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app怎么打不开:第九百六十五章:欺我部下,辱我兄弟者,虽远必戮

作者:当年秦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娱乐

无锡市民政局领导到会并宣布基金会成立。小小酵母背后蕴藏的巨大能量在安琪酵母股份有限公司,成员们走过“神奇的酵母”企业文化长廊,从园区建设到产品类别,从研究领域到企业文化,都让人感受到了小小酵母背后一个企业的强势崛起。

推荐阅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快穿之炮灰凶猛凤毒天下:神医十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锦绣清宫:四爷的心尖宠妃续南明医统江山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一世唐人最新章节!

    965.欺我部下,辱我兄弟者,虽远必戮

    这御史现在已经算废了,想要邀名结果名声扫地不说,现在看来,估计也是官位不保了,果不其然,李世民脸色阴沉,直拍案喝道:“台院御史内供奉傅亭,督察不明,遇事不查。罢其职贬为庶民,逐出京师,永不录用”。

    李世民此言一出,满堂哗然,众臣都是惊愕的看着李世民,不明白为什么李世民给予这么严重的处罚,按理说这傅亭也只是一个不明不查之罪啊,轻则罚俸,重则降职甚至是罢官都说得过去,但是李世民却是将其仕途彻底给绝了,这就是有些狠了。

    也有人打算出列求情,可是李世民阴沉着脸大手一挥,“此事已绝,休得再言”。说着话时李世民还在冷脸看着那傅亭,不是李世民狠厉,而且李世民知道,这傅亭一定是受了人指使的,而他恰恰容不得他的臣子这样搞鬼。

    而后在群臣的噤声中,李世民又是看向李破军,“那仆从虽罪该万死,但应由三司会审,五复奏之后方可公示处斩,太子越职行事,鲁莽妄为,该罚,但念在事态紧急,其心可嘉,罚禁足一月,减俸一年”。

    李破军听了嘴巴一瘪,禁足一月…好难受啊,只得不情不愿的应着了,至于那个减俸一年就是笑话了,众人包括李破军都是自动忽略了。

    一众御史见状纵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旨意已下,也只得遵从了,不过好歹,能把那魔头关在宫中一个月,免得他又出来闹事。

    看了看李破军,李世民又是眉头一挑直说道:“太子还有何话说?你可是不服?”

    李破军闻言忙是拜道:“陛下英明,儿臣亦是佩服,只是儿臣还有几句话要跟列为臣公说说”。

    “讲”,李世民忽然有些后悔让李破军说话了,这小子说不得又要语不惊人死不休。

    “孤有一言,诸公静听之记之。那仆从辱我部下兄弟,其必死,孤亲手斩之,从今往后,欺我部下,辱我兄弟者,虽远必戮”。李破军转身看向济济一堂的王公大臣,丝毫没有储君的觉悟,冷着脸厉喝道。

    话音落下便是回归坐中闭目不语,而这一句话又是想一颗石子扔进来平静水面一样,引起轩然大波,一众老儒文士纷纷涨红脸,满是不岔,看着李破军很是不满,而程咬金尉迟恭等一干武将则是挥拳叫好,高声呼喝。

    李世民看了看李破军,看看热闹如同菜市场一样的朝堂,眼中有些无奈,直起身头疼的喝道:“退朝”,便是自顾自的退了。

    李世民的心情简直是像日了二哈一样的难受,今儿这早朝压根就不该开的,简直是胡闹,什么国事都没处理,尽搞这些狗屁倒灶的事儿了。

    随着这场早朝的谢幕,李破军的那句“欺我部下,辱我兄弟者,虽远必戮”也是传扬出去了,多少人为之折服,李破军在朝堂被众人弹劾,在朝堂外却是收获了大量名声,特别是神策将士,得知大将军因为替兄弟出头在朝堂上被众臣围攻弹劾,而大将军又是放出此等豪言的时候,具都是心下大热。

    李破军一回得东宫,便是找来了张文瓘,然而张文瓘却是比他还着急,直问道:“殿下,怎么样?朝堂上发生什么事了?”

    李破军直摆摆手道:“没事,就是被弹劾了而已,家常便饭,先不说这个。我被阿耶禁足了,现在有很重要的事让你去做”。

    张文瓘听得没事,也是稍微放了心,而后便是肃然应着,“殿下但请吩咐”。

    “是这样,今日御史台台院内供奉御史傅亭……”,李破军把傅亭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而后又是说道:“我可以肯定傅亭是受人指使的,阿耶已将其逐出京师,你赶紧出宫去找景阳,还有阿然配合,在傅亭出京之后将其抓来”。李破军面带凝重的直说道。

    然而张文瓘听了却是一惊,直惊道:“御史台台院的傅亭?是他?”

    李破军听得此话眉头一挑,惊问道:“怎么?稚圭认识他?”

    张文瓘眉头紧皱,这时却是舒展开来了,直回道:“是他就难怪了。殿下,这傅亭是宁州傅氏的人,而宁州傅家前任家主就是前太史令傅奕,而傅奕又和前太史局司辰傅刚是堂兄弟,并称才俊。而傅奕和傅刚又……”。

    李破军听到这儿也是明白了,笑道:“原来是一家子啊,怪不得都是这样的脑残”。

    张文瓘又是问道:“殿下,那傅亭虽然被逐出京师,但是若在半路失踪,那也会引起官府察觉啊,这该如何是好?”

    李破军听了笑了,直道:“这还不简单,你让人装扮成山贼,把人劫了而后换个衣服跑路不就是的,至于那山贼就让当地官府去查好了”。

    张文瓘听得大汗,这是国家储君吗?怎的搞得跟个地痞似的。

    而傅亭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还没来得及跟家人叙说,便是被朝廷公人催促赶紧收拾行囊滚出京城了,没有皇帝特召,傅亭以后是不能踏足京城半步了。

    简单收拾之后,傅亭便是带着仆人护卫还有几大车的行李之后狼狈逃亡北地去了,傅家的郡望在北地郡,也就是现在的宁州,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大家族豪门,要不然也不会连续出现几人在京中任职了,而太史令(司天台)更是多有傅家之人,不过自从李破军盯上了傅家家主傅奕之后,傅家就倒霉了,接二连三的被贬,在京中的根基算是断了。

    长安北门,光化门,傅亭看着巍峨的长安城,不由得潸然泪下,此生,他是回不了这天下第一城了,除非,改天换日了,想到此,傅亭心中发狠:太子殿下如此残暴狠厉,长久不了的。

    又想到那个跟他长谈的人,直呢喃道:“愿你们成功吧,成功之日,就是我重返长安之时”,说罢便是转身入了马车,一路北去,留下一路烟尘。

    长安城中,某一处豪宅,阴暗密室里,没有掌灯,一片黑暗,看不清人脸,一人背朝门坐着,直厉声吩咐道:“追,不要让他活着回宁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