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官方网站是多少:第650章 砸场子(中)

作者:月落轻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

做资料分析题目的核心思想应该是重观察,轻计算,能不算则不算,非要算则巧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外合作办学条例》(国务院令第372号)第四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中外合作办学机构合作办学者的变更,应当由合作办学者提出,在进行财务清算后,经该机构理事会、董事会或者联合管理委员会同意,报审批机关核准,并办理相应的变更手续”。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最新章节!

    “孙晓,你知道他们把游戏厅开在哪了吗?带我过去看看。”

    “知道,你要端了他们?”孙晓激动了。

    “先看看再说。”乔月说的很保守,她不可能无缘无故不让人家开店,还得先侦查嘛!

    孙晓给她指了路,原来游戏厅就开在灵壁中学旁边。

    这个点,居然有不少的学生进进出出,里面也很热闹。

    乔月的车子在游戏厅门口停下,实在是显眼,里面很快便走出来两个男人。

    “赌场也在这里吗?”乔月问道。

    孙晓摇头,“这几间房子就是游戏厅,后面才是赌场,他们过来了,你要不要先把车子开走?他们可都是练家子,听说有几个曾经还是打手。”

    那两人走到车窗,敲响了车窗。

    乔月拔下车钥匙,放下车窗,微笑的看着那两人,“有事吗?”

    看到开车的是个小姑娘,估计两人也挺意外的。

    “抱歉,我们这里是做生意的,门口不能停车,如果你们要进来玩,就把车子信在学校操场。”那人说完又回了一句,“我们这儿有很多好玩的,小妹妹可以进来看看。”

    乔月转头看向围栏后来的中学操场,果然已经停了两三辆车,其中一个还是……官家牌照?

    呵!这就有意思了。

    乔月收回视线,“你们这儿的老板,很有后台吗?学校的操场也能随便给你们停车,请问你们老板贵姓,来这儿开店,有经过工商部门的许可吗?”

    如果王树在这儿,乔月一定会揪着他的衣领再削他一顿。

    丫的,屁点大的镇子都看不好。

    还有龚胖子,是不是睡死过去了?

    乔月身子没有动,压低了声音,对后面坐着的孙晓说道:“去派出所,把王树叫来,让他再带几个人,如是龚所长也在,让他也一起过来,快去!”

    “哦哦,知道了,我这就去,你一个人要当心啊!”孙晓打开后车门,拔腿跑了。

    乔月开始担心她买的猪肉,要不要挂起来通风呢?

    那两人察觉到孙晓逃走,立马警觉了起来。

    “我们家老板没有什么后台,我们做的也是正经生意,学校的操场只是借用,其他的,你没有必要知道,马上把车开走,否则我们可要不客气了。”

    王进从里面探头探脑,当他认出乔月时,立马缩了回去,坚决不把头露出来。

    乔月推开车门下了车,“急什么,让我也进去看看呗!唉,说真的,我今天事情挺多,要不然一定陪你们好好玩。”

    “小丫头,你不能进去,赶快离开。”那人说着就要朝乔月动手。

    “哎!你敢碰我一下试试,后果自负啊!”乔月用食指指着他的手。

    她没头没脑的威胁,那两人还真的没有动手。

    只是他们发呆的功夫,乔月已经走进游戏厅。

    最外面的大厅,全是高矮不一的学生,男生居多,也有个别女生。

    刺激的尖叫声,机器的轰鸣声,能把人耳朵震聋。

    乔月只看了一眼,便直接往后面走。

    穿过与大门相连的门,里面乌烟瘴气,烟大的,能把人熏死。

    几个光膀子的男人,围坐在麻将桌前,吆喝着出牌拿钱。

    突然闯进来一个小姑娘,几人都停下动作,用略带调戏的眼神瞅着她。

    乔月还是没有停留,无视他们,直接往里闯。

    “喂!小丫头,你走错地方了吧?”麻将桌上的一个人站了起来,想要拦住她。

    乔月回过头,丢给他一个凌厉危险的眼神,什么也没说,便继续往前走。

    几个大老爷们足足愣了有一分钟,等到乔月掀开后面的帘子时,他们才反应过来。

    乔月在掀开帘子时,也惊着了。

    绝对是大手笔的装修,从地砖到顶灯,全都是朝着华丽的方向在走。

    看来他们不是要开一个小赌场,而是要将这里变成赌徒据点。

    “你是谁?在这儿干什么?”赌场里的男人,也看到她了,很警惕的眼神,朝着乔月走过来。

    乔月笑了下,转身回到麻将桌边,这时她身边已经围了不下六个男人,一个个,看上去就不好惹。

    “我很想知道,谁允许你们在灵壁开赌场的,是镇长还是市里的某个人给你们批文了?”乔月拿起桌上的一个麻将,无聊的看着。

    程刚从后面走出来,看着乔月淡定的样子,心里还是有点忌讳的,“小妹妹,我们的事,轮不着你来管,如果不想受苦,就从这里离开,今天你算是走运,我不想见血。”

    乔月笑了下,抬起头,眯起眼笑着,“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们,要在灵壁做偏门生意,得经过我同意吗?”

