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客户端:第254章 毒药?(二更)

作者:月落轻烟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 ysb88官网

更多关于英国留学的问题,请咨询我们的。另外,这几所研究生预科的学生在申请本校的时候会取得极大的优势。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穿越八零:帝少老公VS俏农媳最新章节!

    病房的门被用力的推开,方蓉惊了一跳,可当看见乔月抓着母亲走进来时,她整个人都阴沉了。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妈!”方蓉从病床上跳下来,哪像有病的样子,她就是在这里养身体呢!

    乔月反脚踢上门,终于松开了手,封翠云躲到一边,再一看自己的手腕,好深的红痕。

    乔月不紧不慢的拖了把椅子过来坐下,“搞了那么多的小动作,不就是为了不让我好过吗?现在我就坐这儿,等着你,看着你,到底要怎么对付我,手段一定要狠一点啊,不然不过瘾,你知道我这个人有的时候,还是挺变态的。”乔月脸上的表情纯真极了,任谁现在闯进来,都想不到她能说出刚才那样一段话。

    方蓉整个人都在颤抖,她这个人吧,只适合是背地里搞小动作,再用外表出付出欺骗一下,说白了就是糊弄人,让那些眼皮子浅的男人,被她迷倒,再乖乖的听从她的。

    可偏偏她遇到了不按常理出牌的乔姑娘,什么都要给你摆到台面上,你想藏?想遮掩?我还偏偏不如你的意了。

    就像此时此刻,乔月真的把她门堵了,身边只有一个没什么用的老娘,原本的那些招,屁个用都没有。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这里是医院,你别太过份,要是我受一点伤,都不会要你好过!”方蓉还在抖,她摸不透乔月到底想干什么,“哼,你也不敢对我怎么样,能怎么样呢?不过是来威胁几句的,对吧?”

    这是方蓉的自信,她妈在这儿,只要乔月动手打她,绝对没她的好果子吃,到时闹到老爷子那儿,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乔月笑了下,用一种成熟的口吻说道:“小姑娘,你太天真啦,折磨人的办法我多的是,用古话说,就是不费一兵一卒,也能叫你兵败如山倒。”

    封翠云冲过来,挡在女儿前面,“你这贱丫头,别欺人太甚,我女儿都被你害成这样了,你还想怎么样?要是真把我逼上绝路,我就到老爷子面前一头撞死,不过我死之前,一定要拉你做垫背!”

    “就怕你到时候想死都死不成,”乔月忽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在母女面前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毒药,我从外面手里买来的,听说是专门用来毒狗的,我觉得像假的,这种人专门卖假的狗皮膏药,谁知道是不是真的,要不你们替我试试?我又听说,只要那么一粒,塞在肉包子里,然后丢给狗吃,就能让它口吐白沫,浑身抽搐,人跟狗的体型不一样,你吃一粒肯定死不了,来,试试吧!”

    “你滚开!救命啊,快来人哪,这里有人要行凶杀人了!”封翠云扯着嗓子大门,那个声嘶力竭的,整个楼层的人都听见了。

    她像个疯子似的,去拍打乔月的手,一副要跟她拼命的样子。

    方蓉也跟母亲一样,冲上去一人抱腿,一人抱腿,竟然真的把乔月压倒在地上。

    这对母女好不容易抓住机会,终于能把她制服,肯定往死里整。

    掐胳膊的掐胳膊,抓脸的抓脸,方蓉抓脸最狠,就可恨手指甲太短,她抓的不过瘾,但是乔月的脸上还是留下了几条抓痕。

    封翠云也狠,专挑软的地方掐,摸到角落的一个板凳,冲动之下,就朝着乔月脑袋砸下去。

    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病门的门被人踹开,呼啦涌进来一大堆人。

    当先肯定是封邵远,后面紧跟着封老爷子跟封翠云,还有刚刚听见动静冲上来的郑宏宇,以及站看热闹的穆白,坐着轮椅的冷星宇。

    封邵远反应最快,一脚踢飞了封翠云手里的小凳子,又一手拎起封翠云,紧跟着后面的郑宏宇,也把方蓉提溜了起来。

    江惠也吓坏了,赶忙扶起地上的乔月。

    只见她头发乱了,脸上有抓痕,身上还有脚印。

    封老爷子觉得今儿受的刺激太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母女俩就是这么欺负乔月的?还把人抓成这样,这是要她毁容吗?”

    老爷子注意到方蓉指甲缝里还有血,肯定就是她抓的,下手这样狠,方蓉这丫头存的什么心?

    江惠纵然不喜欢乔月,这会心里也不好过,“有话不能好好说吗?怎么能动手呢?这……这要是让封瑾知道了,还不晓得会气成什么样。”

    封少心里肯定是哇凉哇凉,他在外面生死一线,你们却在家里欺负他媳妇,他能饶得了吗?

    冷静下一来的封翠云母女,被江惠的话一语惊醒,妈呀,她们刚才打的太痛快,忘了还有封瑾这一茬。

    “是她,她要用毒药害死我家小蓉,也是她故意挑衅,一进来就乱说一通,要不然我们能跟她打起来吗?就是这个瓶子,这是证据,”封翠云去捡地上的小瓶子,那是乔月害她女儿的证据。

    封翠云握着瓶子,表情那叫一个自信,仿佛拿住了乔月的死穴。

    方蓉也暗暗得意,嘴巴一憋,眼泪一挤,委屈的哭诉道:“她拖着我妈,进来找我算账,骂我狐狸精,骂我勾引二哥,骂我不要脸,还说要把我们撵走,不让我再留在封家,她……”

    似乎后面的话,太难听了,她好像说不下去了。

    封翠云还没说完呢,“这丫头的心肠又歹毒,又险恶,老爷子,你可不能着了她的道,被她迷了眼,这样的小姑娘,谁娶回家谁家就得没个安宁,早晚得出大事,她就是一祸害。”

    就在她们母女不停控诉的时候,乔月低着头,始终一动没动,叫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这是一出戏,她把戏唱开了,就得有人陪着继续唱下去。

    穆白施施然的走过来了,“给我看看。”

    他要看的,自然是药瓶。

    封翠云不疑有他,把药瓶乖乖的递过去了。

    方蓉眸光一缩,张嘴想阻止母亲的动作,可是晚了,她担心出什么岔子。

    不就得出岔子嘛,否则乔姑娘做的这一切,不都白瞎了吗?

    “你说这是毒药?”穆白在笑,笑的风华绝代,他是个干净漂亮的男人,偶尔坏起来,也是妖魅横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