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官方网站:第439章 山顶之顶

作者:南宫草堂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手机版本

但是,随着校园贷的流行,大学生可以不用欠人情,也不用抵押什么财产,只要凭借一张手举身份证的照片,就能借到几千几万元的钱。校方表示,此举是为了便于收费,一般往卡内打钱就会来上学。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大明略最新章节!

    “仲大哥,你快上来吧,这里保证不会有人”。

    穿过一片密林,越上土坡,陶朔一脸轻松的样子:“怎么样?这下信我说的话了吧?这么大一片山林,要甩掉几个人还不容易?”。

    这小子果真听话,没外人的时候,便叫一声‘仲大哥’。

    仲逸重重坐了下来,气喘道:‘信了,信了,若不是紧紧跟在你身后,恐怕我自己也找不着北了,密林如迷宫啊’。

    经过一番折腾,在陶朔的配合下,二人总算将其余人‘甩掉’了。

    陶朔再次将腿上的绷带缠了一遍,不由的问了一句:‘仲大人,他们都是俞将军派来的,难道,你还信不过吗?’。

    言下之意,陶朔还有些纳闷:不就是看个地形吗?怎么连自己人都要避开,难道,他们当中,有通倭之人?

    这个叫小四儿的,陶朔自然认识,作为当地的驻军,又世袭军户,怎么可能将看到的一切告知于外人呢?

    仲逸微微摇摇头,他本不想过多的向陶朔解释,在他看来,这个小陶子还是个孩子,军务战事,牵扯甚广,没有必要向他提及。

    “不是信不过他们,而是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休息片刻,仲逸先起身而立:“所谓虚虚实实、兵不厌诈,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即便小四他们能管得住自己的嘴,万一那天醉酒说漏嘴,身边的人就不好说了”。

    “哦……”,陶朔长长回应一声,从他不解的表情来看,还是没有听懂。

    仲大人说甚便是甚,虽然陶朔不懂军中之事,亦不喜读书,但对一个年纪如此轻轻,却能做到翰林院侍读的仲大人,还是非常钦佩的。

    走吧,继续登山……

    爬山,不到山顶不算好汉。

    对仲逸而言,只有到了山顶,才能真正看到周围的一切,那才是真的‘地形’。

    “陶朔啊,你说王小旗、小四儿他们,此刻在干嘛呢?”。

    仲逸不由的问了一句:‘万一我们也找不到他们,怎么办?’。

    陶朔正用力的拨开眼前的杂草,漫过腰的长草,有更长、更硬的,不小心就会划到脸上。

    “不会的,他们原地不动,这样我们下山的时候,准能遇到,我向程默兄弟嘱咐过,他不会乱走的,就在林中等待”。

    陶朔停下脚步,指着山腰说道:“仲大哥,看到了吗?那个方向,就是咱们方才走过的路,继续往上走就没有路。

    这一带,庄稼都不能种,即便是打猎的,一般到山腰即可,山顶很少有人上来,所以无路可循,只能自己踩着杂草------开路”。

    末了,他拍拍胸脯道:‘总之,他们找不到我们,我们下山时,准能遇到他们,此事,包在我身上’。

    果真是个穿山越岭的好手,陶朔曾一人登过此山山顶,只因山顶那块巨石太高,又太过陡峭,没有攀上去,这不得不算是个遗憾。

    不过,那都是两年前的事了,今日,他打算挑战一番。

    “仲大哥,前面就是山顶了,还有那块巨石,那才是山顶之顶,这一带的最高处了”。

    陶朔用衣袖擦擦额头的热汗,一脸兴奋的样子:“今日,我定要攀上石顶,感受一番傲视群雄……”。

    仲逸单手握拳,在空中晃晃:‘好,我支持你’。

    虽名凤凰山,不过山顶相对比较平坦,因地面大多为沙石,杂草长势弱了许多,只有零星分布的大树生根植地,还在那里顽强的矗立着,成为一道特有的风景线。

    靠山北侧边缘,有一块巨石,如同‘镇山’之石,稳稳的钉在那里,如同‘凤头’一般,乃此山点睛之笔。

    大自然,巧夺天工,即便有人奇思妙想、刻意为之,也不过如此。

    二人说话间,已来到巨石旁,仲逸目光从下而上,最后竟要落到茫茫云端了。

    天空阴云密布,似要烟雨飘来,田地间,并无下地之人,一片安静。

    细细看来,周围群山相应、底处湖水青青,一片壮观,远处虽有高山,很高的山,但就气势而言,远不及脚下的凤凰山。

    “大好河山、大好河山啊”。

    衔远山而观全景,仲逸这位翰林院侍读,内心之震撼,不亚于陶朔。

    第一次见高山,是凌云山……

    “仲大哥,你快来看,我都爬到这里了”。

    一声叫喊,仲逸不由得后退一步。

    抬头望去,却见陶朔已通过石块凹陷之处,缓缓登了上去。

    “陶朔,你快下来,巨石北侧就是悬崖,小心啊”。

    仲逸这才细细打量一番,好在巨石足够大,陶朔是从正面攀岩而上。

    经过一番折腾,陶朔终于到了山顶之顶。

    “仲大哥,你说我厉害吗?”。

    陶朔长长舒口气,一脸的成就感:“我要记住这一天,要将这场面告知我爹爹,我阿妹……”。

    末了,他又微微摇摇头:“算了,还是就只告诉阿妹一人吧,爹爹知道后,又要责罚我了……”。

    “别动,站好了,就这个姿势”。

    仲逸掏出手机,咔嚓咔嚓,就是一阵拍:‘好了,这下你阿妹就可以看到了’。

    “有那么神奇吗?这是何物?”,陶朔有些好奇道。

    仲逸随意摆摆手,不以为然道:‘没什么,这是我们翰林院专用画画利器,除画面变小外,其他的……,如同亲临现场’。

    ‘哦……’,一听是翰林院的东西,陶朔立刻兴趣骤减:那些东西,离他太远,连好奇的必要都没有。

    否则,爹爹又要逼他读书了,搞不好再来个写字、画画什么的。

    “快下来,我们还有正事要办”。

    仲逸上前几步,示意陶朔马上回到地面。

    陶朔则不然:“仲大哥,你不觉得我该好好享受享受?这里的空气、景观,……我将是登山高手”。

    仲逸连连点头:“是,你已经是登上高手了,快下来……”。

    “不,我要大喊几声,留个回音”。

    陶朔不由的向前几步,双腿分开,双拳活动一番,尽量让呼吸顺畅。

    他还不忘向仲逸解释一句:“走了这么久,无人能听见,除了山神爷……”

    “我来……”。

    仅是这么两个字,只觉脚下一滑,陶朔眼前一阵恍惚,顺势倒向悬崖。

    “仲大哥,救我”。

    这是一句本能的叫喊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