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500:第695章 有原则,有分寸

作者:红颜里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手机

他表示,历史在发展,社会在前进,体会毛泽东读书、编书、荐书、讲书的经历,尤其要领会他的阅读理念和精神,从而认识到,读书学习不仅是习惯和要求,还是一种责任。特此通知。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毒医狂妃:火爆魔帝,来一战!夜天子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隔墙有美男:捡个萌王妃最新章节!

    “是!”

    沉香取了些银子揣在怀里,悄悄绕到后门,逸王不在府上,下人们难免有偷懒的时候。沉香给看守后门的老头塞了一把铜钱,老头知道她是侧妃身边的大丫鬟,一听是侧妃身子不舒服,就放她出去了。

    京畿司包围丞相府捉拿丞相府公子的事情他也听说了,还专门交代一声:“丫头,你出门只管找大夫给侧妃娘娘看病就是了,估摸着侧妃娘娘是担心兄长,你让侧妃娘娘放宽心。”

    沉香心里一惊,还以为公子在王府的事情被他知道了,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您,您说什么?公,公子……”

    “你还不知道呢?”逸王府太闷了,平常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老头一逮着机会就把事情的经过全说了,“我还以为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相府怎么着也得来通知侧妃娘娘一声,估摸着是怕侧妃娘娘担心。”

    沉香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她这才知道公子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如此,全城都在通缉公子的话,怪不得公子不让请大夫。

    她有点拿不定主意,打算回去请示一下。老头感叹完了之后催促道:“侧妃娘娘身子不舒服,你赶紧去请大夫吧。”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老头推出去,站在幽深的巷子里,太阳照不进来,她抱紧手臂,感觉冷嗖嗖的。

    她跺了跺脚,大不了,让大夫看完之后把大夫杀了!一阵风吹来,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被自己这个想法吓到了。

    “不行不行,不能请大夫。”

    至少不能请有名的大夫。在脑海里搜索半天,她突然想起来在丞相府的时候,听下人们说有一个叫“小老头”的大夫常年游走在达官贵人家的后宅,看的人多半是罪奴,嘴巴很严实。而且此人是个赤脚大夫,不在京城大夫的行列,不会被朝廷问起。

    她还听到当时他们说去哪里找小老头。

    她拢了拢领子,拿了些铜钱到酒馆里打了一壶好酒,买了两斤猪肉,拎着去南市巷尾小胡同里。过年了,主子们图吉利,很少惩治下人,小老头没了生意,就靠在椅子上坐在墙角晒太阳。

    沉香拎着酒肉走到门口,还没敲门,小老头闻到酒香和肉香,立刻从椅子上弹起来,兴奋道:“来生意喽!”

    “有……”

    沉香刚抬手敲门,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模样猥琐的小老头双眼放光的盯着她手中的酒肉。看穿着打扮是个年轻小姑娘,猥琐的目光便从酒肉上移开,顺着酒肉看到一双白皙柔嫩的手,往上看到胸口两枚鼓起来的花苞,在往上是修长白皙的脖颈,一张漂亮的脸蛋,十足十的美人!

    “有人,快里面请!”

    小老头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殷勤的把沉香让到院子里,把自己的椅子收拾收拾让给她坐。顺手接了酒肉放进屋里,背了药箱反手就把门给锁上了。

    他出来的时候,沉香还站在院子里,呆呆的看着他的动作。她还没说明来意,小老头就准备好了,色眯眯的瞧着她,催促道:“走吧。”

    来找他的人都是做不能见光的事情,他早就习惯了,也习惯了收点利息。眼前这个小姑娘模样就不错,不过他得先做事情,根据做的事情选择手多少利息。

    他是一个有原则的人,也是一个有分寸的人,要不然他怎么能在达官贵人的后宅游刃有余呢!

    沉香被他的目光看的很不舒服,打量了一眼小老头住的院子,院子里乱七八糟,破破旧旧,显然只有小老头一个人住。她在盘算着事后杀了小老头的可能性有多大。

    “走吧。”

    两个人各怀心思,沉香交代了一声:“我来找你的事情不希望第三个人知道。”

    小老头嘿嘿一笑,给她一个放心的表情:“小老头做这一行几十年了,从来没有出过纰漏,小老头的嘴保证严严实实的,姑娘您可以打听打听。”

    沉香嗯了一声,不想跟他多说话,也不想让他知道他们去哪儿,带着他左绕右绕,左拐右拐,绕到逸王府的后门,带他进了府。

    小老头看出她的心思也不戳破,面上不动声色,暗中观察路线。这一带他确实没怎么来过,不过他就是吃着一碗饭的,前门这些人家,他哪一户没有摸清楚情况!这一带就几座府邸,一座是没落的开国将军孙府,早就没人了,另一座是靖国侯府,还有就是一向深居简出的逸王府。

    这几座府邸他没来过,其他的几乎他都光顾过。

    孙府早八百年前都没人住了,靖国侯府正在修葺,余下的就是逸王府了。

    听说逸王府没有女人,可眼前这位……小老头见多识广,立刻就猜出了沉香的身份,以及稍后他要见的人。联想到这两天京畿司包围相府的新闻,虽然没有十成,他也猜到九成了。

    猜到了,心中就不忐忑了,甚至更加气定神闲的跟着沉香,时不时还抬头四下欣赏逸王府的风景。

    “你先在外面稍等片刻,我进去通报。”

    小老头嘿嘿笑着说道:“姑娘放心,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沉香打量他一眼,进去跟李月仪把情况说了,两人说了半天话,沉香让李月仪回避,毕竟带了外男进来,而且还是一个不入流的赤脚大夫。

    李月仪点头,但是担心李鸿儒,也没走多远,就躲在里间的屏风后面。

    “你进来吧。”

    沉香开门探出半个身子,左右看了看,从她紧张的申请中就能看出心虚来。小老头更加断定里面会有惊喜。

    “欸!”

    他背着药箱进来,绕过帘子,一眼就瞧见趴在软榻上的男人。他打量着屋子里的摆设,帐子都是藕粉色天青色,屏风上绣着大朵的牡丹,熏香是很特殊的梨花香,这种香料很贵,就算是京城的达官贵人,有钱都买不来这种香。

    熏香的味道很重,似乎在掩藏屋子里的血腥味。

    “你看看这伤能不能治。”

    沉香不敢暴露李鸿儒的身份,小老头上前查看片刻,他已经确认这人就是京城在通缉的相府公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