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248官网:第222章 不放心她了

作者:贝小爱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国际

《梦溪笔谈》里说,汉代庭院即多植栾树。  5.隋唐时期。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总裁爹地宠上天最新章节!

    第222章  不放心她了

    季枭寒的车队,趁着蒙蒙的细雨,驶向公司。

    刚走到一半的路程,他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的面容,微微一变,他喝止一声:“停车!”

    六辆车,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引起了不少人的侧目。

    六辆都是市面最数一数二的豪车,难得一见,自然让人觉的非常壮观。

    季枭寒拿出手机,拔了一个电话给陆清:“马上给我查一下,唐悠悠母亲的墓碑在哪个位置。”

    陆清接到过很多的命令,但这一次,算是特别的。

    少爷竟然连唐小姐母上大人的事情,都关心上了。

    唉,看样子,少爷这一次不仅仅有两个萌宝贝,只怕是连带着他们的妈咪都不放过了吧。

    几分钟后,陆清给了他一个很确切的地址。

    “南山墓园!”低沉的男声,有力的丢出四个字。

    司机立即调转了车头,一列车队,飞速的朝着反方向狂驶而去。

    季枭寒看着窗外,雨打在玻璃窗上,本来就贴着暗色的车膜,此刻,仿佛连天色都暗的令人心情烦燥了。

    车速很快的到达了南山墓园的大门处,远远的,季枭寒就看到停在路边那辆熟悉的车子。

    紧挨着她车子停着的是一辆只有男人才会选择的越野车,季枭寒的脸色彻底的难看到极致了。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肯定不是一个人来的。

    上次偷听她在电话里热情的邀请了她的青梅竹马陆轩辰一块儿来。

    看着,不像是来祭拜的,更像是来约会的吧。

    “少爷!”一名保镖急急的拿了一把黑色的雨伞走过来,打开车门,把伴伞递给了季枭寒。

    季枭寒拿了伞,低声命令:“不许跟着!”

    随后,他就往墓园的大门走去,脚步迈的又沉又快。

    被雨水冲洗过的石砖,锃亮干净的皮鞋径直的辗压而上。

    季枭寒目光往一排一排的墓碑看过去,突然,他看到了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一双人。

    男人撑着伞,女人很是温柔的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季枭寒脚步更加的快速往上走去。

    “唐悠悠…”他远远的,喊了她的名子。

    唐悠悠正在跟陆轩辰聊着以前和母亲的一些事情,突然听到他的声音,诧异的回眸看过来。

    就看到雨雾下,一抹高大健拔的身躯,撑着伞,伫立在那里。

    “他怎么来了?”唐悠悠眉头打了结,她真的没料到季枭寒竟然会找到这里来。

    陆轩辰看到季枭寒,神情也是变了色,之前,他陪唐雪柔去见过他,那个时候,他还需要朝着他点头哈腰,恭敬的称他一声季总。

    而那个时候的季枭寒,面色冷静严厉,带着一丝霸道的气场。

    陆轩辰那个时候觉的他就是一个非常不好亲近的人,素有冷面阎王之称。

    可此刻,再次看到他,陆轩辰的心境却发生了改变,虽然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睨视天下的季枭寒,但在他看来,他却变成了他最强劲的敌人。

    他把他一心呵护着的花朵,无情的采摘了。

    这种恨,绝对是最原始的。

    “轩辰哥,要不,你先回去吧。”唐悠悠转过头来,低声的对陆轩辰说道。

    陆轩辰目光带着一抹受伤看着她,随后,他识趣的笑了一声:“你的正牌男友来了,我的确该退场了。”

    自嘲的语调,令唐悠悠一呆。

    随后,陆轩辰把唯一的伞强行的塞到了唐悠悠的手里,大步的转身,冒着雨,朝着另一边的道路走去。

    “轩辰哥,你把伞拿走吧,我不需要!”唐悠悠立即快步的追上去,可惜,陆轩辰却走的飞快,根本不给她还伞的机会。

    唐悠悠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知道,陆轩辰肯定是伤心了吧。

    唉,怎么变成了这样的一种局面?

    季枭寒已经快步的走到她的身后,沉沉的目光落在她背影上。

    她似乎对这个陆轩辰很不错。

    “他就是陆轩辰?我见过他,他不是唐雪柔的经纪人吗?”季枭寒淡淡的开口说道。

    其实,他早就把陆轩辰的老底给调查过了,但在唐悠悠的面前,他还是要假装是第一次见到他的样子。

    唐悠悠猛的转过身来,如水般清澈的眸子纠结的看着他:“季枭寒,你怎么会来这里?”

    “下雨了,我担心你。”男人随意的找着借口。

    唐悠悠忍不住的轻嘲起来:“每天都有可能下雨,你难不成还要每天都担心我?”

    “是!”季枭寒答的很是干脆:“从现在开始,不管你去哪里,我都会担心。”

    “你别这么肉麻行吗?我浑身不自在。”唐悠悠觉的这个男人怎么可以把这种话说的这么理直气壮?

    要知道,她跟他认识的时间,才不到一个月。

    “好吧,我偷听到你跟他通电话,知道你们约定了要一起来给你妈妈祭祀,我不放心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这个理由够吗?”季枭寒目光直直的望着她,承认自己吃醋了。

    对于骄傲的像日月一样的季枭寒来说,承认自己吃醋,真的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

    可是,他真的不想掩饰自己的情绪,他吃醋就是吃醋了,生气也是生气了。

    唐悠悠诧异的睁大双眼,随后,她无所适从了起来。

    “你干嘛跟我说这个,你吃醋了关我什么事,我又没让你吃醋。”唐悠悠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样一个热情似火的季枭寒,她倒是更喜欢去面对他冷酷无情的那一面,至少,她可以战斗力全开的跟他怒呛。

    可是,这个男人一旦温柔热情起来,就有毒。

    “如果你不来见他,我就不会吃醋了,还说不关你的事?”季枭寒轻声笑了起来。

    唐悠悠怒瞪他一眼:“你能不能严肃一点,这里是墓地。”

    季枭寒这才恢复正经的模样,转过头,俊眸扫视了一下后,看到了一个印着女人照片的墓碑,低沉的问:“这就是你妈妈?”

    “是!”唐悠悠点头。

    “为什么我觉的你跟你妈妈不太像?”季枭寒实话实说。

    唐悠悠的内心蓦然的一痛,她小脸绷紧,语气冷淡了起来:“关你什么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