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官网登录:104小师叔的城府:此人想非礼我(2更)

作者:月初姣姣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ysb88手机版本

建国初期,学校依据自身师范的定位,制定了“忠诚、奋发、博学、乐育”八字校训,以此统摄办学思想,规范育人行为。目前有专职教师5人,兼职教师20余人。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名门隐婚:枭爷娇宠妻最新章节!

    体育场北区休息室内

    这些记者都是收到风声,说这边有大新闻,才闻风而来的,没想到是韩君迟的,这一牵扯到叶家,所有人都像是打了鸡血一样亢奋。

    “你说你是被威胁过来的,她是如何威胁您的?”记者眼底露出敏锐的精光。

    好像有猛料。

    “这得问吴小姐。”韩君迟淡淡瞥了一眼身侧的人。

    吴慧茹也是有点懵,亏得叶久久还一直说他的小师叔多么清高孤傲。

    没想到也是沽名钓誉。

    关键时刻居然拿女朋友出来挡刀?

    这特么还是个男人吗?

    叶久久要是知道自己喜欢上了这样一个男人,不知道会作何感想,呵——活该!

    吴慧茹嗫嚅着嘴唇,抬头面对镜头的时候,眼底居然含着一点热泪,“其实我并不是想威胁他,我只是觉得他应该知道真相而已。”

    那表情,好像是一切都是为了韩君迟好。

    “是关于叶久久的?”记者素来敏锐。

    吴慧茹一脸为难,“其实也没什么,你们别逼我了!我马上要上场了,麻烦你们让开一下。”

    她抓起放在一起的包,推开记者,就准备夺门而出。

    这些记者怎么可能让她轻易离开,直接把她堵在了门口。

    “到底是关于叶久久的什么事情,您能和我们具体说一下吗?”

    “你们让开,我真的要回去了!”吴慧茹那样子好像誓死要捍卫叶久久的模样,“你们别逼我……”声音还带着一丝颤抖。

    被一群记者围在中间,基本还都是男人,她处境越发艰难可怜。

    韩君迟斜靠在一边,就那么安静看着她。

    “吴小姐,透露一下吧……”记者胡乱推搡着。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赶紧让开!”吴慧茹试图冲出人群,推来搡去,她的包被撞到地上,拉链本就是打开的,一摞照片从包里宣泄而出……

    照片拍得异常清晰,叶久久和一个男人言笑晏晏,模样甚是亲昵。

    “不是的,这都是假的!别看——”吴慧茹蹲在地上,试图将照片收拾起来,可是这照片就像是抓不住的鱼,没收进去,反而将下面的一些照片全部翻了出来。

    记者都亢奋得不行,对着那些照片猛拍,甚至有人已经伸手抢了几张过来。

    根据照片上的时间,这可是午夜时分啊。

    众人瞬间又把矛头话锋对准了韩君迟。

    “韩小公子是看到这些照片才来的?是想私下遮住这桩丑闻?”

    “请问您对叶久久晚上和人幽会,有什么感想?”

    “她这算是劈腿,红杏出墙了吧。”

    ……

    按理说,家丑不可外扬,韩君迟看到照片后,应该将这件事直接压下去才对,居然故意捅破了这件事。

    莫非是被戴了绿帽子,恼羞成怒,所以故意报复?

    似乎一切都是说得通的。

    叶擎轩躲在暗处,她压根看不到照片,更无从得知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是谁。

    只是心下忖度,叶久久这深更半夜的,到底和谁出去了?

    **

    韩君迟被一群记者围着,不置一词。

    吴慧茹浑身血液都沸腾起来,闹得越大越好,叶久久,你要是知道,被最亲爱的人背叛,不知道你会作何感想呢。

    她笑容阴鸷可怖,恨不能要把叶久久生吞活剥了。

    而此刻有个拿到照片的记者,惊呼一声,“这人不是楚二少嘛!”

    “哪个楚二少?”楚家毕竟不在国内,有人不认识他也正常。

    “就那叶氏一直有合作那个F国楚家啊,据说这位楚二少性趋向不明,也是出了名的爱玩。”

    “难怪他俩会在一起,叶久久以前也很爱玩。”

    “他俩应该从小就认识了,估计早就有一腿了。”

    “楚氏这次听说和叶氏共同开发了城南的一块地,他和叶家肯定特别熟啊,两个人走到一起,也不奇怪吧。”

    “难怪韩小公子恼羞成怒,要把这件事捅出去。”

    ……

    记者绘声绘色讨论着,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出豪门大戏。

    “就是不懂,这两个人到底是个什么关系,是叶久久和他在先,那韩小公子就是被三儿了,要是在后,他不就是被绿了吗?”

