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官方网站是多少:第646章:我哥的死不是一场意外

作者:薏米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登录注册

7、若车在中途停车,不要从窗口买东西;如果是自己单身乘车,更不要下车;如有同伴乘车,需下车买东西,则要交待同伴看好自己的行李,以免意外发生。“非常感谢城建学院的辅导员、任课老师和领导在大学三年期间对我的帮助、支持和鼓励,引导我一直向好的方面发展,使得我走出社会的时候有担当、有作为,并走上了现在的集团公司管理岗位”,肖晓文满怀感恩的说。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最强狂兵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妻在上侯府商女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官梯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老公宠妻太甜蜜最新章节!

    第646章:我哥的死不是一场意外

    顾家有顾北辰,越发地好。

    看着顾氏很好,他心里着急起来。

    为了这件事情,他多次说过萧彦,萧彦根本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他瞧着萧彦只知道玩,每天混在街头,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气恼。

    后面,听了别人的话,对顾北辰动了手。

    想顾北辰死了,顾臻老了,顾家还不是他们的手中物,到时候由着他们瓜分。

    一家的惨败,对其他家族来说,是好事情。

    可是,谁都没有预料到,顾墨成比起顾北辰,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么一个和自己儿子厮混在一起玩闹的人,竟然能撑起顾氏。

    萧父瞧着面前淡着面容的顾墨成,这顿饭局,顾墨成找他,就是为了顾北辰的事情。

    顾北辰的车祸,很多证据都被他们消除得差不多。

    包括在顾北辰车里动手脚的人,还有撞击顾北辰车子的人,这一个个的,已经被他们杀人灭口。

    顾北辰死后,他收到消息,顾臻在查。

    事情的痕迹被他们擦得差不多,所以萧父没有多加阻止。

    这些年,他看着顾氏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稳住宁城龙头老大的位置,看着自己的儿子依然在酒色中醉生梦死。

    萧父着急,他不想萧家输给顾家,更不想萧彦被顾氏压着。

    “萧叔叔,有件事情想托你帮我查下。”顾墨成喝了一小口的红酒说道。

    萧父收起心思,他看着顾墨成,笑着问道,“有什么事情,还需要顾先生你麻烦我?”

    最近萧氏被顾墨成抢走不少的生意,他手里的会所是被警察扫的关门歇业。

    顾墨成当作什么事情没有发生,和他在这里吃饭喝酒。

    “我哥的死不是意外。”顾墨成淡着面容看着萧父。

    萧父正在喝酒,在听到顾墨成的一句话后,酒很快地吞了下去。

    他喝的是白酒,酒精度数高的白酒把他给呛到了。

    “萧叔叔。”顾墨成唤了声,瞧着萧父呛得脸色发红,他继续说道,“我哥的那场车祸是人为,我希望萧叔叔帮忙,替我查查宁城里到底是谁害死了他。”

    顾墨成一直是盯着萧父的面容,说起顾北辰的死。

    萧父舒缓了些,他“呵呵”地笑起来。

    “墨成啊,墨成!”

    顾墨成心里一定是知道顾北辰的死和他有关系,不然顾墨成不会花那么大的精力对付着他。

    如果说是因为苏华的死,因为苏雅怀上顾子铭这两件事情,顾墨成不会费那么多的心思在萧家上面。

    今天还摆了这场鸿门宴请他过来。

    萧父笑到后面,他端着酒杯倒头喝起来。

    “墨成,你查不到是谁害了你哥哥吗?”

    “查不到。”顾墨成说道,他感觉得到顾北辰的死和萧父有关,但是手上没有证据。

    他花那么大的心思对付着萧家,就是告诉着萧父,自己在怀疑他。

    “不过,我心里有怀疑的对象!”顾墨成又说道。

    “谁?”

    顾墨成没有马上说,他看着萧父,萧父也抬起头看着他。

    “你!”

    顾墨成的回答很有意思,萧父愣了下,他大笑出声。

    “顾墨成,顾臻有你这个儿子真是幸运!”

    萧父说完,他去拿酒瓶,要把自己的酒杯满上。

    顾墨成先一步拿着酒瓶,替萧父满上酒杯。

    “萧叔叔,我和萧彦是最好的朋友。”

    “这么多年,没有萧彦帮衬着我,顾家没有今天。”顾墨成说了句实话。

    萧父停了喝酒的动作,他瞧着手里的酒杯,听着顾墨成继续说道。

    “萧叔叔,我不想和萧彦成为敌人。一旦,我们两个对抗起来,对顾家和萧家没有好处。”

    “我和萧彦这么多年的朋友做下来,彼此都很了解对方,我们有几斤尽量,彼此也很清楚。”

    “我们两个要是能做一辈子的朋友,那么对顾家和萧家来说,只能是好事情。”

    是的,顾家和萧家站在一起,宁城哪家敢惹他们。

    这个宁城还不是他们说了算。

    但是,一旦顾墨成和萧彦成了对手,他们两个斗得你死我活,结局不是哪家能赢,而是两家都没有好的下场。

    这个道理,这个事实,萧父发现自己怎么到今天才发现。

    “我真的是老了。”萧父感叹了声。

    “我竟然以为,彦儿比你能干,比你厉害,我萧家能把顾家给压下去。”

    “其实,哪里这么好压。就算彦儿把顾家给压了下去,也一定是消耗过多的势力和财力才做得到的。到时候,不仅是顾家完蛋,我萧家也不能在宁城称王称霸。”

    萧父说着,忍不住自嘲地发笑。

    “人真的是老了,不中用了。”

    他竟然会一头栽进一条死胡同里,非要让自己的儿子压过顾墨成。

    “萧叔叔,你不是老了,是太想萧彦赢。”

    从小到大,萧父要求着萧彦在学业上必须拿第一。

    拿不了第一,萧彦就要得到萧父的一顿打。

    “我想,我的儿子厉害,这样他妈妈会高兴些。”萧父低声说了句。

    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到头来是一场空。

    萧彦恨他,萧夫人要同他离婚。

    “呵呵。”萧父又笑出声来,他看着顾墨成,说道,“墨成,你哥哥的事情别去查了。”

    “他的车祸是我安排的。”萧父承认道。

    顾墨成怔住,没想到萧父这么简单地用说出他自己是害死顾北辰的凶手。

    结果来得太顺利,顾墨成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

    萧父开始谈起顾北辰的死,“你们顾家走的是正道,你爸爸掌权的时候,在宁城就掌控着大权。”

    “我萧家走的是黑道,我那时候不想做生意,走正途。要不是和萧彦的妈妈结婚,生意上的事情我是不会参合的。”

    “你爸爸厉害,他和蒋骏两个人掌空着宁城的经济,当时宁城的其他家族都忌惮害怕着他们。”

    “后面,他们两个因为姓郁的女人,也就是蒋骏的老婆,兄弟关系破裂。”萧父说道,“蒋家落在蒋老太太手中,走了下坡路,你们顾家逐渐地把蒋家的势力夺到手里。”

    “然后,我萧家、陆家、韩家开始迅速地发展起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