仁慈,他却不义,手下更是一群不辨是非之人!

    如今虽有沛公谋杀上将军在前,被项伯斩杀在后,但他手下众人,闻听此事,必然反叛!

    如今秦都咸阳虽破,秦王子婴虽降,但暴秦还有诸多势力,若是沛公手下之人叛乱,秦国余孽趁机作乱,则必然图增诸多麻烦,天下苍生也要承担诸多困苦,暴秦绝地重生,也并非不可!

    到时这天下必然又是一片兵戈之声,不仅我楚国,就是齐燕赵等诸国,也一并会再次受到秦国威胁!

    老朽恳求上将军,为天下计,为苍生计,暂且放下心中悲痛,舍小为大,一举将祸患解除,彻底断绝暴秦复苏之心!”

    范增此话说完,就趴伏于地,恳求项王发兵攻打刘老三部众。

    范增这一段话说的很有水平,王庆也跟着收益不小。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要率先给自己找出一个足够光明伟岸的理由,最好是上升到‘为了拯救全人类’这个高度,然后在‘拯救全人类’的过程中,顺便把自己的小目标给实现,这样一来,不仅是大义上不亏,自己私利上还可以满足,而且有人反对时,还以‘拯救全人类’之名,携带大义,车轮滚滚的碾压过去……

    其余诸将以及几个后建的诸侯国将领,对刘老三投机取巧的先入关中,并且派兵把守函谷关的作为大为不满,心中愤恨。一些脑子转得快的,已经想到,一旦将沛公这一系给怼差不多,他们自然会跟着得到诸多好处。

    此时看到范增开口,也就都随之单膝下跪,恳求上将军莫要受困于私情,为天下苍生着想,让自己多受一些委屈。

    王庆心中自然是乐意之至,但表面上自然不能表现出来,悲伤之中连连摇头,说是同为反秦之人,沛公死在他这里,他就足够心痛的了,怎能还能做出此等之事?

    范增等人则不依不挠,再三请战,特别是范增,说道后来更是伏地流泪不起。

    英布等人也都请战不止,群情激愤,上将军受众将胁迫,虽顾及与沛公兄弟之情,却也不得不从。

    不过临出发之时,与众将约定,说:“沛公手下,虽有些许奸佞之辈,却也不乏真心反秦义士,大军过去之后,先围而不攻,凡愿意归降的反秦之人,不可攻伐杀戮,不可歧视侮辱,规劝再三之后,方可对冥顽不灵者行之以兵。”

    众将应诺,有人当庭盛赞上将军仁义,为反秦真义士。

    之后在亚父范增的命令下,众将各自领了军令,带领手下将士,朝着四十里外霸上滚滚而去。

    左右先锋为钜鹿之战时,先渡江击秦的英布蒲将军二位。

    至于上将军项籍,则因为结拜兄长沛公身死,而诸将又坚决请命去围攻沛公部下,屡不能禁,只得无奈应允之后,伤了心神,留在军中,为沛公守灵。

    樊哙、纪信、靳强三人,因谋刺楚左尹项伯,被亚父范增下令处死,上将军得知赶到之时,已经晚矣,只保下了一个韩国司徒张良张子房。

    人死不能复生,上将军对此也是无可奈何,站在原地仰头望天良久,长叹三声,让人好好收殓三人尸首,连同夏侯婴一起放在沛公四周,让四人好好护卫沛公。

    然后,为了避免樊哙纪信之事再次发生,就让亲卫把张良转移了地方,把身上的绳索解开,安置在一处小院之内,有十二个上将军亲卫看护,严防有人再次对张良下死手。

    王庆腰间帮有麻绳,右臂缠有白布,在布置好的灵堂内,为逝去的沛公守灵。

    他跪坐在苇席上,面色肃然,闭目不语,看上去确实实在为义兄默哀。

    王庆没有外人想的那样悲伤,而是在心里不断的盘算着事情。

    对于设计杀死刘老三这件事情,他心里其实是有些不太好受的,但作为一个后来人,他清楚的知道,不在这个时候借机把刘老三除掉,让其回归军中之后,会有多大的危害!

    如今的他,既然成为了骑乌骓、持画戟、带领楚军征伐天下的项羽,有些事情就不能不做,最起码不能再走项羽的老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