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安卓:第300章:淳桦

作者:九亡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体育

在不过度影响学业的前提下,如果能通过工读机会,习得一技之长,甚至培养第二专长,以及建立人际关系、广泛人脉,养成良好的做事态度,对于未来职场确实会有加分作用。知名学者王统照、陆侃如、冯沅君、黄孝纾、丁山、赵纪彬、杨向奎、萧涤非、丁西林、杨肇、童第周、曾呈奎、王普、郭贻诚、王恒守、李先正、刘遵宪、朱树屏、严效复、杨宗翰、郑成坤、李士伟、沈福彭等应聘来校执教。

推荐阅读:校花的贴身高手美食供应商超级无良学生官场局中局夺舍之停不下来女总裁的贴身高手都市奇门医圣凤回巢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福贵最新章节!

    平安侯府议事堂。

    一个名唤淳桦、平日替平安侯出谋划策的谋士,神色中略带凝重的说道:“侯爷,那女子关入地室后,我一直着人盯着,刚刚得到禀报,听说那女子醒了。”

    平安侯闻言,有些诧异的看向淳桦,心中觉着奇怪,醒了就醒了,淳桦为何特意提出来?

    “可是有什么不妥?”平安侯稍作思量,便探起身子,皱着眉头问道。

    “那女子被投入暗室当中,有铸跌锁链束缚,按理,就算是个七尺大汉,醒来发现自己的境况,也定然会心神大乱,可是那女子,十分镇静。”

    淳桦不仅听属下描述了这种情况,他自己也过去看了几眼。

    为了看的清楚些,他还着人往暗室掌了灯。

    灯光下,他清楚的看到,屋中女子的镇静,让他心中禁不住微感不安。

    黑暗封闭的空间,对未知的本能恐惧,换做谁,都不该像那女子那般镇静,除非那女子心中并未感到恐惧和绝望,除非那女子有何脱身的依仗。

    是什么?

    国师及大部分朝臣们,联名上请皇帝,请示用献祭来解华国之威,原本皇帝坚决否决的事情,不知为何,已经点头首肯,且交代下去即可筹办。

    如今不止是平安侯府,朝中许多官家都得到了献祭的、资格。

    牺牲家中后辈从而获得奖赏,牵动平安侯府的气运,这原本是淳桦为平安侯量身定制的计谋,可是如今却要献祭二十人之多。

    如此一来,功劳就不是平安侯府一家的了。

    好在平安侯机灵,关键时候挺身而出,成了引领献祭的第一人,也算是稍微挽回了一点损失,这种情况下,被她们当做献祭少女的林福儿,必须严密看守好。

    一旦献祭开始,林福儿却出了幺蛾子,下落不知,那事情就有些大条了。

    “先生的意思是?”平安侯一世平庸,若不是请了淳桦为谋士,平安侯府的情况恐怕要比如今落败的多,所以实际上,平安侯对淳桦几乎算的上言听计从了。

    淳桦缓缓说道:“侯爷可找一些使人长久昏迷的药物,给那女子投喂,让她失去意识,一个没意识的人,想要反弹绝无可能。”

    扣下林福儿,必须扣下林福儿。

    淳桦心中喃喃,扣下林福儿,让其成为献祭一员,这种看似解救华国命运的举动,实际上,却是会坏了华国皇权在民众心中的地位。

    前朝时,献祭一事由来已久,朝堂上每隔几年,便会有人提及取消献祭的建议,可是当时的皇帝根本听不进去,觉着那是祖上传承下来的规矩,若是破坏,会坏了皇权根基。

    民间看似和乐,实际上,越是靠近京城的老百姓,越是神情惶惶,明显在惧怕着。

    想来也是,那时候每到献祭时分,便会有不少民间少女,被挑出去,虽献祭只需一人,实际上却有不少良家少女,遭到连带祸害。

    献祭,看似利国实则损国伤民。

    而这才是淳桦想要看到的结果,不破不立,华国不破,谈何复国?只有让华国的形象,在民众心中失了信服依赖,才能将其纷纷剥离。

    这是淳桦愿意屈尊降贵来没落的平安侯府,给平庸的平安侯当谋士的真正目的。

    “好好,先生所言极是,我这就着人安排。”平安侯虽将林福儿扣了下来,却因马上要面临大事,心中一直时而亢奋时而惴惴不安。

    听淳桦如此说,平安侯立马明白过来,原来问题在这里,是林福儿关的不够严密,想起自家老母对林福儿的看重,平安侯立马撂下一句话,匆匆出门去做安排。

    看着平安侯出去,淳桦慢条斯理的端起身旁的热茶,温温的喝了一口,甘醇的茶水入口时,他的唇边荡出些许微笑。

    他与师弟打了个赌,看谁能先帮着师父找到前朝皇室遗孤。

    如果他旧事重提,损了华国的根基,他就不信,倘若师父一直坚信的前朝皇室遗孤依然存在,会不出来?若当真看不准如此良机而不露面,那边说明,前朝皇室遗孤什么的,定是师父自己的执念,实际上早就不存在了。

    不存在也正好,师父也有前朝皇室血脉,到时候正好挟了师父,自个儿夺皇权,做皇帝。

    地下暗室里的林福儿还不知道,在她尚未相处脱身之法前,有人一个主意,直接掐断了她的路子,将她打入了黑暗。

    无尽的黑暗当中,林福儿的意识一直处于混沌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瞬息间,或是很久的时间,林福儿再醒来时,感觉身子正在微微摇曳,她费力睁开眼睛,周围已经不是黑漆漆的墙壁,而是轻纱。

    她正坐在一顶轻纱围成的软娇里。

    而她身上,穿着精致的服侍,就算她力气尚未恢复,看不到也摸不到,也能猜测的出,她的妆容定是与服饰相配,经过了精心打扮。

    有种很不妙的感觉。

    软娇晃晃悠悠行走良久,林福儿透过朦胧的轻纱,隐约看到了外头的景致。

    这里、这里是皇宫。

    将她一番盛装送入皇宫,会是什么情况?林福儿立马想到了某种可能,这是打算将她献给皇帝?将她送入皇帝的后宫?

    林福儿顿时一阵气恼,平安侯府如此行事当真可恶至极。

    可真的是如此吗?林福儿心觉蹊跷,被送入后宫,若当真如了皇帝的眼,难道平安侯就不怕她借皇帝的势,反过来处置他们?

    这种可能存着。

    但想到如今的时代,林福儿默了,她来自文明时代,不愿陷入后宫,与许多女子争一个男人,但这个时代的女子却未必,有多少人巴望着能入宫随驾,从此荣华富贵啊!

    林福儿动了动身子,发现浑身气力绵软,根本调动不出丝毫劲力,想要脱身,难。

    不过,到了皇宫,林福儿反而有了些底气。

    她曾在东宫待过一阵子,也在宫中行走过,实际上,她对宫中的情景是有些了解的,只要寻着机会,比那暗无天日的暗室里,更容易脱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