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国内全是假网:卷二 第1593章:幸福

作者:薏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

  日前,组团式服务联系组组员和海桥村工作人员分成三个小组,一起下村入户。1.国家事业编制;2.理工类不低于40万元,人文社科类不低于23万元,上不封顶;3.提供购买学校住房,或享受购房补贴20万元(税前);不购房者,根据学校周转房管理办法,可提供校内周转房租住。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老公宠妻太甜蜜最新章节!

    只是,严阎自己没有发觉,在他进来后,一路上不仅仅是男生盯着陆依依看,他也成了少女心目里喜欢的对象。

    严阎岁数比陆依依大很多,但是常年处在高位,这种气息让女孩子很容易生出一种崇拜的感觉。

    哪怕是他穿着休闲装,也抵挡不住身上的威严。

    “他是谁?好好看哦!”

    严阎不是学校里白嫩的大学生,但是比那些男生更有味道。

    陆依依听到四周传来的议论声,她伸手将着严阎的手臂给挽住。

    占有欲在这个时候立即从她心里冲出来,她不喜欢别人觊觎自己的男人。

    严阎低下头看到陆依依搂着自己,他勾起嘴角一笑,反将着陆依依揽到怀里。

    外表长得像洋娃娃一样的陆依依,并不是大家看到的柔弱乖巧。

    她会撒娇,会生气,会邀宠,会像一个普通的女生在喜欢人面前,把自己的小性子显示地淋漓尽致。

    两个人甜蜜地依偎着一起,彼此不说些什么,也能感觉到幸福在心田里流淌。

    严阎陪着陆依依上课,他成了她的保镖,也愿意以用这种方式守护着她。

    很久后,严阎想起自己和陆依依坐在大学的教室里,明亮的四周,安静的课堂,他的眼里只有在认真听课的陆依依。

    那段日子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下课后,陆依依拖着严阎在学校里逛,严阎虽然不喜欢大学,不过他愿意和陆依依一起逛。

    只要陪在她的身边,他做什么都愿意。

    温澜出现的时候,陆依依根本没有注意到她。

    有了喜欢的人在身边,那双眼底怎么可能容得下别人!

    曾树羽没有再来找陆依依,在学校里就算碰到,他也没有像往常一样来纠缠着她。他太清楚陆依依的性子,更知道陆家很宝贝陆依依。

    陆家没有把他们往死里整,他哪里还敢去缠着陆依依。

    到了现在,曾树羽除了后悔,也只有后悔,他能做的是远离陆依依,看着她对别的男人笑。

    温澜不是曾树羽,这么长时间,她在曾树羽身上的付出一夜之间全都没了。

    如果说,陆依依的事情让曾家不能接受她,那么她和曾父的一晚,成了曾树羽和曾夫人心头的一根刺。

    对曾树羽来说,养着的情人爬上自己父亲的床上,这不仅是一顶绿帽子,还有愤怒和恶心。

    这件事情发生后,温澜去求过曾树羽,曾树羽是拒绝不见。

    要不是温澜当初的勾引,他现在怎么会和陆依依分手?

    在和陆依依的感情上,曾树羽找不到发泄口,心里早把所有的过错推在温澜身上。

    曾夫人那?本来就不喜欢温澜,在看到温澜和曾父睡在一起,她气愤地直接将着温澜从床上拖下来。

    温澜是裸着身子被曾夫人拖到走廊上,酒店其他的住客听到动静都出来看戏。

    温澜长这么大没有这么地丢脸过。

    她为了曾树羽打掉两个孩子,为了和他在一起,她是把自己的自尊踩在脚底下,他们让她去给陆依依下药,她就去了。在陆依依的事情没有办成,他们更是把所有的过错推在她的身上。

    她和曾父的一夜根本不是她自愿的,是她突然被人打晕送到曾父的床上。

    而曾父喝了酒,但是在房间里看到她的面容时,是认了出来的。他还是把她给上了。

    在被曾夫人和曾树羽抓奸在床,曾父第一句是她勾引他!

    那一刻,温澜恨起他们。

    曾家的人一个个自私自利,不是好东西。

    但是对温澜来说,她更恨的人是陆依依。

    “陆依依,你给我站住。”温澜看到陆依依,她走过去,伸手挡住陆依依的去路。

    她被曾夫人打得很惨,不说身上都是淤青,她的脸也伤得很严重。

    在医院里,她躺了几天,回来的第一天看到陆依依带着那个保安在学校里晃悠顺带秀恩爱,她怎么会不气愤!

    她被曾父给睡了,陆依依却在和男人谈恋爱。

    陆依依看到温澜的时候,她的头就发痛。

    什么叫做阴魂不散,说的就是温澜吧。

    在病房里,陆依依是和她说得那么清楚,自己不爱曾树羽,不要再来纠缠

    温澜竟然又找来了。

    严阎见着温澜冲过来,他握紧陆依依的手,然后他的人挡在陆依依面前。

    严阎看着一脸愤怒的温澜,心想,之前给温澜的教训是太轻了,让她还敢来找依依算账。

    “陆依依,我没想到你是这么恶毒的女人!”

    温澜的话,陆依依是一点都不想听。

    她低声对严阎说道,“我们走吧。

    “嗯。”对于讨厌的人,严阎也不想搭理。

    这个温澜真够讨厌的,他觉得该不该再把她扔到谁的床上。

    “陆依依!”温澜是憋了一肚子的火,见陆依依不搭理自己走人,加上四周聚过来的人看着她们指指点点,她顿时更加恼火。

    她和曾树羽的事情在学校里传开了,都说是她不要脸地去勾引曾树羽。

    是陆依依没用,自己留不住曾树羽的心。

    还有……

    “陆依依,你早看上这个老男人,所以才把曾树羽给甩了。”

    “你太厉害了,一面在外人面前扮乖巧柔弱,另一面就去勾搭其他的男人。”

    温澜的话令陆依依皱起眉头。

    你搭理她嘛,自己烦这个人。

    你不搭理她嘛,她非要说些难听的话刺激你。

    “你再说一遍。”严阎转过身子,对着温澜说道。

    当着他的面说依依,是觉得他严阎的脾气太好了,还是他的女人太好欺负。

    这黑道上的主,能给依靠自己能力掌控势力的无冕之王,有谁敢说他的脾气好!

    严阎,外人都称他是阎罗王,能给得到这个称呼,可以看得出来他做事情是有多狠多血腥。

    他一出声,一个眼神就把温澜给吓住了。

    温澜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什么一个保安的眼神那么地可怕!她看着的时候,身子一颤,然后往后退了脚步。“我!”温澜抽泣起来,她的眼泪一颗颗慢慢地掉下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