    她拖过一把椅子,靠在一边坐下,翘起一条腿,“要不你也可以告诉我,你们是不是幕后老板,啧啧,如果是有人建议你到灵壁镇开店做生意,那这个人绝对是想把你往火坑里推,想让你死!”

    程刚双手插在兜里,对正要动手的属下摆了摆手,颇有意思的笑了笑,“我叫程刚,不知道您贵姓,你说出来,我回想一下,看看有没有听过。”

    他的话,可没有什么善意,也没有任何看得她的意思,分明就是嘲笑,是讽刺。

    “本来我是要说的,但是你这个态度,让我很不爽。”乔月站起来,活动了下手脚。

    突然,她掀翻了麻将桌。

    火起来的乔姑娘,绝对不是这帮小人物,能面对的。

    麻将桌倒地,麻将洒的到处都是,场面一度很友爱。

    她不爽,程刚更不爽呢!

    “你就是来找茬的是吧?给我把她抓住!”废话讲那么多,真是浪费他的时间,一群人就陪她玩了是吧?

    她算个老几!

    离乔月最近的两个人出手了。

    但是还没等他俩抓住乔月,小姑娘便动了。

    抄起椅子,砸向最近的那个人。

    乔月抄家伙的动作,又快又准又狠。

    这一下过去,椅子碎成好几瓣,那人额头鲜血哗哗的流。

    程刚眼睛一眯。

    我操!原来是个练家子。

    还没等他想明白,另一个小弟也被解决了,摔到墙上,又掉下来,砸坏了桌子。

    其他人看到这儿,心里都有数了。

    这位不仅是练家子,还是个狠角色,不好惹。

    王进猫着身子,躲在外面,坚决不过来凑热闹,上回被乔月修理的时候,他便心里有数了。

    程刚怒极反笑,“好,刚才算我说错了,有什么地方得罪到您,只管说,我改,不过您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乔月抄着手站在屋子中间,又看了下表,“你已经错过知道的机会,现在我不想说,有本事自己查去,我只有一个要求,带着你的人跟东西,滚出灵壁镇,不要多想,这不是针对你,因为我不喜欢有人要搞乱灵壁镇!”

    程刚没想到她提出的条件,会是让他离开这里。

    这怎么可能?

    他已经投入不少钱,赌场也装修的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营业。

    “不可能!小丫头,即便你拳脚厉害,也不可能把我赶走,这个赌场,我开定了!”程刚说的很硬气,势儿摆的也很足。

    乔月冷冷一笑,“很好,那你可以试试看,是你装修的快,还是我砸的快,在灵壁镇的地盘上,你尽可以跟我对着干!”

    外面有警车呼啸而来,王树等人冲进来的也快,后面还跟着气喘吁吁的龚所长。

    吴桂也来了,不过他没敢进来,就在外面站着。

    “乔……”王树本来要喊她名字,不过又被他压了下去,“你怎么到这儿来了。”

    乔月觉得他这句话不对,“我为什么不能到这儿,别告诉我,他在你们这儿走了后门。”

    “当然没有!”王树一个劲的对她使眼色。

    龚所长看见乔月的表情很古怪,似乎欲言又止,“原来是乔丫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赶快回家去吧!这里不是你能待的地方。”

    乔月气的胸口疼,“龚所长,看来你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行啊!这事你知情,却视而不见,放任他们在这里开赌场,你们等着,我要是不把这儿端了,我就不信乔!”

    “还有,你们有谁牵扯进去,都给我把脖子准备好了,该担什么责任,一个都不能少,妈的,气死我了!”

    乔月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程刚的人还想拦她,结果被她一脚一个,踹倒在地。

    走到外面,看着那帮子沉迷游戏机的少年,乔月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

    抄起一根棍子,挨个给它砸了。

    乔月暴走的后果很严重,其实谁也不能完全想像到,她暴走的后果有多严重。

    就连王树也不知道,也许上面打电话训斥,记过,再严重的话,开除?

    龚新伟见乔月毫不给她面子,又放出了狠话,也气闷的不行,他好歹也是所长吧!

    程刚更是傻眼了,连忙让人去拦,“龚所长,你们镇上的治安也太差了吧!当着警察的面,就敢打砸,还有没有王法了!”

    王树厉声道:“你别说了,这事麻烦大了!”

    龚新伟为了面子,喝斥王树,“你还站那儿干嘛,还不把她抓回所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