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手机官网:第273章 我想听你的故事

作者:贝小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什么易胜博打不开

中小学教材要注重联系学生思想、学习、生活实际,注重语言表达和呈现方式创新,增强教材适宜性。在此之前,法学专业毕业生武晨曦同学已被录用为江苏省公务员,高梦玲、刘媛媛、陶晨曦、鲁传龙4人已被合肥市蜀山区人民法院录用。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第273章  我想听你的故事

    这一次,换唐悠悠呆掉了,她刚才不过是顺嘴骂了他一句,可没想到,他却如此干脆的承认自己有病,搞的她好像在欺负一个病人似的,内心瞬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我看你真是醉的不清了!”唐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就打算甩门离开。

    “我现在很清醒,刚才抓痛你了,抱歉!”季枭寒看着她一直在揉着自己的手腕,可见自己刚才捏的有多狠。

    她手腕本来就纤细的一捏就断,如此疼痛,也难怪她要咬自己。

    唐悠悠听到他又在为刚才的事情道歉,也不知道哪里就窜起了一股怒火。

    她猛的转过身,一双美眸咄咄逼人的盯视着他,声音透着犀利:“季枭寒,你心里到底藏着几个女人,你现在最好给我说清楚,不要一边念念不忘着别人,一边又深情款款的对我说那些甜言蜜语,真以为我给你生了两个孩子,此生就唯你不嫁了吗?你搞错了吧,我就算再不堪,也绝对不屑跟别的女人分享同一个男人,你如果没有跟别的女人撇干净,以后少来招惹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撕破你这伪君子的面具。”

    唐悠悠一边说话的时候,还忍不住的伸手指着他的眼睛说,因为,她真的觉的自己被他耍的团团转的,听着他刚才在梦里说的那些话,她觉的之前听完他说的每一句甜言蜜语,此刻都像刀子似的,狠狠的扎在她的心上,令她越想越堵闷,恨不得此生没有遇见这个男人。

    季枭寒本来就有些清醒的神志,被这个女人指着脸莫明其妙一顿大骂后,彻底的惊醒过来了。

    抬眸,幽沉晦涩的双眼,锁着头顶上方那张怒气冲冲的小脸。

    “你在说什么?说清楚一点!我怎么你了?”季枭寒很懵,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听不太懂她话里的意思。

    听上去,好像他玩弄了她似的,可他保证,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出自真心啊。

    唐悠悠见他还一脸无辜茫然的望着自己,还有脸来问自己在说什么。

    她更加的恼羞成怒,冷嘲道:“你当然不记得你说了什么,因为你在做梦,你在梦里,跟哪个女人难舍难分,我怎么会知道,你还是问问你自己吧,那么不希望她离开你,你当初就该挽留她啊,你现在每天做梦梦见她,顶什么用,还有,你以后不要再对我说那些肉麻兮兮的话了,没错,在爱情里,我就是一只菜鸟,你说的那些话,我的确觉的很动听,但现在…我再也不会相信你这种三心二意的混蛋了,那些情话,你爱对谁说就对谁说去,总之…别再对着我说了。”

    季枭寒这才仿佛听懂她在说什么了,刚才那场恶梦,他又梦到妈妈离开他们兄弟的场景。

    难道自己真的说了一些不该说的梦话吗?

    “悠悠,你的意思,是对我动心了吗?”季枭寒的关注点,永远不在正题上。

    因为,相比她生气,他更加在乎的,是她对自己是否有了感情。

    唐悠悠一噎!

    刚才还理直气壮的气焰,因为他这句话,瞬间消失不见了。

    她低头,理了理自己凌乱的长发,沉默。

    季枭寒看着她不说话,薄唇微微的勾了起来,随后,嗓音略低哑的开口说道:“我梦中的那个女人,是我妈妈!”

    唐悠悠低着的头,猛的抬了起来,难于置信的看着季枭寒?

    随后,美眸又惊的更大,狐疑的打量着男人,难道…他还有恋母情节?

    谁会在梦里不停的对自己的妈妈说着那些听上去令人误会的话啊?

    季枭寒一接触到她打量和怀疑的目光,他苦笑一声:“你别乱想,我妈妈在我爸出车祸去逝后,就嫁人了,撇下我跟弟弟,不顾我们的苦苦挽留,非要跟着那个男人离开。”

    唐悠悠脸上的怒火彻底的消失无影踪了,她变得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如果真像这个男人所说的这样,那自己刚才骂他的两番话,此刻却变成了一个笑话。

    完了,这个男人是不是又要笑自己了?

    “那个…你刚才不早点说…害我误会了你,你别怪我刚才骂的难听,这都怪你自己没有早点交代。”唐悠悠嘴硬的不想承认自己骂错了人。

    季枭寒却低声笑了起来:“我反而喜欢听你骂我,你如果冷漠不理我,说明我在你的心里一点位置都没有,你骂我,我反而觉的痛快,至少,你在乎我了,不是吗?你喜欢听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

    唐悠悠的小脸,瞬间就爆红起来,自己是不是一不小心的就把底给揭给他看了?

    怎么办?

    救命啊!

    她不想让这个男人发现自己的内心,其实已经对他有点心动了。

    “悠悠…”

    “呃……”唐悠悠立即本能的往后退了两步,靠在旁边的墙壁处。

    “过来!”男人声音低沉,透着令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不要,我不过去!”唐悠悠只感觉此时此刻的气氛说不出来的危险,这个男人坐在床上,仿佛就是一只潜伏在暗处等待吃人的野兽,而她化身成了可怜兮兮的猎物。

    季枭寒再一次被她有趣的回答给惹笑了,他只好点头:“好吧,你现在是要去睡觉了吗?”

    “不,我想听你的悲惨故事!”唐悠悠贴着墙壁走向了沙发,然后坐到沙发上,拿了被子将自己盖住:“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妈妈为什么要撇下你们了吧,你别误会啊,我没有非要你说的,毕竟,这肯定是你不可告人的秘密,也是你的伤疤。”

    季枭寒见她没有离开,反而坐回了沙发上,还想听他的故事,他紧绷的面容,微微舒展了开来。

    “我妈妈第一次嫁给我父亲,是嫁给了金钱,第二次嫁人,她说,她嫁给了爱情,于是,她狠心的丢下我跟弟弟,去跟她心爱的男人结婚了,更讽刺的时,那个男人,当初是我爸爸很好的朋友,没想到我爸爸去逝后,他却把我妈妈给娶回家去了。”季枭寒低下了头,自嘲,语气低沉,充满了悲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