    “无论如何,他都是最倒霉的那个。”

    “这楚二少也是够不要脸的,不知道她有男朋友吗?还私下和她见面!”

    “果然豪门里的人,私生活都很混乱。”

    吴慧茹看着一言不发的韩君迟,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她就是要让叶久久声名狼藉,在体坛混不下去,什么“国民闺女”,她要让她变得人人唾弃。

    无论韩君迟是被绿了还是被三儿了,不说别的,就是这韩家也不会放过叶家的。

    韩家在政界可是根基深厚,自古民不与官斗,韩家故意找茬,叶家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叶久久的惨样了。

    ……

    就在她暗自得意的时候,忽然从外面传来一道清明的男人声音。

    “谁说我不要脸来着?”那人穿着一身浅色休闲服,单眼皮,高鼻梁,肤白,瘦高,斜靠在门口,嘴角还噙着一抹温润的笑意。

    风光霁月,朗月清风,好看得紧。

    “怎么都不说话了?刚刚不是讨论得非常热烈?”楚冽邪笑着,“继续说,我还想听听,我的私生活是如何混乱的。”

    众人没和楚冽打过交道,可是看他后面齐刷刷站了一排黑衣人,眼睛都直了,哪里还敢胡说。

    这楚冽和韩君迟可不是一类人。

    楚家毕竟有混黑背景,眸子微眯的时候,眼底杀意尽显,那些记者就连镜头没敢对准他,一群人被楚家人堵在休息室。

    有种瓮中捉鳖的感觉。

    楚冽上前两步,从一个记者手中抽出照片,那记者手指攥紧,本不想给他,不过他力气实在太大,一把就夺了过去,看了半晌。

    “抓拍的角度挺不错。”

    “嗯,还很唯美。”韩君迟耸肩,“还是高清无码的。”

    “可惜有点美中不足。”楚冽咋舌,“他怎么把我的脸拍得这么大?”

    “难道不是你的脸本来就大?”

    楚冽语塞。

    这小子嘴巴怎么这么坏

    我巴掌大的小脸,哪里大了。

    楚冽拿着照片,走到韩君迟面前,将照片举在自己两侧,“你自己对比一下,是不是把我拍丑了?”

    “可能你本来就不好看。”

    众人算是懵了。

    这两人居然是认识的,而且听他们说话的语气,分明很熟啊,这要是情敌,不把他打死都算轻的。

    吴慧茹瞳孔微微放大,她没想到照片中的男人会突然出现。

    这两人要是扭打起来,绝对是大新闻,没想到他俩居然是熟识?

    “吴小姐,有件事我忘记和你说了,我和他……”韩君迟语气顿了一下,裹上一层寒意,“原本就认识。”

    吴慧茹整个人如遭雷劈一样,整个人都傻掉了。

    “照片是谁拍的?什么意思?说我和久久幽会偷情?”楚冽捏着照片,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坏笑。

    “大家眼睛没问题都应该认得出来,照片中的车子是叶家的,那上面的司机是黄色头发,大家应该很清楚,那是谁的人,谁偷情这么明目张胆。”

    “开着自家车子,带着父亲的助理,招摇过市?”

    “你们这是在和我秀智商下限吗?”楚冽挑眉,几个破照片,能编出一大段狗血剧情,他真是佩服那些记者的想象力。

    记者急忙垂头看着那一摞照片,那确实是叶家的私车,叶峰那个黄毛很有标志性,若是出来偷情,胆子未免太大了。

    吴慧茹听着周围记者质疑的声音,脸上血色快速褪去,为了参加运动会,所有人都扑了点粉,此刻神情惨白,宛若女鬼。

    “大半夜的,谁知道你俩有没有些什么?说不准叶家人早就知道了,叶九霄就是替她女儿兜着而已!”吴慧茹抢着开口。

    所有记者都紧张得吞着口水,我去,居然扯到了九爷?

    这种话都敢说。

    “父亲帮女儿偷情?在你心里,叶叔叔就是这样的人?”韩君迟眸子沉冽。

    全然不像以往那种温润如玉的形象,反而有点咄咄逼人。

    “照片都在这里,难不成单凭你们几句话,就想帮叶久久洗白?还是你们准备在这里对我们干什么?”吴慧茹心里是慌乱的,寒意从脚底升起,四肢僵硬。

    “这些照片我都有备份的,你们别想轻易将这件事抹去!”

