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官方网站是多少:第377章 出大事了!

作者:月落轻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官网手机版

符合学士学位申请条件的可申请学士学位。1935年5月生于广东阳江。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最新章节!

    黄箫然不说话,眯着眼睛盯着远方。

    “你可以去告诉她,看着我一点用都没有,如果有人在乎我,我现在也不会留在这儿了。”冷星宇这话怎么听都带着几分苍凉的味道。

    黄箫然道:“你也别想那么多,老大只说看着你,也没想怎么样,至于为什么要看着你,我更不想知道。”

    冷星宇留在新兵营,却不用参加训练,谁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是个聪明的人!”冷星宇抱着手臂,明明晒着太阳,却仍旧觉得很冷很冷。

    “她也聪明,要是以后跟她一个学校,肯定很有意思。”

    黄箫然比乔月大两岁,正在上高中,不过跟辍学也差不多了。

    成天打架,也不学习,身边都是一帮小混混,能好的得了吗?

    “你还真想做她小弟呢?”冷星宇漂亮的脸上,写满了讥讽。

    “不止我,黎家兄弟也是,那边的几个,他们都对乔月佩服的五体投地,人的一生很短,谁知道再遇上一个让自己死心塌地崇拜的人,还要等到什么时候!”

    短短一个月,黄箫然本来是个心比天高,就跟当年大闹天宫的孙悟空似的人物,天不怕地不怕。

    一个月之内,始终被打压,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压,就像一块尖石,慢慢被磨掉了棱角。

    离开这里,或者乔月不在跟前,他依然还是他。

    “冷洪林是你爸,对吧?”黄箫然还是猜到他的身份了,衡江姓冷的人家不多。

    他曾经听爸爸说过冷洪林其人,不得了,是个做大事的人物,这几年仕途很稳。

    冷星宇突然变的烦躁,“你有完没完,我的事不需要跟你交待,她那么想知道,让她自己来问我!”

    吼完了,他翻身转向另一边,不再理他。

    黄箫然笑了笑,起身招呼大家去图书馆。

    乔月跟着野狼二人,其实也没有特别隐藏,所以他们二人肯定也是知道她跟着的,但是没有阻止。

    野狼有自己的办公室,进去之后,也没有关门,倒是田秩从里面走出来,面无表情的拦下乔月,“别进去了,进去也没用!”

    乔月一把挥开他挡路的手,“有用没用,也不是你说了算!”

    “你真的确定?”田秩又问了一遍,神情更严肃。

    乔月深吸一口气,沉下心里的躁动,“我进去了又能怎样?权利至上的道理,我比你更懂,但是你也别忽略了我是谁,我这个人讨厌被威胁,即便我现在趴下了,我还是会一点点的爬起来,等我缓过劲来,一定咬死那些让我趴下的人!”

    她眼里的凶狠,震撼到了田秩。

    “好,你进去,我也希望你能站着别倒下!”此时的田秩,给人的感觉,总算多了一点人味。

    野狼的办公室里,坐了几个人。

    除了之前的二人,还有郑宏宇,以及消失几天的周一明,但是很显然,他很疲惫,非常非常的疲惫。

    其实只要人没事,别的都好说。

    所以,乔月很快便稳住了,拖了把椅子,坐在他们对面。

    “说吧!究竟出了什么事儿?”

    “我来说!”一个月不见,郑宏宇的目光凌厉许多,“团长被关起来了!”

    乔月心中一跳,“等等,你的说是关,而不是抓,对吗?”

    “对!”

    大家都是明白人,怎么会不清楚抓跟关的区别。

    抓捕的是犯人,关起来的那就有可能是审查。

    乔月点点头,“继续说!”

    看到她能如此平静,周一明是欣慰的,虽然封瑾说了,不让她知道,可是封瑾自己心里也清楚,小丫头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瞒得住。

    既然瞒不住,还不如早点说,看看她的反应。

    周一明觉得,她也做不了什么,但是知道内情,就没那么担心,也算他们尽力了。

    郑宏宇开始说起几天之前发生的事,原来封瑾那次离开,也的确是执行任务,但执行过程中,出了差错,失手伤了无辜的人,本来这也没什么。

    枪击案发生的时候,是在闹市,人太多,场面一度混乱。

    当然……这是guan方报出来的消息。

    出了事,查清楚,是谁的责任谁担着。

    不过任谁都不信,封瑾能伤人,所以这人究竟是怎么伤的,还不得而知。

    周一明赶过去处理此事,却没想到,他们将封瑾转移了关押地方,连他都探听不出消息。

    而看管封瑾的人,既不是衡江市jv,也不是地方上的人,竟然是傅向前那边的人。

    傅向前是局长,他手底下有人。

    周一明将电话打到冷洪林那儿,电话那头,冷洪林似是也很为难,因为这已经超出了他的权限范围之内,他不能做越权的事,现在上面对这事管的挺紧。

    只这一句,周一明就明白了,他们要对封瑾进行隔离审问,罪名就是……越权!

