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其他域名:第679章 有机会过两招

作者:九家酒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bb248客户端

  朝鲜把拥有核武器看得高于一切,当成镇国之宝,在国际上充大个的政治资本。  陶慧芬表示,以此次签约活动为契机,加强与企业的沟通协调,争取更多政策和资金的支持,整合全省交通发达、教育资源集中、科研力量雄厚等部门和行业资源。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霍少,好凶猛最新章节!

    “十几家……”莫小满无端的想起当年小时候待过的那个孤儿院,回想起来,那里似乎也常有孩子离开。印象中,孤儿院的负责人总说那些离开了的孩子是被善心的人挑走过好日子去了,现在想想,恐怕没

    那么简单。

    莫小满将资料放下,起身来到窗边,望着外面阳光灿烂的天,一点儿没被外面的好天气感染,心情极为沉重。

    杨帆也不开口说什么,盯着她的背影出神。

    “今天是不是又有一批孩子要被送来?”约摸五六分钟左右,莫小满出声问道。

    杨帆说:“不是一批,是两批。”

    她忽然转身:“走,去训练地看看。”

    杨帆匆忙收回视线:“是。”

    刚走出这所谓的办公大楼,迎面便撞上李根。他此时身上多处带血,一边走一边用手帕擦着手上还没干的血,神情阴鸷可怖。一看到莫小满,他步伐顿了顿,将沾满了血的手帕随手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哦,大小姐?这是

    要去哪儿?”

    莫小满在他身上扫了两眼,“四处走走。李主管这是?”

    “遇上个不听话的小崽子,教训了一番,沾了点血腥,”说到这里,他刻意的顿了顿,“大小姐应该能见血吧?”

    莫小满轻轻一笑:“有机会咱们过两招。”

    李根道:“不敢。”

    “不敢的是孬种。”莫小满挑唇勾起一抹嘲讽,不再理会他,带着杨帆扬长而去。

    李根目送两人离开的身影,他身边一个小年青道:“李主管,这莫小满也太狂了吧?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行了,闭嘴。”李根将沾了血的外套脱了直接扔进垃圾桶,转了转脖子,扭的咔咔响,他哼笑一声,“看着她,别让这丫头乱来。”

    “是。”

    走了一段路的莫小满回头看了眼李根,杨帆道:“这个人曾是霍启明的手下,和南雪是旧识。因为无故杀害同伴被惩罚,后来就不见了,没想到被发配到这里来监督管事了。”

    莫小满脸上没什么表情,“南雪的人?”

    杨帆垂眸:“是的。”

    “哦。”莫小满意味不明的应了一声,笑了一笑。

    这几天基地各个训练地的负责人已经认识莫小满了,但对她这个人不了解,或者说,因为李根的关系,这些人明里暗里都表现的非常排斥她。

    不过莫上满倒是不在意这些,一路上遇上了不少人,这些人尽管心里不服她,表面功夫还是要稍稍做一做的。

    莫小满和杨帆直奔十二号基地,今天送来的两批孩子全都被送到这里来了。

    训练地与训练地之间隔着一些距离,开车也需要几分钟,训练地建在地面,地面上的建筑看起来很是普通,如果不是了解这里的人,根本不相信这些漂亮的建筑物下,藏着那些污秽的东西。

    每个训练地还有地下走道,从地图上看,各个走道纵横交错,宛如编织密令的蛛网,如同迷宫一般。

    刚到十二号训练地,莫小满便听到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哭闹声,仿佛几百个孩子在声嘶力竭的叫喊,穿透冰冷厚实的墙,落在莫小满耳里。

    她走入地下通道,那声音便愈发响亮了,不断的回荡在四周,如同从四面八方传来的一般。

    一个青年匆匆走过,手里拿着鞭子,腰间别着电击棍,另一只手拖着一个半死不活浑身是血的孩子,仿佛拖着的不是一个小生命,而是一头畜牲。

    鲜血在雪白地面上铺开,血腥味浓得令人窒息。

    那孩子约摸六七岁的年龄,看起来与霍大宝相差不大,此时还在痛苦的呻吟,鲜血覆盖着那满是惊恐之色的脸,半昏半醒的哭着喃喃道:“救命……”

    莫小满上前几步,手腕陡然被抓住,回头一看,杨帆冲她摇了摇头。

    那孩子被拖走了。

    不多时,就有人过来清醒这血迹了。擦过的地面焕然一新,看不出来刚才这里淌过触目惊心的鲜血。

    孩子的哭闹声不间断,等到前后都无人了,杨帆压低了声音对莫小满说:“千万别冲动。”

    莫小满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再度睁开眼时,已经恢复平静。

    “我知道了。”

    越往里走,莫小满越是麻木,愤怒到面无表情,耳边充斥着孩子的哭叫求饶……

    “妈妈……我要妈妈……”

    “放我出去呜哇哇……”

    “好疼,谁来救救我呀……”

    雪白的房间里,充斥各种气味,一个个孩子被关在雪白的牢笼里,面对着未知的恐惧,连成人都无法安之若素,又遑论这些孩子。

    “哭什么哭,再哭把你们全扔给狼吃了!”一个挺着大肚皮满脸肥肉横生的中年人高高地扬起手,啪地一声,长鞭落在笼子上,笼子里十来个孩子吓得尖叫失色,纷纷往另一边躲去。

    这人狞笑一声,“现在知道躲了?哼,不给你们点颜色瞧瞧,你们是不会听话的。”说罢他挥动鞭子,一鞭接一鞭的挥落,好几个孩子躲闪不及,当即被抽的皮开肉绽。

    笼子里的孩子躲的越是仓皇,这人越兴奋,伸出肥厚在的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唇,他再度扬鞭,眼看着就要朝一个吓得呆在原地的孩子的脸近挥去,一只纤细的手握住了他粗壮的手腕。

    “谁他妈敢……啊!”

    刚一扭头迎面一个拳头砸来,直接将他挥出去。沉重的身体如同一块石头飞出去,砸在地上,发出巨大声响。

    待他手足并用的爬起来一看,见是莫小满,满是肥肉的脸皮子抖个不停,相当不善的质问道:“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莫小满走上前,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她想做什么的时候,她一提脚,狠狠踹在他肚皮上,当即将这人踹得萎靡在地,半晌没能动弹一下。

    这一瞬间,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过了会儿,才有细细的啜泣声响起。而那些负责押送这些孩子的人全都停下来,神色古怪的注意着这边。

    莫小满居高临下的睨着这胖子,心中杀意翻滚,面上却未表露半分:“这些都是组织将来的希望,组织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身为看守者,难道你是想把这些种子全折在这里么?”

    对方气极,口不择言的喝道:“你个小贱货,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我可是……”

    嘭!突然响起的枪声如同一只手,掐断了这方空间的所有声音,下一秒,尖叫声震耳欲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