    “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要是敢在这里胡来,我立刻就报警!”吴慧茹抓着手机,手指颤抖得拨打电话。

    她指尖都是冷汗,心虚胆颤,手机一直无法解锁。

    她越是心急,越是打不开手机,急得她满头是汗。

    “报警啊。”一道娇软的女声从她后背响起,她还没回头,一只涂着豆蔻色指甲油的手指从她肩侧伸过来,拿过手机,“需要我帮你吗?”

    吴慧茹身子发软,差点一下子栽到地上。

    这声音她太熟了。

    叶久久那个闺蜜的,她偶尔会在休息室和她语音,这女孩声音娇软,辨识度很高。

    她曾经到队里看过这个人,前呼后拥的都是保镖。

    单是岳家人三个字,就足以让整个人胆颤。

    “是要打110吗?”元满眯着眼。

    “岳……岳小姐。”吴慧茹微微侧头,看到她那张精致明艳的小脸,整个身子都凉透了。

    记者也是一脸懵,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楚家人来了,岳家也来人了。

    “这些照片都是你拍的?”元满眯着眼,“拍得还挺漂亮。”

    “这……我……”吴慧茹支吾着,浑身好像被绝望的沼泽包裹着。

    “你说我男朋友和久久怎么了?再说一遍我听听。”

    不只是吴慧茹,在场记者都目瞪口呆。

    到现在短短几分钟内,事情一波三折,剧情越发精彩,楚冽居然是元满男朋友?

    这简直是神转折。

    吴慧茹大脑一片空白,张着嘴,嗓子眼却说不出半个字。

    “既然照片都拍到了,吴小姐怎么不把视频放出来给大家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元满挑眉,“单凭几张角度暧昧的照片,就硬要将他俩扯到一起?是不是太没说服力了?”

    元满眯着眼,慵懒的眸子裹挟着令人畏惧的寒意。

    而此刻有个楚家人走出来,当着记者面放出一段视频。

    角度不同,从正侧面看,楚冽距离叶家的车子,足有一米远的距离,两人就是普通告别,这要是情侣,未免太生分了。

    而吴慧茹提供的照片,楚冽整个人几乎都是贴着车子的,所以才让两人的举止显得分外亲昵。

    “大家都看清楚了,照片可以伪造,视频总不假吧。”元满挑眉。

    吴慧茹忽然抬头看向韩君迟。

    这个人……

    他依旧温润,芝兰玉树,云淡风轻,从始至终,他就像个局外人。

    她以为自己设了个局,让韩君迟和叶久久往里面钻,可她现在才明白。

    这个男人才是真正的猎人。

    而且杀人不见血。

    直接将这件事捅到了楚家和岳家那里,让她直面这两个家族,这不是要她的命嘛?

    太狠!

    从一开始他就设计好了,借刀杀人啊。

    叶擎轩站在暗处,嘴角倒是勾起一抹笑意,真没看出来,这韩君迟还是个狠角色,祸水东引,直接将事情捅到楚家和岳家,杀人于无形。

    兵不血刃。

    这招很高明。

    自己一点没碰到脏水,就解决了一个大麻烦,恐怕这吴慧茹以后不仅要被明面儿上的人抵制,背地里日子更不好过。

    韩君迟这招挺狠。

    **

    吴慧茹心头惊颤,尤其是对上元满的眸子,心惊肉跳,下意识得拔腿就要跑,她必须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要跑……

    楚冽眯着眼,刚想让人拦住她的时候,元满已经伸手攥住了她的手臂。

    她力气很大,直接就把吴慧茹给拽了回去,手指用力,像是要掐进她的皮肉里。

    “……你干嘛,松开,你……”吴慧茹抬手要挣脱,手臂酸痛,一点力气都使不上。

    可是下一秒

    元满一手钳制着她,另一只手高高抬起,直接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

    唧唧喳喳的记者,瞬间噤若寒蝉。

    我的妈,直接上手了?

    这么猛的?

    “污蔑我的男朋友和好朋友,你这人胆子是真大?”元满知道这件事,差点没气炸了。

    “我这人心眼很小,能让我放进心里的人不多,你却尽挑着我心尖上的人动,你这是在故意挑衅我?”

    “是岳家这么长时间不在盛都,什么牛鬼蛇神都想过来踩一脚吗?”

