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胜博ysb88手机版本:第265章 男人出轨的责任

作者:王大姑娘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胜博bb248客户端

3、关于对您的信息的控制当您向我们提供个人信息时,本站不会把您的个人识别信息出售或出租给他人。  在家校领导,教师、辅导员、学生代表100余人参加会议。

推荐阅读:一号红人最强狂兵侯府商女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征服游戏:野性小妻难驯服妻在上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天价宠儿:总裁的新妻

恋上你看书网 www.worldswiss.com ,最快更新重生逆袭之头号军婚最新章节!

    何薇倒了杯茶给她,“喝一口吧,少喝点没事。”她看向老彭说道,“佳宁的身体你们也看到了,还是快点做决定吧。无论房子过户给谁都没有关系,就算你们要离婚也得走司法程序,你们两个人名下的财产都要拿出来进行分割,谁方便就谁去吧。”

    “小姑娘话说的在理,”老彭的媳妇好像也不想纠缠下去了,便道,“老彭那就让她们跟着你去把手续办一下吧。”

    中年妇女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说完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何薇将她拦住了,“大姐,您不能走。”

    “为什么?”

    “我们信不过他,”她的话让老彭对她怒目而视,但是何薇依旧说道,“您得跟着我们一起去。”

    “我的时间你可支付不起。”中年妇女冷冷的说道,“不过就是过个户而已。”

    “我们的时间同样宝贵,”何薇不惧的说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不要在乎谁对谁错,大家共同来解决,男人出轨,女人未必没有责任,您说是不是,大姐!”

    中年妇女眼神犀利的盯着她看,何薇依然不惧的与她对视。她很纳闷,她年龄也不算大,她的自信从哪里来的呢?

    “好,我陪你们去。”

    何薇点点头,扶着于佳宁站起来向外走了出去。

    老彭在后面看着何薇的背景,突然加快了脚步,走在她身侧,质问道,“你是那天那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哪天?”何薇装做惊讶的问道。

    “就是…”老彭狠狠的看着她,目光几乎是要把她吃掉,“原来你早就猜出来了,你为什么不帮我把佳宁叫出来。”

    何薇冷笑,“自然是见不得渣男欺负女人!”

    老彭刚想张嘴说话,于佳宁立刻看向老彭,她眼中含着恨意的幽光让老彭把想说的话,全都硬生生的噎回去了。

    老彭他们是开车来的,而且有司机,当司机把车开出来的时候,何薇才明白了为什么于佳宁会愿意和老彭在一起。

    那天在学校门口,老彭开了一辆普通的轿车,也不过是十来万的样子,但是这个女人的座驾,恐怕得上百万了吧。何薇内心中忽然对这个女人生出了几分的怜悯,那天她去宿舍直接找上了于佳宁恐怕是真气急了吧。

    一路上大家都很沉默,老彭坐在副驾驶上不断的回头看于佳宁。

    于佳宁只管低着头,并不与他对视。

    何薇心中冷笑,赤裸裸的渣男,和自家老婆还没有离婚呢,竟敢如此作为。他老婆的肚量可真够大的,这样的男人出轨证据确凿,没有什么好说的,直接离婚净身出户就完了,还用得着如此纠结?

    手续办的很顺利,于佳宁签完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带了何薇打了出租车回了学校。

    一上车,于佳宁松了一口气,直接歪在了后座上。

    “你没事吧。”

    “没事,”于佳宁面无表情的说道,“终于没有关系了。”

    何薇没有说话,她看着于佳宁想和老彭断了关系容易,老彭想与于佳宁断了关系难。

    老彭若是个聪明的就不要与他婆离婚,到此为止,然后请他老婆原谅他,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他若是一意孤行那么后果就难说了。

    何薇看着窗外飞驰而去的景色,心中格外沉静,这事和她没有关系,她想好了,她以后还是自己在家住,冬天冷点没关系,家里有母亲做好的新被子,她多盖一床好了。

    何薇到了宿舍,拿了自己的包就要走,于佳宁喊住她,“何薇,你最近怎么不来宿舍里住了?”

    何薇微微带了笑意,“我每天晚上都要很晚才会睡觉,我来了怕打扰你休息,我老公这两天的就会过来,我在家随时等着他回来。”然后她朝着她挤挤眼,给了一个她懂的的眼神。

    于佳宁点点头,说道,“我时常帮你晒被子,你老公走了,回宿舍住吧,冬天这边暖和。”

    “好啊,”何薇笑着应了,“我走了啊,你好好养身体。”

    她一出门脸上的笑意便消失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她还是过自己的清静日子,专心搞研究吧。

    何薇走了,于佳宁躺在床上满脸阴霾,老彭不是那种好缠的,他即便和他老婆不离婚也肯定也少不了来纠缠自己,真是够烦的,她怎么就这么倒霉!

    若是何薇在就好了!

    她忽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她一度认为,何薇没有自己厉害,可真正到了事情上面便有了差别。她不惧怕任何人、任何事,无论在怎样的情况下,她都能够做出明智的判断,单就这两点上就强上她许多。

    但她再厉害也不可能随时都来帮助她,她也没有脸再去求她。她帮了她那么多,她也应该知足了。一味的利用别人的善良,那不是人干的事,她深呼吸了几次,缓缓的闭上了眼睛,这世界上最可靠的人,是自己!

    何薇从楼下骑了自行车回家,她把书包放在书房,去了卫生间,心想明天得问问汪明州那边怎么样了,她这边差不多了。国外的研究资料很多,这一遭下来,她收获了很多,第一阶段的论文,也有了大概的思路,只等着与汪明州的资料汇总,然后给刘主任汇报了之后再动笔。

    没有研究的成果是不能申请课题的,刚开始很顺利,希望接下来也顺利,能够及早的申请课题。

    第二天一大早,何薇便给汪明州打了电话,今天没有课,她怕一大早不打,就找不到他了。

    “明州,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何薇问道。

    “我觉得已经完成了,”汪明州谨慎地说道,“你那边呢?”

    “我也差不多了,”何薇说道,“不如我们今天见个面把资料规整一下?”

    “好的,那我在图书馆D区等你。”

    何薇看了一下呼机,然后说道,“九点吧。”

    汪明州答应了,何薇挂了电话,又拿起来给聂景辰打了传呼,既没有消息也没有电话,他到底在干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