    周一明又将电话打到老爷子那,得知的消息,让他的心一片冰凉。

    封建国原本调动的事,不仅被搁置,学校还在彻查财务问题。

    不过老爷子跟他说了一个人名——周之衍。

    周一明听完,感觉整个人都陷入深深的漩涡。

    京城周家,那是名门望族,周家老爷子在权利中心。

    当年周家跟封家,同样是封疆搭大吏,后来周家弃了安稳,转战京城,几十年过去了,在京城站稳了脚跟。

    周家这一辈的子嗣,都挺有出息,在各个重要的部门都有。

    现在周家想重返这片土地,更何况周家跟封家之间,有着很深的宿怨,至于到底是什么,周一明就不知道了。

    这间办公室里的人,都是封瑾的嫡系。

    虽说拉帮结派不妥,但谁心里不清楚?

    “呵,原来是这么回事!”乔月伸了个懒腰,再看向几个垂头丧气的男人,“这么点挫折,就把你们整成这样了?呵!”

    郑宏宇沉着脸色,“我们当然不会一直垂头丧气,老大要救,事情要查清楚,可是现在我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将老大转到了哪里,如果老大一直在他们手上,我们的行动必将受到限制,更重要的是,他们捏着话语权呢!”

    “韩应钦还在衡江吗?”乔月打断他,问道。

    “在,他还没走,你想找他帮忙?虽说国安局有义务惩奸除恶,但是一央涉及党派之争,他不一定会出手帮我们,顶多弄走傅向前!”周一明回答她。

    傅向前并不重要,如果上面一直咬着封瑾,事情还是会很麻烦。

    周家可不是省油的灯,势力庞大。

    一个在圈外,一个在圈内,能一样吗?

    乔月摇头,“我找他,自然有我找他的目地,既然是周家布局,看样子冷洪林跟傅向都是棋子,恐怕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人,在暗地里使招,更重要的是,你们内部出问题了,自己好好查一查吧!”

    一句话,激起千喜层浪。

    秦夏拍桌而起,“这不可能,你不是血狼的人,凭什么怀疑!”

    “秦夏,你闭嘴!”周一明喝斥他。

    一直没吭声的田秩,依旧面无表情,“她说的没错,如果不是内部出了问题,团长不会如此被动,你们的行动应该是保密的,即便不是最核心的内部,也是外圈的人!”

    田秩指的外圈,是血狼的外圈,这里的人,也不全是血狼的一份子。

    秦夏捂着脸坐下,情绪很不稳。

    周一明担心的看向乔月,他以为乔月的爆脾气会发火,但是她没有,她很平静,“如果换作是我,我也不相信,但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再否认也没有意义,周政委,你从内部查起,外面的事交给我,郑宏宇跟猎豹跟着我,还有田秩,其他人都在这里待着,哪也不许去!”

    “为什么我不行?”猴子神色复杂,但还是忍痛问了出来。

    乔月点着他,“你是搞情报的,包括秦夏,想知道为什么,自己去查!”

    两人面色如土……

    周一明站起来,“你真的可以?”

    乔月依旧微笑着,“不然呢?你指望谁?再找上面的领导吗?恐怕他现在也是一身的麻烦,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周家会动手吗?”

    “可是你……”周一明欲言又止,还是不信她的能力,毕竟这跟单项技能超强,也多没少关系。

    乔月转身准备走了,“把心放回肚子里,对付阴险狡诈的人,就得比他们更阴险,更狡诈,而且我这个人最记仇,非常非常记仇!”

    说到最后,是咬着牙的。

    那股子狠意,让屋子里的男人们不约都而同的颤抖了。

    离开办公定,身后跟着三个气宇轩昂的男人。

    这一路下来,引来多少人的侧目。

    “车子在哪?”乔月走着走着,突然停下,搞的后面几个男人,差点撞到她。

    “什么车子?”郑宏宇还是一头雾水。

    “她问的是你的车子!”没想到,看似最笨的田秩,偶尔脑子却是灵活的一个。

    “哦,在大门口,我们现在去哪?”

    “当然是回市里,难不成你们以为我能在这里搞定所有的事情吗?不过咱们不能空着手走,我的枪……还有你们的,都带上!”

    许是乔月的笑容太邪恶,搞的三个男人都觉得阴风阵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