    所有记者都收好设备,关掉录音笔,大气不敢喘。

    吴慧茹半边脸都是麻掉的,口腔里都是浓重的血水,嘴角都被打裂了,足见元满刚刚下手的力道多重。

    元满以前很胖,力气自然不小,瘦下来之后,力气也没减弱,所以这巴掌,真是实打实的熊掌。

    要不是她一只手钳制着她,吴慧茹绝对会被打翻在地。

    “我听说上次久久的事情,也有你的手笔?久久就是心太善,没追责告你,你却变本加厉?当真无耻。”元满眯着眼。

    “不是,我……啊——”

    吴慧茹话都没说完,元满松开一侧的手,一脚就踹了过去。

    她身子趔趄,腹部剧痛,整个人往后一晃,跌坐在地,脸色煞白惊惧,活像看见了魔鬼。

    韩君迟抵了抵楚冽的胳膊,“她平时会家暴你吗?”

    楚冽干咳一声,“她平时很温柔的,这是特殊情况而已。”

    韩君迟嘴角抽了抽,温柔?

    骗鬼呢。

    元满眯着眼,语气又冷又沉。

    “就你这种人?也配为国出征?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德性,不如人就暗中动手脚,我告诉你,你要是再碰久久一下,我就让人剁了你的两只手!”

    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

    她下意识将双手收紧,浑身胆寒发抖,要是手没了她不如直接去死。

    “以为久久比你小,就好欺负啊?”元满蹲下身子,视线和她齐平,“你再敢将手脚往久久身上伸一下试试?”

    “有些事她不方便做,不代表没人收拾得了你。”她语气裹挟着浓浓的警告意味,胆子真是肥了,居然污蔑她最好的朋友和男朋友。

    直接往她雷区上面踩啊。

    “别说盛都,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只要我想,自然有千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

    “还威胁小师叔……”

    “咳咳——”韩君迟咳嗽两声,“我不是你的小师叔。”

    元满脸一僵,恶狠狠地瞪了韩君迟一眼,“我不叫了还不行嘛,就留着给你家叶久久叫!”自己说得正尽兴,被他打断,顿时觉得一点意思都没了。

    元满是听叶久久喊多了,下意识脱口而出罢了,没想到瞬间惨遭打脸,小脸都垮了。

    楚冽憋着笑,这丫头要不要这么可爱啊。

    元满扭头看向吴慧茹,她身子一抖,吓得半死。

    她何曾接触过这种混黑的人家,元满平时和叶久久接触,看着十分好相处,如此狠厉的一面,吴慧茹是第一次见。

    余光瞥见她身后的一群黑衣人,心颤胆裂。

    浑身都瑟瑟发抖。

    “就你……”韩君迟眯着眼,“这辈子都没法和久久比。”

    吴慧茹瞳孔放大,这句话才是最戳心的。

    **

    此刻外面的一拨人分开,一群警察涌入,记者战战兢兢,怎么警察都来了。

    “谁报警?”为首的人拧眉。

    “我。”韩君迟开口。

    “你说被人威胁?”警察挑眉。

    “嗯,手机信息我都保存了,还有录音……”韩君迟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录音笔。

    吴慧茹深吸一口气,这个男人居然……

    从一开始就设计好要算计她了?

    自己刚刚的沾沾自喜,对韩君迟的威胁,简直像是一场笑话,人家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从始至终,自己都是被算计的那一个。

    这个男人看着人畜无害,没想到心思这么深。

    “对了,警察同志。”韩君迟蹙眉,“她还试图非礼我,把我衣服都弄皱了。”

    “作为一个按时纳税的良好公民,我恳请你们妥善处理好这件事。”

    “我觉得很恶心,吓得半死,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摧残。”

    某人面色平静,还有一直强调,自己被吓死了?

    记者无语,韩小公子,您确定您被吓到了?

    整个房间的人彻底凌乱……

    叶擎轩在外面看戏看得津津有味,却被他一句话说得差点喷血。

    这厮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吴慧茹脑子一片空白,她什么时候非礼他了,“我没有,我就是……拉一下他的胳膊。”

    “吴小姐,我们非亲非故,你拉我胳膊,还不肯松开,这算是性骚扰吧?”

    吴慧茹傻了,怎么就变成性骚扰了?

    **

    而此刻叶久久已经在后面做准备活动了,趴在边上去寻找韩君迟的影子。

    这人去哪儿了?

    不是说已经到了吗?

    她哪里知道,韩君迟背着她,可干了不少事情。

    ------题外话------

    大家自行脑补小师叔说被人非礼的画面……

    面无表情的,说得还异常坚定。

    虐渣……

    兵不血刃,啧啧……

    叶擎轩:我是不是小瞧他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免费白菜 免费彩金 彩金免费领 免费白菜网 免费彩金送 免费彩金网 免费给彩金 免费领彩金 免费送白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